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女匪大人抢亲记 八
    “堂堂东莱国的大理寺少卿沈濯颜,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小小的凤凰山”他是出了名的断案奇才,这次却如此轻易的被冼初夏掳上山,步翊歌哪里会觉得是巧合。“堂堂南岳国的世子爷不也待得乐不思蜀吗?”沈濯颜抿了一口杯中的茶,讥讽的看着他说道。“你不喜欢冼丫头,怎么不干脆离开”步翊歌说到重点了。“你也看到了,你们的大当家不让我走”他得意的瞧了一眼脸色难看的男人一眼。他看的出来,眼前的步翊歌已经把人宠溺入骨了。“你?”步翊歌语结,气恼的把手里的杯子朝着他砸了过去,沈濯颜身体微微一侧,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

    步翊歌一脚踢飞面前碍眼的茶几,朝着沈濯颜的要害踢了过去。“你太狠了”沈濯颜双手抓住他的脚,正要往前一拉的时候,冼初夏开门进来了。一个站在那里,双手握着美人的脚,那场面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俊男美人的组合,冼初夏下意识的就走上去,一手拍开沈濯颜的手,然后自己挡在步翊歌的面前。“夫君不可以看上别人”她用腰身推了一下身后的步翊歌,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的沈濯颜。

    原本气恼的步翊歌身上被冼初夏柔软的腰身一撞,气也跟着消了大半,他从身后伸手揽在冼初夏的腰上。冼初夏并没有躲开,而是回头看了他一眼,“步翊歌,你离我的夫君远一点”她知道他漂亮的过分。“好”步翊歌凑近她的耳边轻轻应了一声。他那旁如无人的宠溺,粗线条的冼初夏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满怀期许始终看着眼前的翩翩贵公子沈濯颜。

    “我的手”沈濯颜低头看了自己的手背一眼,语气里待了一丝委屈。冼初夏一把推开靠在自己身边的步翊歌,飞一般的窜到他的面前,小心翼翼的拿眼睛瞅着他的手背。她刚才急着把两人分开,拍下去的力道根本就没有拿捏好,看着白皙漂亮的手背上泛起一层红晕,冼初夏抓着他的手凑近自己的嘴边不停的给他呼了呼。这样亲密的举动,让她身后的步翊歌一下子就眯起了细长的眸子,他眼底清晰的闪过杀人的寒意。沈濯颜好似一点也没看见他那能杀人的凶狠目光,只是微笑着看了眼前一心扑在自己身上的女孩。“你弄疼我了”他说的暧昧不清。冼初夏赶紧放开他的手,一边还不安的搓了搓双手,一脸讨好的笑。“我以后轻点”步翊歌脸上的表情更加黑了几分。

    “二当家”小武看着心情明显不好的主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他的房间就在那天易主了,沈濯颜住进去之后,冼初夏这个没良心的丫头就开始忙前忙后的替他收拾房间。而他也搬到冼初夏的房间。“夫君说男女不适合住一起”冼初夏看着步翊歌替她收拾出来的小隔间,摇着头拒绝了。

    她去屁颠屁颠的住到沈濯颜的隔壁房间,哪里原本是小武的窝,她倒是一点也不介意两人就隔着一墙之隔,每每想到这里,步翊歌就像挠墙。他有种自己养大的媳妇要跟人跑了的错觉。

    “你们冼老大呢?”他压抑自己满心的怒火,冷了声音问道。“她,她”小武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步翊歌丢下手里的账本直接出了屋子。“二当家”寨子外面的其他人看见他出来,一个个躲得远远的。三儿瞧着他出来,提着脚就像开溜,“三儿”步翊歌脸上挂着和煦的笑。“二当家的”三儿后背的寒毛一根一根的竖起来,却碍于他的压迫不敢马上跑开。“大当家的”他还没问出她在干嘛。三儿赶紧一口气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老大正在厨房里炒菜,沈公子说自己没胃口”他还想继续老实交代,步翊歌已经大踏步从他的面前走过去了。朝着厨房的方向

    以为厨房都是沈大娘在打理,冼初夏除了舞刀弄剑,上山爬树,下河抓鱼之后,就没进过厨房。还没到门口,就看见不少浓烟从厨房的窗口位置不断的冒了出来。他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进去,就见冼初夏一边苦着一张沾了锅底灰的小脸,一边摸了摸自己被热油烫到的手背。“步翊歌,你怎么来了”冼初夏第一个反应就是把人背到身后,她可不能让眼前的美人男人看见自己不如他的样子。“藏什么,我都看见了。”步翊歌走过去,一把抓过她的手,看着上面已经红了一片,眼底闪过一丝心疼,可一想到这些伤都是替另一个男人受的,手上的力道就加重了几分。“疼”冼初夏试着要抽回自己的手。

    “知道疼,还不傻”步翊歌拉着她走到水缸前,舀了一瓢清水洗了洗她的伤口,“去我屋里上点药”。“等等”冼初夏不干了,“我先把饭菜给夫君送过去”。步翊歌刚要发作,就看见桌上摆了两盘黑乎乎不知道是什么的菜肴,忍了笑意说了句,“好,我陪你一起去”他要是敢不吃冼丫头辛辛苦苦做的菜,看他怎么对付他。

    看着面前摆着的黑乎乎的两碗,沈濯颜漂亮的眉毛都要打成结了。“夫君,我亲手做的”她殷勤的坐到他的对面,还替他摆好筷子。步翊歌也饶有兴趣的找了一张椅子坐到冼初夏的身边。“沈公子,趁热吃了吧,别辜负我们大当家的一片苦心”他一双眸子笑的很开心。“冼姑娘,你煮的这些喂猪,猪都不会搭理”他说的很是伤人。

    冼初夏一张笑脸刷的一下变得有点惨白。“住口”步翊歌探出半个身子就要去抓他的领子,强迫他把面前的食物吃了。“夫君别生气,我也是第一次下厨,以后多做就好了”冼初夏吸了吸鼻子,端着碗出去了。她一不哭二不闹,三也不上吊,就那么若无其事的出去了,留下两个面面相觑的正要打个你死我活的男人。

    煮饭的风波还没停息,那边,冼初夏就开始拿起了女红要做衣裳。这翻天覆地的改变,步翊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气结。看着屋子里的女孩突然安安静静的拿着细细的针,步翊歌脚步轻不可闻的走了过去。“啊”冼初夏的手指被针尖戳了一下,一颗血珠就冒了出来。步翊歌弯下腰,握着她的手,张开温润的唇就把手指含进嘴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