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十三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第一百七十四章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十三

    屏风的后面是一池人工凿开的温泉,流动的温热的水源源不断的从墙壁上的鱼形的雕刻物流泻而下。热水凝聚而成的白色的水雾袅袅婷婷。红漪罗惊讶的看着豁然开朗的池子。背对着她站着的的是一个高大背影的男子,他的一头黑色头发已经被水沾湿。红漪罗还来不及收回自己惊讶的目光,那人却如同嗅觉灵敏的猎豹一般,豁然转过身,他眼底闪过一丝冷冽的杀意。哪个不知死活的人却敢这个时候闯进来。

    红漪罗被他的深冷的目光看的,吓得手里的托盘掉到地上,她慌忙低下头不敢直视眼前的浑身都充斥不好惹气息的男子。“大人,女婢不知道你在这里”她弯下腰就要捡地上散落的东西,“我”她的话在看到落到地上的东西的时候呆住了。托盘的上面盖了一层浅色的花纹布,她也就没有拿开看了。现在托盘掉了,里面却是空无一物。

    她是来还东西的话硬生生被她咽了回去。霍晟君看着她哆哆嗦嗦的避开他凛冽的目光,心里不由得软了。她到霍府的时候才一天,就有人让她触碰他的底线,他倒是觉得有趣了。他,就那么大大方方的从池子里站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既然知道我在这里,那就过来替我擦背吧”霍晟君语气显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他走到池子边沿的地方停了脚步,双手平展开放在池子光滑的两侧。红漪罗咬着自己的下唇,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她很想就此甩了手上的浴巾夺门而去。可是,她还是忍了下来。霍晟君眯着眼睛不看背后小女孩挣扎的表情。

    温润的手碰触他坚硬的背脊,红漪罗一张小脸不由自主的红了红,好在他是被对着她的,这让红漪罗没那么尴尬和窘迫。她刚想给自己挪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给他擦背。脚上似乎踩到一块方形的物体,她原本要站好的身体就那么没有任何预兆的朝着池子扑了进去。霍晟君长年累月的习武,身体的反应极快。就在红漪罗以不雅的姿势扑进池子里的时候,他微微侧了身,看好戏的一般看着她浑身**的从池子里挣扎着狼狈的站起身来。

    “你是故意的”霍晟君眯着那双漂亮的丹凤眼,抱着双臂一副悠闲的看着红漪罗。“不是的,大人”红漪罗一边把挡住自己眼睛的湿漉漉的刘海撂开,一边朝着池子边沿走去。她穿着的衣裙因为是湿了的关系,她刚刚迈开几步就被自己的裙摆绊倒。她惊呼一声,捂住脸觉得自己又要载入水中的时候,她的腰被人揽住了。

    “女人,你已经成功引起我的好奇了”霍晟君揽着她腰间的手。

    红漪罗是抖索着双腿才慢慢走回了自己的住处,她回来的时候落雪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却什么也没问就出去了。红漪罗软绵绵的瘫倒躺到自己的榻上,拉了被子盖上自己就强迫自己赶紧入睡。刚才的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她迷迷糊糊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霍晗非今天不用去国子学,他用过早点之后,照例去书房让父亲考考所学的知识。红漪罗跟着他的身后,落雪跟她并排而行。她用手臂请请碰了碰红漪罗的衣角,“昨天的事情,谢谢你了”落雪盯着她的脸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我昨天迷路了,没有找到姐姐说的藏珍阁。”红漪罗在看见地上的空托盘心里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了。浑身的酸疼哪里还顾得上思考旁的。

    “原本就是劳烦妹妹的,那姐姐会重新跟藏珍阁的古管事禀告”落雪眸子微微转了一下,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大方和煦。怎么多年的时间里,她知道霍将军最厌恶的就是主动接近他的各种各样的类型的女人。她因为知道这些细节,所以才会有意的让红漪罗代替自己去送东西。

    根据以往的经验和发生的事情来看,无论是哪个丫鬟无意间冒犯了这条底线,轻者遣送出府。重者发卖的也有。她算着霍晟君是一个人的时候,外面没有其他小厮守门的情况下,故意让红漪罗拿着自己给她的托盘去的室内温泉。她能像此刻这般平安的归来,想来是没有遇到府上的霍将军。这次只能算她的运气实在是好的出奇,落雪若有所思的目光从小少爷的远处的背影转到红漪罗的身上。

    勤兆笔直的站在霍晟君的身边,霍晗非有点畏惧的看了一眼自家的父亲。霍晟君原本做批注的手看见自己的儿子过来的时候停了下来。他的目光越过自己的儿子霍晗非,然后抬眼稍微撇了一眼今天换了一身桃红色衣裙的红漪罗。她看上去比昨天池子里的模样还要柔美三分。从女孩蜕变成女人,红漪罗一举一动之间多了一份女人特有的魅色和吸引力。她抬头正好对上霍晟君投来的炙热的探究的目光,她抿了抿不点而红的嫣唇,默默的低下了头。

    红漪罗低头的瞬间就会想起昨天在池子里后来发生的事情,,她清清楚楚听见自己问话的声音,“你知道我父亲的去向?”霍晟君轻轻啃咬她小巧可爱的耳垂,“西南南楚”他好心情的搂着她的腰。“我要去找我的父亲”她虽然知道现在的她没有资格随随便便离开,,可是,知道父亲的所在,却一直困在霍府,她不甘。“没良心的小东西,吃干抹净,就想着离开”他调笑着,却没有松开手的意思。她的主动靠近原本是有目的的,不像以往的那些个女人,主动靠近他无非是看上了自己的这个人或者他身后的荣华富贵。

    他倒也不吝啬,她们喜欢的如果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他倒是每次都给予的很是大方。金银珠宝什么的,能送的都给送了。至于名分和地位,那就要看他当时的心情了,他的心情显然没有他出手的那么大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