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一百零三章 彼岸花 无尽的等待 九
    无论她如何辩解,孟三娘最终挨了板子被人遣回了娘家。钟氏心疼的看着奄奄一息的女儿,满心心疼。孟老汉也是一脸怒意,他们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女儿犯了什么错,伤痕累累的回来。晏府的管事冷冷的扔下一封休书,只说他们的女儿不守妇道。

    孟家夫妇面面相觑,却也只得扶起女儿回了房内。事情还没弄清楚,那边的贾家大公子已经派了媒婆大摇大摆的上门提亲了,这样的举动无疑坐实了孟家三姑娘不守妇道的伤风败俗之举。酒楼的雅间里,孟秀娴一身书生的打扮,对面的贾家大公子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她不住的打量。“比起弃妇,我倒是更喜欢你”他隔着桌子调笑道。“贾公子,我劝你别动这个心思。后果你担不起,这里是一百两纹银,还能附送一个美女,你何乐不为。”贾公子接过沉甸甸的荷包,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哈哈大笑着出去了。

    孟三娘撑虚弱的身体,抓起门边的一把扫帚就冲了出去,她一边挥舞手里的扫帚,嘴里一边大声喊着滚。媒婆自讨没趣的先离开了。隔天上门的是地保李三。他带着几个人来势汹汹的要赶人,孟老汉惊呆了,他们一家祖祖辈辈都是生活在这里的,突然间说要收回居住的土地以及现在的耕地,他们要怎么生存下去。

    “这是地契和房契,”李三手里捏着两张盖了红色印章的纸在他们面前晃了晃。“现在这些东西都贵贾大公子的了”孟三娘身体微微一软靠在门边才没有摔倒在地,“多少钱,我们买”孟老汉抖抖索索的开口问道。“一百两,”李三开口说道,而后他阴冷一笑,“贾公子说了一百两也不卖,你们现在就给我腾出位置了。”好几个人就要冲上来拉老的,推小的。周围有一些看热闹的村民却没有人出声制止。

    “住手”孟三娘理了理自己凌乱的头发,挺直了背脊。她从门内走出,脸上的表情变得坚毅,虽然仍是毫无血色,可她现在突然改变的气势一下子镇住了李三的动作。“你回去告诉贾公子,择了日子随时可以过来迎娶。”她看着他,“作为聘礼,契约留下,以后这些就是我们孟家的”她一字一顿的说道。李三见自己的此行目的已经达成,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孟三娘的条件。

    等人一走,钟氏搂在自己的三个孩子抱头痛哭,她苦命的女儿。她那狠心的女婿。一走就没有了音信,她家的女儿吃了怎么多的苦却还要背上那样不堪的骂名。贾大公子隔天就再次派了媒婆过来,一切礼节一天下来就办妥了。第二天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再次来到了孟家大院门口。更多的人都是围着看笑话的,孟家三娘真是孟家村所有姑娘的耻辱。许多人背地里对着一身大红衣服的孟三娘指指点点。

    孟三娘身披大红色嫁衣,她自己精心打扮过了,比起先前的病弱模样好了许多,有种楚楚可怜的病美人。她头上没有盖头,就那么直直的从门口里走了出去。媒婆略微不喜,但看贾公子看直了眼睛,没有出声的意思,也就随孟三娘去了。她走在他的旁边,贾公子要过来拉她的手,被她轻易的躲开了,“急什么”她语气冷淡的说道。贾公子嘿嘿一脸坏笑,也觉得孟家三娘看着比自己想象中的美丽。他这次赚到了,免费的美人外加一百两银子。

    一行人蹬上了迎亲的船只,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原本安静的新娘子突然几个大步爬到了船沿边上,她动作迅速的爬了上去,纤细的瘦弱的身体随着大风微微的摇晃,她一手扯下自己头上的发簪,看着人群里的贾公子,“人在做,天在看,我孟三娘没有做出背叛晏郎的任何事情,你和她会得到报应的”这话一喊完,孟三娘手一松,整个人就直直的朝汾河跳了下去,她跳的果决,抱着必死的决心。她已经替自己的父母弟妹争取了他们的生存条件。她只是遗憾自己没有等来晏郎,没有等来晏郎。休书上面的签字她再熟悉不过,为什么晏郎给了她一封休书,却不见她最后一面,听她的解释。

    船舷边沿的女子身体似乎一瞬间坠入了冰冷无边的黑暗。喉咙间似乎被河水堵住了,她极其难受的掐着自己的脖子,试图想喘上一口新鲜的空气。孟三娘豁然挣开眼睛,汾河水底的女子也在同一时间挣开了眼睛。她是孟三娘,孟三娘就是她。勾起唇边的一丝冰冷的笑意,她要等在这里。小船随着她的意念慢慢的开始无声的划动,暗红色的水面又恢复了一贯的无声无息。孟三娘站在船头看着自己足下的船只沿着她来时的方向驶去。

    一个颤颤巍巍的老者出现在岸边,他看着小船的靠岸身体轻飘飘的上去了。“我要去对岸”老者的声音显得沧桑。孟三娘点点头,小船再次无声的起航,这次很快就到了岸边,老者道了一声谢,身体也跟着下去了,随着前面迷雾里的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小路,老者的背影慢慢的消失不见了。孟三娘面无表情的再次随着小船离开岸边。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迷雾始终没有消散,孟三娘由原来的可以看清自己年轻的容颜到现在慢慢隐去一团迷雾中。她的意念更加强大,她在不断重复的来回当中已经记不清楚她见过了多少形形色色的魂灵,却没有一个是晏郎的。她不甘心,忘川河面上再也没有映出她离世以后的画面了,她曾今试图通过自己渐长的意念去偷窥她不在的人间发生的事情,她的晏郎,她的家人。

    白衣女子哭哭啼啼的出现在小船上时候,孟三娘楞了一下。她看着她就像看见前世的自己。被人陷害,却有嘴说不清。眼看年轻的女子就要自己跳出船舷,孟三娘身形一动,一把将她拽了上来。“别掉下去”她冰冷的声音再多年以后终于又开口说话了。白衣女子停止了哭泣,她害怕的看着眼前看不清楚容貌的女人。孟三娘与她同船而行,却一直默默无声,她以为她是哑巴。“我的许郎在唤我”女子不满的看着拉着自己的孟三娘。“那不是你的许郎,你掉下去,就连魂灵都会被啃食干净,不会再入轮回”她开口冷冷的解释道。忘川河下多的是无法投胎转世的冤魂恶鬼,诱惑新魂下去。

    她庆幸自己当初的那一丝冷静才没有成了忘川河里苦苦挣扎无法解脱的灵魂。“哦”女子终于老实的待在一边不哭不闹了。船很快就到岸了,仍是进行渐远的背影,仍是她一个人在小船上飘荡。她原本浮躁的心境早就在岁月里慢慢的一点一点磨平了。她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一直以为自己是世间最不幸的那个,现在看着往来轮回的人,她却发现前世的晏郎待她是极好的。她现在没有了怨恨,只留下了见他一面的执念。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