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女匪大人抢亲记 五
    冼初夏看着如同妖孽般美丽的男人,她咬了咬嘴唇,只得让他带着三儿下山了。她这个大当家的当得还不如他呢?冼初夏闷闷的坐回自己的位置。

    冼初夏呆坐了好一会才从大堂里面走了出去,她看着外面跟着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土匪们,冼初夏撩起一边的袖子,“老李头,我来劈柴”被唤作老李头的是一个年约四十岁的长着络腮胡子的粗犷大汉,他此刻手里正拿着一把大斧头,看见冼初夏朝着自己跑过来,赶忙停了手里劈柴的动作,把她退到一边,“冼老大是看不起我这把老骨头了。”

    他边说边哀怨的看了她一眼,冼初夏摆了摆手,她哪里是这个意识。“那就请老大不要跟我抢活干了。”冼初夏只能放下撩上去准备大干一场的袖子。她一转身就看见沈大娘正挑着一桶水往这边来,三儿的娘亲沈大娘,身材不高,可只从嫁了三儿他爹之后,力气活没少干,身体到时结实能干不少重力活。今天三儿他爹正好去打野味了,三儿跟着步翊歌给自己找夫君去了,这挑水的伙计就落到她身上。

    冼初夏看着三儿把人扛了出去,步翊歌拍了拍衣角不存在的褶皱,也跟着站起身。“你去哪?”冼初夏下意识的就脱口问道。“冼老大不满意这个男人,属下继续帮你物色合适的”他嘴角边勾起一抹别有意味的笑意,不再看冼初夏难看到极致的脸色,潇潇洒洒的出去了。

    隔了好多天,就在冼初夏以为步翊歌只是开玩笑的时候,三儿和小武回来了。跟着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步翊歌和另一个看上去瘦瘦的男子。皮肤白皙,身高跟小武差不多,一副弱不禁风的消瘦样子。他一身蔚蓝色的衣袍,头发也是简单的束着。“姑娘,在下家里已经订了一门亲事,实在不能半路在娶他人”他说话文绉绉的,末了还有点惧怕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步翊歌。

    “步翊歌,你的眼光越来越低了”她还没开始嫌弃对方一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瘦弱模样,对方却是一副委屈的要哭出来的怂样。这也不能怪眼前的男子害怕的样子,他是被步翊歌脖子架着刀,一路胆战心惊的走上来的。他是深爱着自己家里的未过门的妻子,才打着胆子推脱的。更重要的是,他是要进京赶考的,如果成了女匪大人的夫君,他这一辈子的光宗耀祖就要没了。

    “冼老大不是看不上肥头肥脑的,这个小哥长得不错,读书识字,正好配的上你”步翊歌自己都觉得这次办的事情漂亮。那边的冼初夏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她忍住要上前拳打脚踢的冲动,眼前的男人一副要哭哭啼啼的小媳妇的样子着实让冼初夏头疼不已。“你下山吧”冼初夏直截了当的打断男人的话。她可一点也不喜欢跟别的女人共侍一夫。正要思考自己如何才能脱身的男子来不及收回脸上的错愕,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女匪大王,“你可以走了”冼初夏不耐烦的挥挥手。

    “女大王”年轻男子一把扑到她的脚边,“我的驴子也走丢了,我的盘缠也因为他丢了,”他抱着她的大腿就开始无声的控诉。“三儿,给他几辆银子打发他走了”面对死缠烂打的男人,冼初夏只觉得脑袋嗡嗡的疼,这不,土匪大人还要送银子才能把人打发了。凤凰山到底是什么情况。年轻的书生拿着怀里真实的银子,觉得自己就像做梦一般下了山。

    “大娘,我帮你”冼初夏几个大步走了过去,伸手就要接她身上的扁担。“冼丫头,你这是干什么?”沈大娘微微移开了步子,一边说道。“这点伙计还轮不到你一个姑娘家的干。”沈大娘年轻的时候是附近一个村里的一家童养媳,她的婆家待她不是打就是骂,后来,她家的儿子生了病死了,婆家商量着要让沈大娘陪葬。沈大娘从柴房里拼死逃了出来,被那家人追着摔下山坡,晕倒在树丛里,被三儿他爹捡了回去。那时候,冼初夏的娘亲还在,她醒过来是她娘亲照顾的,那个说话轻声细语的温柔女子,原本听说自己被土匪捡了,抱着必死的决心的沈大娘后来嫁了三儿的爹。

    冼初夏拗不过沈大娘的坚持,只得继续往前走,看着小武牵着一匹全身黝黑发亮的大黑马朝着她走过来,冼初夏立刻又变得斗志昂扬了。“老大”小武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他常年跟在步翊歌的身边处理一些寨子里的事情,也跟着步翊歌下山处理一些事情,这个人看着年纪不大,却沉稳内敛。他手里牵着的正好是步翊歌的代步工具,黑马飞炽。大黑马从鼻孔里喷出一个响鼻,甩了甩异常飘逸的黑色鬃毛。高高的昂着它的头颅,跟它的主人又一瞬间觉得神似。

    “你这是要干嘛?”冼初夏这次先留了一个心眼,没有直接扑上去说自己可以帮忙。“飞炽跑了几天了,我带着他去山溪那边刷刷背。”小武没有戒备的说道。“这活交给我吧。”冼初夏一双眼睛亮闪闪的看着他,小武的脸微微红了红,后退一步,拉开跟她的距离。他哪里不知道自己的二当家有多宝贝冼初夏。哪里会让她干不必要的活。“老大,飞炽的脾气不大好”小武拉着缰绳不退让。

    冼初夏看了一眼眼前的高头大马,知道是步翊歌的马儿之后就知道,这马儿的脾气也是阴晴不定的,她想了想,“我陪着你一起去吧。”她可以不动手,看着就行,总比自己一个人闷在大堂里躺着舒服,也不知道步翊歌使了什么手段,凤凰山一切被他打理的紧紧有条,什么事情都不需要自己操心。她要是再怎么待下去,除了变成一只无所事事的米虫,就没有第二种人生的可能了。

    刚要跟着小武朝山溪走去,那边的三儿再次满头大汗的从山下回来了。他看见冼初夏抹了一把额头前的汗水,“大姐大,可找到你了,二当家的找了人回来了。”一听到步翊歌动作如此迅速,冼初夏撩了裙摆大踏步的往自己的大本营走去。进门就看见红色艳丽衣裳的步翊歌邪魅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他手里端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茶水,他的面前正好跪坐着一个珠光宝气,油光发亮的男人,看着年轻二十好几的样子,一双小小的眼睛一直盯着椅子上的步翊歌,就差流口水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