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九十七 彼岸花 无尽的等待 三
    船只下面是伸手看不见五指的黑暗,女子虚弱的趴着,不经意向船舷下面看去,一圈一圈暗红色的类似波浪的圈晕荡漾开来,她黑色的眸子一瞬间睁的大大的,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暗红色圈晕。她看见了一席大红嫁衣的女子在喜庆无比的热闹场景里义无反顾的跳河自尽了。她一瞬间觉得有冰冷刺骨的寒意席卷了她的全身,她感觉有无数的河水淹没了她的身体,她的呼吸。她看着红衣女子一点一点的沉入河底。猛三娘,有人在欢唤她的名字。是谁?女子痛苦的抱着自己的疼痛欲裂的脑子身体痛苦的趴着船板上。

    她是谁?她是孟家村的孟三娘。女子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眼里的黑眸子瞬间呈了一双火红的诡异的眸子。她已经死了,死在了被迫嫁去刘老爷的路上。她也知道先前自己为什么会漂浮在半空中,她已经死了。这里是忘川河,她不要靠岸,她内心的呐喊一声高过一声。她不要忘记她之前的一生,她要等在这里问问晏郎,为什么不相信她,他和她不是夫妻吗?她和他执手之时对着龙凤花烛相约要相守到老的吗?现在的她已经香消玉殒了,那么她的晏郎呢?她心里一股强烈的不要上对岸的执念深深的植入她的灵魂。

    “痴儿,都是痴儿”一道威严雄厚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过了河,上了岸,你就可以投胎转世了”孟三娘果决的摇了摇头,不,她要守在这里,等到晏郎,问一句当初的誓言为何一转眼就物是人非了。她怎能甘心什么没问就把前世忘了一干二净。

    黑暗里的那道声音归于平静,船只满满的停止忘川河的中央。孟三娘看着波浪不惊的河面渐渐地现出更多的画面。恍如昨日。

    孟三娘手里捧着一个大大的木桶往离自己家有点路程的河边去洗衣服。她在家里排行老三,爹爹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着地里的庄稼。她的母亲也是一个和善的中年妇人。她的名字也就按照她在家的排行唤成了三娘。大姐孟宜静孟氏嫁去了对岸的晏家村,二哥也紧接着跟着成家立业。她还有一对比自己年纪稍微小一点的弟弟妹妹。父母去了地里干活,家里的所有家务活都是孟三娘一人承担了。她有些纤瘦的身子都是从不停的劳作中锻炼了出一些气力。

    今天出门有些迟了,她过去的路上偶尔间也遇到已经往回走的同村的小媳妇和大姑娘。“三娘,洗衣服呢?”年轻的王家媳妇端着木桶往回走,遇见她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笑着打招呼。“王家大嫂子,”孟三娘笑着问了一声好。“哈哈,今天你迟了写,正好一人一条河,不用跟我们大伙抢位置”王家媳妇笑着打趣道。孟三娘腼腆的笑着走了。果然河边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她挑了一个宽敞的位置,把木桶里面的衣服一一倒了出来,洗到一半的时候,自己的一条布裙一个没抓牢,蓝色的布裙顺着河水就往下流飘去。孟三娘慌忙拎起自己的裙摆,顾不上自己不雅的形象朝着衣服飘走的下游跑了过去。她的脚程根本抵不过河流的速度,眼看着自己原本就不多的衣服又要白白浪费了一件,她的心里一阵难受。这件衣服自己都舍不得穿几次,而且是她比较喜欢的那件。

    “姑娘,你的吗?”一道温温和和的舒服的声音从她的面前传来。孟三娘下意识的抬起头望向来人。她被眼前的温和的男子吸引了。只见他身穿水墨色衣、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清秀的面孔在太阳的照耀下显出完美的侧脸,一只修长洁净的手遮挡着阳光,一身的书生气质。另一只手里拿着的正是孟三娘被河水冲走的衣服,“谢谢公子”孟三娘羞涩的低垂了头,慢慢伸手接过对方递来的衣服。“举手之劳而已,姑娘莫谢”儒雅斯文的男子微微回礼。

    她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回了家。就只记得那边帮了自己忙年轻公子清秀的脸上温和的笑容。她忘记问他的名字了,孟三娘红着脸拍了自己额头一下,她是女子怎么顺顺便便问一个陌生公子的名字呢?她是不是昏了头了。

    晏子楚目送女孩渐行渐远的窈窕身影,站在原地没有移动自己的脚步,他此刻的心里也泛起一丝异样的漪涟。一面之缘的女子娴静温婉,是他喜欢的类型。他按捺住自己心底的冲动,最终还是忍住了询问姑娘的闺名。“晏表哥,”一道悦耳动听的女孩子声音从河边传来。她那乌黑的长发用银色的发钗盘起。小巧可爱的鼻梁,淡淡的柳叶眉下面是一双争强好胜的漂亮的黑色眸子。她一大早就听自己的母亲说了今天晏哥哥会来他们家,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他的人影。她的母亲只是摆摆手让她出来看看,又不是小孩子了,难不成还能把人走丢不成。她家姑娘的心思她也知道。她家的侄子确实不错,一表人才不说,现在还是秀才。想来继续读书,考个举人什么的也不是很大的问题。再加上晏家的家底本身就不错。

    他们两家大人都有意促成这桩门当户对的婚事。“表哥,你看什么呢?”孟秀娴顺着自家表哥看着的方向,也踮起脚尖往孟三娘离开的方向看去。前面来时的小道上空无一人。“没什么,有劳表妹了”他仍是斯文有礼的道了谢。他的母亲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定要他来表妹家多多走动。他现在的时间也很宝贵了,眼看明年入秋他就要参加县里的秋试,考取功名是男儿的志向。经不住年轻女孩的热情,晏子楚也露出一丝笑意跟她并排往孟秀娴的家里走去。

    “姨妈,表妹请留步”晏子楚打扰了一天之后,最终还是找了一个理由想着回家。孟秀娴看着他的眼光都带着一丝热度,他虽然一心只读圣贤书,可是男子的第七感,也知道表妹对于自己的感觉一定不是普通的兄妹之情。如果他的内心也有对她一样的热情,他倒是不介意在为立业之后先成家。可是,他的脑海里闪现的却是那天羞涩低垂了头的女孩的身影。他摇了摇头,把不属于自己的情感压得死死的,这材有礼有节的告辞。

    他站在河边,看着汾河水面风平浪静,只是他一直等一直等,就是没有往常的船只靠岸。平静的内心渐渐被浮躁渲染。他原本一动不动的姿势这时候也不由自主的走了两步。这个时间点怎么就没有船只了呢?他实际上一点也不喜欢待在表妹的家里。女孩子一般是熟悉女红,表妹突然说要学文写字。只是他不是夫子,而且他并比喜欢当她一个人的夫子。“公子”孟三娘熟悉的好听的声音传来的时候,晏子楚心里闪过一丝喜悦,他还能再见到她,他们的缘分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一分。他微笑着转过身,看着换了一身翠绿普通衣裙的女孩,看着她的打扮,衣裙看着洁净干爽。可是因为清洗过多次的原因已经有一点微微泛白。她笑盈盈大大方方的看着他,一点也没有因为她的简约的穿着和他富丽的穿着不一样的而显得卑微和不自在。

    “公子,你是在等客船吗?”孟三娘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晏子楚回望着她的目光,“是的,可是一直没有船靠岸的”他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公子,你需要往下游在走五十米的距离,今天的船只都不在这里靠岸的”他来时是从这里下的船,他以为在这里等一定不会出错。只是,他一点也不后悔等错了,能再次见到她,等错了船,却等对了人。“在下姓晏,名子楚”他微微拱手行礼。“谢谢姑娘”。孟三娘听见他的自报家门,也楞了一下。她轻轻的说道,“孟三娘。”她现在的举动是否已经逾越了,女子的闺名不是只能告知她未来的夫君的吗?为什么她看着眼前的晏公子总是忍不住做了一些出格的事情。

    晏子楚听见她说出自己的名字,呆愣了一下。心里却是有了主意。他道了谢往河边的下游走去。晏夫人看着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儿子一回来就开口说起自己的婚事。晏夫人眉开眼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和蔼的问道,“你的表妹从小乖巧懂事,母亲也喜欢她。”晏子楚微微皱起眉头,他说的是孟家姑娘,却不是指他的表妹孟秀娴。“既然你们相互也喜欢,改天跟你父亲商量一下,就请媒人上门提亲”晏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对于这样的亲上加亲她自然是喜欢的。晏子楚着急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犹豫了一下才大着胆子开口说道,“母亲儿子想娶的是孟家村的孟三娘姑娘”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