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七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七

    红厓伦最大的优点就是女儿无论做了什么食物,他总是一脸笑眯眯的吃完。这让身为女儿的红漪罗怎么也生不起自己父亲的气。红厓伦是当今皇帝的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从皇帝登基为帝的时,就从手握重权的王爷慢慢的转变成现在的闲散无所事事。红漪罗盯着灶台下的火光,再次轻轻叹了一口气。她小小年纪似乎也知道,君王旁边哪里容得下其他具有危险性的人物。她的父亲从来也没想过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可惜,皇帝却从没有放下自己的猜疑。

    看着红王府不断的落魄,无形中的关注力似乎也慢慢的减少了。红漪罗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只是隐约觉得,他的父亲从一开始的意气风发到现在玩物丧志有点心疼而已。她是红厓伦的唯一的女儿,在她五六岁的时候,红王妃就去世了,他的父亲那时候地位和金钱都有之。他没有纳其他的女人为新的王妃,也没有其他的侧室。只是把所有的关心和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女儿身上。他聘请了最好的先生教她读书习字,琴棋书画,女红等等。红漪罗并不擅长舞刀弄剑,她只是跟着自己的父亲学了一些强身健体的基本功夫以及马上的骑术。怎么多年下来,她倒是没有辜负她父亲的期望。只是,这一两年的时间里,红王府的变化实在是翻天覆地,随时红王府的逐渐没落,红漪罗不得不用自己瘦弱的女儿身挑起生活的重任。

    她写的一手好字,她就帮别人代写家书,写对联,或者风花雪月的诗词歌赋,只要有需求的地方,她一般很乐意就代写了。赚钱一些微薄的银两,正好也能给父女俩添一些费用。她的女红也是出类拨萃的,这也归功于,她自己的衣服和父亲的衣服都是出自她的手。偶然间,红漪罗也会到一些绣坊接一些私活。还有她的厨艺,打小就是跟厨房打交道的红漪罗那里看着是大家闺秀,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全能的丫头。她倒是过得怡然自得。并没有因为自己是王爷的女儿而以此为耻。

    看着自家乖巧懂事的女儿,原本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红厓伦垂下了眼眸。他除了护女儿一生的平安,真的别无所求了。他深爱的妻子已经早早就离他而去了,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女儿,所以,他爱她,他也爱他的女儿。再也不会给自己的续弦是他早早就下定的决心。

    红漪罗一抬头见看见自己的懒散的父亲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吃饭,“父亲,怎么了?”她见惯了他凡事都无所谓的样子,冷不丁看着他现在的严肃,红漪罗一刹那的不习惯。“小罗,喜欢什么样的男子?”他的女儿大了,婚事迟早会提上。最好的就是他的女儿可以选一个喜欢她的好男儿,最坏的就是因为利益关系而结成的姻亲。“父亲,我还小好吧。”红漪罗的小脸不由得一红,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脸色。瞥见女儿的害羞的小女孩的模样,红厓伦自己也跟着笑了。他还真是又当爹来又当妈的,女儿的幸福他会默默的守护。

    迎春院的小丫头一身嫩粉色的衣裙站在红府的偏门东张西望的。红漪罗刚刚收拾了家里的碗筷,正好瞧见小丫头杵在门外,似乎正在寻人的样子。她一眼就认出小丫头是迎春院琴艺和舞艺一绝的卞绿蕊身边的。她朝着偏门走了过去,小丫头看见她过来了,脸上露出些许欢快的表情。“红姑娘,卞小姐让我过来拿琴谱和曲子。”

    红漪罗歉意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小丫头,“你回去跟你的小姐讲一下,曲子还差一小部分还没完成,我明天一早就送过去。”她虽是大家闺秀,只是后来随着环境的变化,红漪罗更多的不是待在王府,她出门抛头露面的时间久了,从身边的市井百姓等日常的生活也获得了一些灵感,说书的茶楼等等,各种野史,爱恨情仇的故事听多了,她除了写了一手好字之外,曲子和词句也略微精通了一些。

    小丫头见红漪罗都说自己会亲自送过去,点了点头,一溜烟的跑远了。

    京城的繁华地段的霍将军府上的书房的灯刚刚点上,一个高大的身影坐在书案后面的椅子上。他身穿一件靛蓝色的衣衫,腰间绑着一根深蓝色的龙凤腰带,一头墨黑色的头发,有一缕发丝垂在他的耳侧。他有着一双细长的微微上挑的丹凤眼,即便不是注视着别人,也能从他的身上感觉到肃然的压迫气息。霍晟君三十而立的年轻,从十四岁开始就跟着父辈上战场,从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小兵一步一步爬到他的大军将的位置。因为一次皇帝的御驾亲征。中途遭到敌军的埋伏,被困在峡谷之中。就在危急之时,霍晟君率领了自己的六百人精锐兵不顾自己的生命突围成功,随后大军跟上,里应外合破了那次的危险,救了皇帝一命。他从先锋队长,一跃成为霍将军。

    常年征战在外的他,军功越来越显赫,镇北将军的名号也让边关平静了好几年。他荣归故里,当今的皇帝念在他救家有功的,事隔几年,在他第一次回京城的时候,赏赐了偌大的府邸,赐婚王大人的嫡长女为妻。那边的边境还不太平,成婚一年后的霍晟君再次随着讨伐大军出发了。这一走就是六年的时间。

    “将军,小少爷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已经休息了。”他的亲卫队护卫勤兆从门外进来,声音带了些许的恭敬。他是他的心腹,出生入死的好战友。“勤兆,那小子干的事情,你也不用瞒着我”他放下手里的书本,抬头看着自己面前站着的青年刚毅的男子。“随他了”霍晟君微微眯了眼睛。他的唯一的儿子对他一直有成见,他确实亏欠了他已经亡故的娘亲。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