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一百零十章 梨花木 锦瑟流年 五
    眼看就要到了城门口,他动作干净利索的拉住手上的缰绳,原本还在奔跑的马儿一下子就停住了。“这是出城的令牌”黑色男子从腰间掏出一块通体碧绿色的牌子扔给守门的卫兵。对方接过之后只看了一眼就恭恭敬敬的双手递还给马车上的男子。叶魅重新收好自己的御赐腰牌,鞭子一甩,马车朝着城门口跑去。

    年一凡坐在马车上,一路颠簸而下。他坐在垫了柔软的垫子上面,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气呼呼的掀开车帘,“叶大人,你驾的马车看着点路,这不是你骑在马上斩杀敌人。”年一凡苦着一张秀美无比的脸,皱着眉头看着赶车的硕长背影。“年公子,在下可是替公子跟阎王爷抢时间”他不感激就算了,这会还有时间埋怨自己。依他的性格,一个大老爷们坐什么马车,直接骑上他的爱驹枣子,直接往目的地快马扬鞭而去。跟在一个弱不禁风的漂亮男子身边,还是充当马夫的职位,叶魅心里窝着一股无名火。不用回头看,他手上的鞭子一扬,直接抽在马腹上,马儿受到这一击,撒开四只马蹄在不平坦的路上跑的更快了。年一凡身体因为惯性的左后向后倒了下去,还在车上的后一层垫子。他恨恨的瞪着一眼继续赶车的叶魅。

    岑导演看了看男一与男二的这场对戏,严肃的眸子闪了闪,尹容是顾家二少特意推荐过来的一个男演员,一开始他并不看好他的演技。他出色的外貌虽然在很多人看来绝对是一个天生的优势,可是如果仅仅只有美貌的演员在这个圈子的路走的并不是特别长远。现在看着他们两者之间顺其自然的紧张的气氛,是一个良好的开头

    眼看就要到了城门口,他动作干净利索的拉住手上的缰绳,原本还在奔跑的马儿一下子就停住了。“这是出城的令牌”黑色男子从腰间掏出一块通体碧绿色的牌子扔给守门的卫兵。对方接过之后只看了一眼就恭恭敬敬的双手递还给马车上的男子。叶魅重新收好自己的御赐腰牌,鞭子一甩,马车朝着城门口跑去。

    年一凡坐在马车上,一路颠簸而下。他坐在垫了柔软的垫子上面,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气呼呼的掀开车帘,“叶大人,你驾的马车看着点路,这不是你骑在马上斩杀敌人。”年一凡苦着一张秀美无比的脸,皱着眉头看着赶车的硕长背影。“年公子,在下可是替公子跟阎王爷抢时间”他不感激就算了,这会还有时间埋怨自己。依他的性格,一个大老爷们坐什么马车,直接骑上他的爱驹枣子,直接往目的地快马扬鞭而去。跟在一个弱不禁风的漂亮男子身边,还是充当马夫的职位,叶魅心里窝着一股无名火。不用回头看,他手上的鞭子一扬,直接抽在马腹上,马儿受到这一击,撒开四只马蹄在不平坦的路上跑的更快了。年一凡身体因为惯性的左后向后倒了下去,还在车上的后一层垫子。他恨恨的瞪着一眼继续赶车的叶魅。

    岑导演看了看男一与男二的这场对戏,严肃的眸子闪了闪,尹容是顾家二少特意推荐过来的一个男演员,一开始他并不看好他的演技。他出色的外貌虽然在很多人看来绝对是一个天生的优势,可是如果仅仅只有美貌的演员在这个圈子的路走的并不是特别长远。现在看着他们两者之间顺其自然的紧张的气氛,是一个良好的开头。

    山后是一大片苍翠的林木,山前是一大片空旷肥沃的土地。被方方正正的隔成一块一块的。小道上还有几个扛着农具的人穿梭在其间。

    坐落在山脚下的那是一间普通的木屋坐北朝南,屋内的阳光正好,屋前的小小的庭院用篱笆简单的围着。一袭白色衣裙的俏皮灵动女孩身上背着一个背篓步子轻快的朝着木屋的方向走去。木天儿拉了拉背上的背篓,她推开没有上锁的篱笆,放下背上的东西,刚要坐下来歇一歇。路的那一边就有人背着一个男子往这边过来了。”

    “天儿姑娘,你帮忙看看”村里的牛二大着嗓子人没到就喊道,“今天俺去山里砍柴,就见他昏迷在山溪边上”看着他身上脸上的点点擦伤,估计是从什么地方落下来的。

    木天儿喝完清凉的山水,不急不慢的放下碗。回头看了一眼急的满头大汗的牛二,心里觉得好笑。急什么急,人都昏过去了,她过去瞧瞧就是。只要人没断气,她让人苏醒的本事还是有的。牛二一个粗鲁的大男人哪里顾得上应该把人放在干净的地方,看着紧闭双眼的男子就那么直挺挺的躺在自己的院落的泥土上,她微微皱了皱秀气的眉。“牛二哥,麻烦你帮我把人背到旁边的小屋”牛二挠挠头,一脸的憨笑着背了人往旁边的耳房走去。

    擦去他脸上的污渍和血迹,露出年一凡那张绝色容颜。牛二先是呆愣了一下,看着他平坦的胸部以及自己一路背着他过来,才确定他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子。木天儿也跟着呆愣了一下,她知道自己的姥姥是出了名的美色过人,咋一看人类里面也有这样的绝色人儿她也是吃了一惊。查看了一凡木板上的年一凡,木天儿撇了撇嘴,“他并无大碍,只是从高处落下来,过一会估计会醒,喝几服药就没事了。”牛二憨厚的笑笑,站起身就要离开的样子。木天儿杏目一瞪,看着他语气有点不悦的问道,“我开了药你带回去给他服”。牛二挠了挠头,一脸的囧样。“天儿妹子,他得留在这里,你知道我们家留不到外人,我家的老娘你也知道”一边说一边往外跑。

    牛大娘确实不是一个善茬,如果不是当初自己帮她治好了腿上的寒疾,她估计也没那么容易在九家村落脚。她的姥姥告诉她,天儿,你可以离开姥姥的身边了。她家的姥姥从她有意识起就是那副美色绝伦的不识人间烟火的样子。她曾经好奇的趴在姥姥的腿上仰头望着自家的她,什么是天劫,姥姥的天劫是什么?她只是微笑着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和的说道,“等天儿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一颗参天大树的旁边矗立着一个小小的梨花木。山间的微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

    木天儿看了一眼还没苏醒的年一凡,头也不回的出了耳房。她的同情心只针对对自己有用的人。牛二把人往她这儿一放就当万事大吉了。她不由得嘴角抽了抽,出门整理自己的草药去了。年一凡悠悠的醒来的时候,睁着眼睛看着头顶上的木屋,他楞了一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得救了。他记得马车停在山路上,他下了车,一路朝着深山走去。身后的叶魅一言不发的跟着。看着他摸摸这棵树,看看那棵树,不以为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