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八十章 鸢尾花 无望的爱 完结
    阮燕儿在慌乱中被人狠狠撞了一下,扑倒在地,她还没完全爬起来挪到安全的位置,一个胸前中了一箭的士兵直挺挺的朝着她倒了下来。阮燕儿扬起的小脸瞬间沾了满满的血迹,她连哼都没哼一下就再次被压倒在地上。耳边的一阵阵传来兵器碰撞发出的刺耳的声响。她努力的试着推开自己身上的士兵的尸体。那边的黎文煊在亲兵的掩护下正打算悄悄的撤离。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暮云山庄他灭定了。几人围着他且战且退,远看就要退到路口了,原本紧闭的山庄大门嗖的一下打开了,一道紫色的身影如同一阵风掠过水面,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黎文煊的一群人面前。他勾着一丝冷笑,出手的动作很快。一眨眼的功夫,身边的士兵就倒了好几个。每个人脖颈之间都有一道浅浅的血痕。牧琉沄冷冷的盯着躲在亲兵后面的黎文煊,就像看着一个即将死去的亡魂。

    “牧公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他哆哆嗦嗦的开口说道,见对方冷眼盯着自己看却不说话,他赶紧低头认起错来。“当年是老夫的错,不该对牧公子大打出手”牧琉沄还是不动声色,他急了,就差点给对方当面跪下了。“黎大人贵人多忘事,除了大打出手,您就不记得十年前还干了什么?”他眯着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看,看的老奸巨猾的黎文煊后背不由得冒出一层冷汗。“云府灭门的事,你不会忘记了吧”果然就见到他的眸子瞬间睁大了,他是云家的后人。当年他派去的黑衣人直说所有的人都被杀了。“这事跟老夫无关,都是阮家干的”黑衣人回来禀报的时候说离开的时候有看见当年的阮家老爷出现在现场。

    原本是要一同灭口的,他转念一想,不如就把这个黑锅顺理成章的推给阮家老爷。他们不是结拜好兄弟吗?这个黑锅给他背上,再合适不过了。

    “你撒谎”阮燕儿一脸狼狈的从尸体下面爬了出来,她听见黎文煊最后一句话大声的喊道,“我爹爹才没有”阮燕儿话才说到一半,一支利箭从她发梢穿过,她惊呼一声蹲下身。牧琉沄面无表情的看了地上瑟瑟发抖的胆小女孩一眼,朝着树木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然就没有再有其他的箭雨往阮燕儿的方向去了。“爹爹和沄伯伯是好朋友,那年的夜里爹爹接到沄伯伯的来信才过去了,他回来的时候也是受伤了”黎文煊眼眸转的飞快,“一个小丫头懂什么,更何况他是你父亲”牧琉沄仍是看着两人的对峙,他谁也不准备相信,今晚谁都别想从他的手里安全的离开。

    “你是沄哥哥”阮燕儿不看黎文煊的气急败坏,眼睛盯着夜色笼罩下的一身肃杀的牧琉沄。“云暮山庄”他轻轻说道。知道的人差不过都不在这个世间了,他也不担心眼前的两个人知道了。

    “是他窥视云暮山庄传说中的宝藏,奸计没有得逞就灭了云家满门”阮燕儿指着牧琉沄对面的黎文煊大声喊道。“小姑娘,你接着编,宝藏,什么宝藏?”他眼里的慌乱之色很快就被他掩饰过去了,可盯着他看的牧琉沄却注意到了。“你一定不知道,我父亲后来避开那群黑衣人又折了回去,在那里捡到了一个牌子,以及沄伯伯交给我父亲的宝藏钥匙。”这下子不仅黎文煊诧异,连一言不发的牧琉沄脸色微变。

    牌子,是他年轻时候就培养的一批忠心耿耿的死士,只是随着岁月的流逝,他身边的死士越来越少,折损了。小姑娘知道的挺多的。黎文煊把前面的士兵往牧琉沄的前面一推,自己拔腿就想往旁边跑去。一把锋利的短刀一下子就射在他的左腿上,他痛呼一声,扑倒在地。牧琉沄冷笑着慢慢的走过去,他的脚毫不客气的踏在他的背上。“说”他冷冷的看着他。好像他敢说一句谎话,下一秒牧琉沄就会踏扁他的五脏六腑。“是我当年财迷心窍,觉得有了那样一笔财富我的仕途一定会更上一层”他是派了人出去,却不想直接把这个沄府灭了,又担心被人查到自己身上,就把责任推到刚巧也在场的阮老爷身上,怎么多年过去了,一切度显得很风平浪静,他也没想过要对阮府下手。直到最近一段时间,频频跟阮府扯上关系,他才想着一不做二不休。

    黎文煊一边忏悔自责,一边手却悄悄的摸到自己的袖摆下。短小的锋利的刀子出现在他的掌心上,他痛苦着爬起来,匍匐在牧琉沄的脚下。他一步一步的跪着爬到他的脚边,嘴里喊着自己该死。阮燕儿看着他屈膝卑微的举动心里的恨意涌上心头,他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现在却是如果的怕死。眼看黎文煊就要抱着牧琉沄的脚,牧琉沄厌恶之余就像抬脚踹过去。黎文煊看准这个绝佳的机会,亮出掌心上的刀子就要划过去。阮燕儿反应极快,她的身体本能的朝着牧琉沄撞过去,他抬着一条腿,注意力全在脚边的黎文煊身上,这样突如其来的一撞,让他踢了一个空。阮燕儿的手臂离开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口子,她一开始并不在意。

    等发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刀上是喂了剧毒的,毒一沾到雪,阮燕儿眼前一阵阵发黑。牧琉沄也愣了一下,那边的黎文煊再次扑了上来,他的武功实际不弱,只是养尊处优的日子过久了,动作不如年轻的时候狠辣果决。牧琉沄面对他招招致命的攻击也不敢掉以轻心。他想到自己刚才的大意与轻视,不由得额头冒出一丝冷汗。十几个回合之后,牧琉沄踢掉他手上的刀子,运气内力一章拍在他的要害,黎文煊向后飞去,身体重重的摔在树干上,然后倒地不起了。阮燕儿嘴角边渗出黑色的血迹,牧琉沄跑过去,扶起她,从怀里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给她喂了下去。这是解她先前抹在唇上的毒,他瞒着她在她身上下了毒。

    咳咳,阮燕儿不由自主的吐出一口血,她靠在他的怀里轻轻的笑了,吃力的伸手拔自己头上的一支不起眼的簪子。她用尽全身力气也没能从中间掰开,她朝抱着自己的牧琉沄轻声的说道,“钥匙在簪子里面”她替他沄家保管了那么多年,现在终于可以卸下了。簪子的中间是中空的,果然就有一把小巧精致的钥匙放在里面。他的眼神变了又变,握着钥匙的手不由得收紧了几分。

    怀里的女孩渐渐的没有了生命的气息。他一直变着法子折磨她,他一直想着她的各种各样的死去。现在,她真的没有了生命气息,他又找回了失而复得的钥匙,他的大仇也得以报了。他脸色的滑落的泪痕是怎么回事。他的脑海里闪过第一次桥上的相遇,那抹艳丽的倩影早在不知不觉间闯入他的心底了。

    很多年以后,“这花好漂亮啊”一个小娇的女孩拉着身边的男子凑近花市的一株看的正艳的鸢尾花,女孩满脸的欢喜。“老板,给我一株红玫瑰”年轻的男子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大红色玫瑰。女孩不悦的嘟着嘴显然不乐意。男子根本不给她反对的机会,掏了钱付了,捧着花送到女孩面前,“玫瑰最好看了,配你”他们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年轻男子才回过头看着远处的那株蓝色鸢尾花叹了口气。

    义父的山谷里就种了一大片这样的蓝色鸢尾花,花丛中矗立着一座无字的墓碑。他一点也不喜欢这种花语,他依稀记得在义父的回忆里第一次送出去的就是这种蓝色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