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二百二十章 女匪大人抢亲记 九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受伤的手指,一抬头就瞥见冼初夏微微泛红的脸颊。沈濯颜那个碍眼的家伙终于干了一件对的事情,他的冼丫头终于知道害羞了。“脏”冼初夏的声音没了往日的大声,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想抽回自己还含在他嘴里的手指。“在我的眼里,初夏哪儿也不脏”松开之前,他还邪恶的用牙齿咬了咬她的手指。

    “你在做衣服”步翊歌看着她整张脸就像红透的小苹果,站起身挨着她的身边坐下。“你也看到了,拿针比握剑还要累”她在他面前撒娇着。“不做了”步翊歌伸手要去拿她手上的针线和衣料。“不行,夫君说女子都要会这些的”她扭身躲开。“那就先绣个荷包吧”步翊歌不再抢她手上的东西,“好啊”冼初夏听说相爱的男女都会相互送对方一个荷包什么的。步翊歌拿了篮子里的红色布料,三两下就剪成了一个爱心形状,他拿着笔刷刷几笔就画好了一副草图。

    简单的一朵荷花,角落里多了一个简单的音符。看着是很简单,“你先练练手”步翊歌一副全然为她着想的体贴的样子。“步翊歌你真够义气的”她回身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步翊歌回身搂紧怀里的女孩,他心里微微一颤你什么时候才能懂得我的心意。

    沈濯颜拿着从信鸽脚上解下来的纸条,上面是玄冰的字迹。他看完之后就凑近烛火烧了。他的行踪已经暴露了,他要加快自己办事的速度了。他这次是带着任务出门的,现在的安国公府重新恢复了往日的荣华富贵,当年新皇正在争夺皇位的时候,安国公义无反顾的站在他的那边,一度濒临灭族的危险。国公的最疼爱的唯一的女儿就是那个时候被充当官妓被流放东莱国边界的。现在沈濯颜就是奉命出来调查国公女儿的下落,另一个潜在的势力却在无形的阻止他的调查,当他查到凤凰山的时候,线索就断了,他实际是有意被冼初夏带上山的。流放地跟凤凰山相隔不远,当年的国公小姐应该是经过这里的。

    夜色微微暗了下来,他正要熄灭烛火,他的房门就被打开了,冼初夏手里捧着一个类似荷包的东西一脸憧憬的走了进来。“夫君,你看我给你绣的荷包。”她献宝似的靠上来,沈濯颜侧身躲开了。“冼姑娘,我想你误会了,你我并没有婚约在身,”她张口闭口就是一个一个夫君,听的他心里厌烦。“可是,你是我抢来的”她抢来的都是属于她的。“这”他嫌弃的捏起那只完整的荷包,歪歪扭扭的针脚,惨不忍睹的绣工。他看了一眼重新扔回她的手里,那上面的图稿不会是步翊歌的杰作吧。想想都恶寒。他才不要这样奇怪的东西。更何况,他只是为了查一些事情暂时留在这里。

    “冼姑娘,你这儿可有姓安的女子”他问的委婉,“没有”冼初夏受伤的看着他,一口否定。她就是知道有姓安的女子也不会跟他说的。“姓安的妇人呢?”沈濯颜继续追问。“没有”冼初夏红着眼睛看着他,怎么,他就没看见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吗?他还追着问其他女子的事情,安?什么安?她回头就把姓安的都撵下山,一个都不留。

    “那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沈濯颜见她一副委屈却又忍着爆发的样子,冷清的说道。“夫君”她想朝着他靠过去,被沈濯颜拦下了。“出去”他不悦的提高了声音。冼初夏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样子乖乖的出去了,还不忘替他带上门。房梁上的步翊歌眯了眯眼睛,他敢凶自己的丫头。“看够了就给我滚出去。”他瞥了一眼房梁的位置。“哼”步翊歌哼了一声,看在他没有接受冼初夏的投怀送抱的份上,他从房梁上轻轻松松跳了出来,跟着就出去了。

    “我们这是去哪?”冼初夏感觉自己腰间一紧,整个人侧着身子被人搂着拉到马背上坐好。黑色鬃毛的飞炽甩了甩自己的随意的毛发,显然不怎么乐意有人坐到自己的背上。但碍于自己主人的强大气场,只是从鼻子里喷了一个响鼻,驮着背上的紧紧贴着的两人一路小跑着朝山下的位置而去。“去了你就知道了”步翊歌温热的气息呼到她的脸颊上,他那双强有力的大手顺着衣摆穿过冼初夏柔软的腰间,因为要拉着前面的缰绳,他的整个身体不由得紧紧的贴着冼初夏。这个姿势尤其的暧昧,他将自己的下巴轻轻的靠在她的脖颈间,冼初夏有点别扭的移开了一些,可马背上的空间就那么大,两人共乘一骑,难免一阵耳鬓厮磨。

    下了山,路面就开始宽敞明亮了起来,飞炽打了一个响鼻觉察到自己的主人心情不错,放开四肢梯子就飞快的奔跑起来。山间的风拂过脸颊,冼初夏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她看着身边不断飞快掠过的景色,一扫之前的挫败感。她微微抓着步翊哥拦在自己腰间的胳膊,朝着山林放声大喊,同样的回声也传了回来。他和她许久都没有怎么亲密接触了,步翊歌不知从那时开始就变得越来越忙碌,他偶然间下山之后都是隔了好长一段时间才会回来。她也不再缠着他带着她一起玩,然后,慢慢的两人不由得越来越疏远。

    “喜欢吗?”步翊歌看着她脸上越来越多的笑容,突然觉得自己这一年多的时间似乎错过了许多美好的事物,以前缠着自己的小女孩不知不觉间已经蜕变成热情洋溢的少女。“喜欢”她满足的点了点头,还是自己的步翊歌最了解自己了。想到沈濯颜冷淡的脸,她高兴扬起的下巴又重新瘪了下去。“你们男人的心也是海底的针”她靠在他的怀里轻轻吐出一句。他怎么就那么不喜欢自己呢?到了一家上好的酒楼门前,步翊歌先优雅的下了马背,他朝着她伸出手,冼初夏挥了挥手,“我又不是哪些个娇滴滴的大家闺秀”她连裙摆都不撩,双手轻轻扶着马背,身体腾空从马背上一跃而下,空中的她动作流畅优美,漂亮的落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