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女匪大人抢亲记 十
    旁边就有伙计上前牵了他们的马儿去固定的马棚喂饲料。步翊歌习惯性的牵着她的手就往里面走去、“客官,这边请”热情的店小二看着进来的一男一女赶忙热情的上前招呼。“请问吃点什么?”醉香居是这个镇里出了名的上好酒家。小二也是极其会察言观色,他是对着冼初夏问的。一看这姑娘虽然模样只是清秀,比不上身边男人的美貌,看着他落在女孩身上宠溺的目光,店小二立马就知道该讨好谁了。冼初夏看了一眼身边的步翊歌,她最近几年几乎都没有下山,“先上你们店里的点心,然后,把你们店里最有名的那几道招牌菜都上一份”步翊歌显然是经常出入这些酒楼。

    点起菜来娴熟的很。“听说了吗?”就在上点心的空挡,隔壁桌上的三五个大汉喝着酒就开始交谈了起来,他们的嗓门本来就大,几倍酒下去越发的不受控制。“大哥又有什么趣闻说来听听”旁边的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男人给身边的大汉倒了一杯酒,好奇的问道,其他人也跟着凑热闹。“京城的安国公府上知道吧”众人闻言,都很有默契的点点头。“正在找他们家失散的女儿”有人附和,“安小姐,听说,一二十年前可是京城里有名的人物”,

    “红颜薄命,到了流放地还能幸存不成”有人惋惜,“那样一个娇滴滴的大家小姐,进了流放地,那地方如狼似虎的多了,那小姐估计”后面的话越说越小声,期间还夹杂着几声不怀好意的笑着。不会猜也知道他们一大帮男人嘴里也说不出几句干净的话。安小姐,冼初夏听着这个字眼觉得耳熟,似乎,有人也在她面前提起。还没等她回过神,店小二端着几盘色香味俱全的点心上来了。

    一盘接着一盘的往上摆,冼初夏看着眼前漂亮的如同画一般的点心,不由自主吞了吞唾沫,她一抬头就看见步翊歌静静的托着腮看着自己。“好漂亮”她都忍不住下手了。步翊歌伸手拿了他面前的一块白色晶莹剔透的糕点送到她的嘴边。“好好吃”冼初夏

    就着他喂过来的手一把咬进嘴里,一边满足的眯着眼睛说道。一块小巧可口的糕点刚刚吃下去,步翊歌宠溺的拿了另一块碧绿色的又喂到她的唇边,“翊歌,你不吃吗?”她斜着眼看了他一眼,张开嫣红的小嘴一口咬了上去。她看着被自己含在嘴里的步翊歌那只修长白皙的手指,微微有点发愣。步翊歌却是若无其事的伸手温柔的擦去她嘴角边残留的糕点屑沫,靠近自己的唇瓣舔了舔。这个暧昧的动作瞬间让冼初夏脸上微微红了起来。他吃她吃过的东西,还是从她的嘴边的。“我不喜欢吃甜的”步翊歌慢条斯理的抽回自己被含住的手指,他似乎很喜欢她嘴里温润的气息,他微微眯了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他的点好的菜店小二吆喝着端了上来,一边高声报着菜名,一边把托盘了的美味佳肴一一摆上,金灿灿的炸春卷,绣球全鱼侉,芳香四溢的炖羊肉,玉掌献寿,发菜黄花,雨后春笋,如意竹荪等等。看了眼前一下子多出来的美食,冼初夏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荷包,“翊歌,我们吃了能跑路吗?”在她的地盘上她是老大,抢了别人的东西和金银财宝她觉得心安理得。可是,看着满屋子的人来人往,她有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可以第一时间打倒小二冲出去。“为什么要跑路”步翊歌好笑的瞅着他,“钱不够,正好留下你抵了”他笑着说道。

    “臭翊歌”冼初夏抬脚就往他的腿上踹,桌子下面的脚还没踢到人,就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了。冼初夏用力想要抽回来,试了一下没成功。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翊歌,我错了”她适时的讨饶,一边看着满桌子的菜肴眼睛都亮了。她的大腿被他抓着,这个姿势下她实在没有心情放开胃口大吃特吃。“吃吧,要拦着也是把握拦下。”他魅惑的一笑,放开对她的禁锢。

    一边吃冼初夏一边同意的点了点头,怎么看都是步翊歌比自己吸引人。她想到这里,心里的负担感一扫而尽。“还有一件趣闻,听说南岳国的侯爷可找到了自己的继承人”隔着桌子都能听到大汉的声音不断的传来。“可不是,侯爷这位继承人找的可不容易,听说下人全被灭口了,就他一个幸存了下来”,“那可不,那位赫赫有名的侯爷,”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冼初夏并不知道,那个步侯爷因为一次受伤,再也不能让其他妾室怀有孩子了。随着年纪的增加,地位的高升,他不由得记起自己年轻时候在外面的一个风尘女子有了孩子,自己因为嫌弃她的出身没有接母子二人回府上。

    看着偌大的家产和地位,步侯爷身在高位哪里会让旁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得了去。这几年,他利用自己贴身的势力沿着当年两个母子留下来的蛛丝马迹的,似乎隐约已经找到了他看不上的失散多年的世子。步翊歌好似没有听见酒楼里各种风流韵味的他人趣事。冼初夏并没有盯着他仔细看,因此也错过了步翊歌在听到步侯爷眼里闪过的一丝厌恶。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世子爷不就是坐在酒楼当中,听着他们唾沫横飞的说着自己的往事吗?步翊歌早在两年前就被步侯爷找到了,那个身在高位养尊处优的中年男子,一双深沉的目光里透着只有对权力和地位的追逐。

    “侯爷,就是他”身边管家模样的男子恭敬的说道。他就那么站在侯爷的面前,抬起头看着他。“翊歌是吗?孩子,你过来”步侯爷微微有点颤抖。他的为数不多的儿子在战场上死了,女儿也都出嫁了。不少人就开始盯上侯府的这块肥肉了,特别是三房的步老爷,三番两次的想让自己其中的一个儿子过继到他名下,好继承他的爵位。“我的娘亲在我十岁那年就死了,我没有父亲”他冷着一张脸并没有因为自己可能是未来侯爷的继承人而欢喜。他哪里会忘记那年母亲惨死,自己被追杀,全部死去的下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