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一百零十二 章 梨花木 锦瑟流年 七
    隔天再次进山的时候,木天儿的态度到时比先前好了一些,她偶尔停下来等了等落后一截的年一凡,顺着昨天的记忆路线,年一凡再也没有看见那棵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树。时间一晃过去了大半月,年一凡勤劳的早上挑水分拣药草,偶尔有村民过来抓药的时候,他也会热情的出门接待。牛二来过一回,见了他好端端的,也就乐呵乐呵的回去了。

    木天儿刚刚从村里回来,年一凡手里提着一个水桶也正好从外面回来。“天儿姑娘,中午我们可以吃鱼了”他来了怎么就桌上就没有出现过鸡鸭鱼肉的荤菜,他想着闲来无事,下了小溪,运气不错,抓了一条肥美的草鱼兴高采烈的回来了。“放回去”木天儿俏丽的脸上多了一丝不快,语气冷了下来。

    年一凡看着木桶里活蹦乱跳的鱼儿,再看一眼冷若冰霜的木天儿,他拽紧手里的木桶,哀求的看着木天儿,讨好的问道,“天儿姑娘,留下它吧”木天儿皱了皱秀丽的眉毛,她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好吧”年一凡高兴的欢呼一声,提着木桶就想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木天儿在他经过自己的身边的时候轻轻地叫住他,“院子里还有多余的一个水缸,你把鱼养在那。”年一凡欢快的脚步一顿,回头眼里闪过一丝绝望的哀求,碰见木天儿毫无商量的样子,他低垂着脑袋提着木桶有气无力的朝着院子的角落放水缸的地方走过去。

    山村的日子过得悠闲自在,年一凡看着自己渐渐变黑的肤色又是也会摇头叹息。他跟在木天儿的身后正好往村里走去,木天儿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湛蓝的天空,村里的赵老汉跟他的老伴正在地上摊晒收割回来的豆子。他们看见木天儿抬起头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木丫头,今天回来的倒是早啊”赵老汉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笑着问道。木天儿停下脚步,看着老赵夫妻就要收拾自己的工具一副要回家的样子,她看了看天气,“赵叔,这天过会就要下雨了,你们是要回家了吗?”老赵还没开口,那边的赵婶笑着开口说道,“木丫头你说笑了,现在天气怎么好,才不会下雨。”木天儿这姑娘看着就讨喜,又会一手医术,因为她姥姥的关系独自一人住在他们九家村,平日里,木天儿的医术他们佩服几分。

    “木丫头,你婶子说的对,”老赵也在一旁笑着说道。临近下午的天空,一朵乌云也没有,哪里会下雨了。两夫妻摇了摇头笑着走了。年一凡站在她的身后,也抬头看了一下,心里纳闷这看起来比自己年纪小的丫头,有时候看着似乎已经是经历了岁月的沉淀一般。“你回去,拿了那块挡药草的布子就过来。”木天儿把背上的药篓递给还在呆愣的年一凡,自己朝着路边的一课大树走了过去。

    年一凡手里抱着那块大大的防水布子到了晒豆子的场上时,原本湛蓝的天空早就变了颜色,天边山的那头早就了浓重的雾霭。木天儿从树荫下走了过来,年一凡瞥见她的那瞬间只觉得眼前的姑娘好似从树上飘然而至,他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她几眼。木天儿把一大片的摊开的豆子一一收拢了一些,然后用年一凡带来的布子盖在上面。干干的地上不一会儿就有雨点落了下来,一点一点,接着是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砸了下来。年一凡脱下自己外裳披到木天儿的头上,拉着她的手就直接往刚才的大树下疾步奔跑了过去。

    大雨磅礴中,赵老汉夫妻穿着蓑衣赶忙往自家晒豆子场上赶,他们急得都快哭了,好不容易丰收的庄稼,这雨水一淋,可不就是玩了吗?赵老汉看见自家豆子都安然无恙的堆放在一起,上面的那层防水极好的布子阻挡了所有的雨水。他朝着四下张望了一圈,看见不远处树下躲雨的木天儿和年一凡,赶紧走了过去。年一凡手里拿了一小袋晒好的豆子走在木天儿的身边,他偷偷地看着这个甜美灵动的姑娘脸上仍是淡淡的样子。他喜欢跟在她身边的日子,他喜欢看着她穿梭在药草间的美丽动人的样子。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留在这里的最终目的。

    刚刚吃了晚饭,年一凡放下手里的筷子,那边就有人朝着这边哭着跑了过来。“木姑娘,救命啊”一道凄厉的女人声音从院子外面传来。木天儿放下收拾碗筷的手直接出了房门。柳嫂子披头散发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朝着木天儿的院落冲了过来。“柳嫂子,出了什么事情?”木天儿停了脚步,看着眼前脸色极其悲痛的妇人。她的身后还跟着其他几个同村的妇人,身边也跟着她们的孩子。

    “我家狗子不见了,眼看天就要黑了”村边的山林不少,一个不大的孩子,如果迷路了,晚上就危险了。“你们赔我儿的性命”柳嫂子像发了疯一般揪住一个女人的衣服就开始嚎啕大哭,“天儿妹子,我们家的孩子也不是故意了”被揪住衣服的妇人一脸的无奈,“傍晚时分,一群孩子跟往常一样出去野了,我们也没在意,等回来的时候,就剩狗子没有回家了”附近玩耍的位置都仔细看了,没有孩子的身影。

    木天儿看着面前的女人快扭打成一起了,微微皱了皱眉头,她蹲下身跟妇人带来的孩子平视,柔声问道,“狗子跟你们最后在哪里玩耍的?”有个扎了两个朝天辫的小姑娘滴溜溜的转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奶声奶气的开口说道,“村头的平地上”其他的孩子也跟着点头,木天儿看着还在纠缠的两个妇人,清了清嗓子,“我往那边找找,你们也组织一下其他人到别处看看”她返身回了屋内。

    木天儿出门的时候就看见年一凡已经站在院子的门口手里拿了一把厨房灶台下的砍刀,嘴角边挂着一抹笑意的看着她出来。“你不用跟上了”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男子,她还担心他会拖自己的后腿呢。年一凡像一计狗皮膏药一般笑嘻嘻的跟上去,“天儿姑娘,在下好歹是一介男子。”他收起被打击的自尊心,仍是屁颠屁颠的走在了前头。

    村头空旷的平地上除了一摞摞的干柴,一眼望去没有多余的东西。木天儿微微蹲下身体,看着地上的痕迹,而后站起身朝着上山的那条小路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年一凡抬眼看了一眼即将黑下去的天边,只呆愣了几秒钟,什么也没说赶紧跟了上去。期间,有鸟儿叽叽喳喳的盘旋在木天儿的上方不远处,木天儿微微侧耳,看似在倾听它们的描述一般。年一凡惊讶的看着身边女孩恬静的容颜多了一分神秘。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