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女匪大人抢亲记 七
    玄冰掏银子的手顿住了,这姑娘也忒大胆了,看上他家公子的女子都排满了,哪里轮得到她。“哦”沈濯颜不羞不急,看了她一眼。“你是哪家的名门闺秀”冼初夏咬着嘴唇不说话。“你会琴棋书画?”沈濯颜继续漫不经心的问道。冼初夏低头沉默不语。“你会女红针线,会下厨做饭。”没问一句,冼初夏的嘴唇咬紧一分。“看你的反应就是都不会了,那我看不上你”毫不留情的拒绝。

    “这样吧,你会什么?”看着眼前女孩自愧不如的样子,沈濯颜收起自己的毒舌,好脾气的问道。“我会打架”冼初夏这句话一说完,脚尖一用力,整个人就腾空而起,她是朝着沈濯颜而去的。她纵身一跃就跳到他的马背上,她手起刀落,一手劈在沈濯颜的脖颈之间,他还没来得及反抗,身体就软了下去,“你对我家公子做了什么?”玄冰看着瞬息万变的突发情况,正要抽出腰间的配剑。“三儿,”冼初夏抱着怀里高出自己许多的沈濯颜,冲着前面的三儿喊道。“老大先走,那小子交给我了”

    三儿朝着自家老大喊了一句,随即抽出腰间一把短刀就拦在了玄冰的面前,马背上的青年男子哪里把一个不起眼的矛头小子看进眼里。他纵身跃下马背,身体就像闪电一般朝着冼初夏的后背刺去。“哐当”剑尖刺在金属利器上发出的撞击声,三儿不知何时已经飞身挡在冼初夏的身后,他手里的短剑就那么不差分毫的挡住了玄冰的攻击。“你的对手是我哦”少年稚气未退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满的意味。

    冼初夏把怀里被她劈晕过去的沈濯颜打横放在马背上,她一手拉着缰绳,一手向马屁股拍了一下。白色的骏马斯叫一声,扬起前面的两只蹄子就朝着前面的小道跑了出去。玄冰楞了一下,他家公子的马儿可是认主的主,眼前的年轻的姑娘驾驭它并不逊色他家的公子,就一小会的走神,三儿已经乘着这个空隙把人拦了下来。

    他现在所学的功夫都是步翊歌教的,他原本身体的底子就不错,骨骼也不差,倒是学的有模有样。遇到玄冰这样实战经验丰富的高手,也没吃到亏。看见老大离他们越来越远,三儿一点也不恋战,弯下腰随手抓了一把泥土,等玄冰在靠近自己身边的时候,手往他面前一甩,乘着他用手挡脸的空隙,他灵巧的身体就钻进旁边的半人高的草丛里,借着茂密的树林逃之夭夭。

    沈濯颜是被自己一阵一阵恶心反胃弄醒过来的,他睁开眼睛还没适应眼前的景象,就被自己头顶无限放大的一张脸给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倒吸一口凉气倒回床上,他的脸的上方就是冼初夏那张几乎贴到他鼻子上的那张年轻带着几分热切欢喜的脸。“夫君夫君你醒了”冼初夏一看见他睁开眼睛,整个人就扑到他的身上,用力的蹭了蹭。“谁是你”夫君,沈濯颜微微蹙起眉头,看着自己身上类似小猫咪一样柔软的女孩就那么毫无顾忌的趴在自己身上吃豆腐,他刚要推开她。已经有人先他一步把身上的女孩拎了起来。“冼当家,还没明媒正娶,他哪里是你的夫君了”步翊歌拎着她的衣领就像拎了一只撒欢的猫咪。“他是我抢来,就是我的”她以前可没少抢步翊歌的东西,小道到吃到,穿的,用的,还有他抢回来的银子,统统都是她的。

    “二当家”小武脸色有点难看的从外面进来,看了房间里有点诡异的气氛,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飞炽和另一匹白色的马儿栓在一起,闹的厉害”他们寨子里就那么一个马棚,哪里想到没有输过的飞炽这次可算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了,两匹马儿各不相让,斗得殃及其他的马儿。“我去看看”冼初夏爱屋及乌,一边献殷勤的对着床上的沈濯颜说道。“我给它挪个好位置”沈濯颜微微抬了抬眸子,“这床太硬了,隔得本少爷不舒服。”他一副大爷的样子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就要出去的冼初夏。

    “我给你加了一床兽皮”冼初夏讨好的看着床上不悦的沈濯颜,“太丑又脏”他毫不领情。“步翊歌的房间最是干净整洁,你搬过去住吧”冼初夏突然眸子一亮,看了一眼身后画风绝代的翩翩公子得意的说道。“冼当家,我住哪里?”步翊歌双手环胸,一副看败家娘们的眼睛鄙夷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孩。“你住我这。”冼初夏一点也没觉得这个决定有什么不妥。“咳咳”床上一脸风轻云淡的沈濯颜忍不住咳出声,这女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她的夫君,当着他的面就让另一个男人跟他共处一室,难不成她还想一女嫁二夫不成。

    “夫君,别误会”再粗线条的冼初夏也发觉床上男人难看的脸色。“我只是把自己的房间让出去,没有跟他住在一起。”他跟她可是清清白白的,她怎么的也得估计自己女孩子的清誉和名声。“成交”步翊歌倒是出乎意料的爽快,“小武,把爷的东西搬过来”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沈濯颜,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可以挪个位置了”他守护了十二年的女孩,自己一次都没躺过的床,第一次就被他躺了,他心里没由来的烦躁。

    马棚里的两匹黑白大马已经被认为隔开老远,这才平息了下来。看着同样脾气不好的马儿,冼初夏不由得联想到它们各自的主人,真是有什么主人就有什么坐骑。不过,她更加喜欢那匹白色的马儿,因为她的主人是自己认定的夫君。喂了一大把上好的材料,那边的飞炽用蹄子踢着栏杆不干了,冼初夏不得不刘处一些剩余的上好草料放在它面前的槽里。看着它满意的低头吃着草料的时候,冼初夏微微叹了一口气。

    都是她大爷的,一个一个比她还难于伺候,一想到自己刚刚抢回来的夫君,冼初夏甘之如饴。“沈大人”步翊歌的房间里,一张不高的茶几上泡着两杯上好的碧螺春,茶香四溢。步翊歌端了自己面前的那杯靠近嘴边抿了一口,抬起一双锐利无比的眸子看了前面一副富家公子模样的男人。“步世子”沈濯颜同样改了一个称呼,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靠近嘴边,动作斯文优雅,却没有喝。“不愧是皇家贡品”就这上等的茶叶没有身份尊贵无比的人还喝不到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