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女匪大人抢亲记 十二
    “说”步翊歌临窗背着手站着,明亮的月光下他纤长的身影拉的更长了。“东莱国似乎有不少军队往边界移动”边界原本就是一块容易动乱的地方。只是东莱国会悄无声息的往这边输送兵力是步翊歌感到意外的。

    “知道,你下去吧”步翊歌微微眯起眸子,他大概了解了这次的派兵跟谁会扯上关系,沈濯颜的出现就是一个证明。窗外的黑影刚刚闪身离开,那边的冼初夏就醒了过来。她先是睁开眼睛,看着头顶上陌生的房顶,微微有点愣神,看见窗边站着的步翊歌这才想起自己下山了。“我睡了很久了吗?”冼初夏坐起身,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没多久,起来吧,我带你出去逛灯会”步翊歌朝着她走过去。他眼里尽是温柔之色。冼初夏的眼神躲闪了一下。她自己从上面跳下来,刚要弯腰穿鞋子,步翊歌却先她一步蹲下身,他一手拿起一只床边放着的鞋子,一边伸手握住她可爱敏感的脚踝。“我自己来”冼初夏没由来的脸上开始发烫,她有点不自在的想缩回自己被握在步翊歌宽大掌心里的自己的脚。

    终究因为自己的力道不如他的手劲大,看着眼前蹲在自己面前的美丽男人一一替自己穿好鞋子。冼初夏这才拍了拍自己怦怦乱跳的心脏,她喜欢的人是沈濯颜才是,刚刚步翊歌那一低头的温柔瞬间就蛊惑了她原本坚定的心意。她喜欢的人是谁?她内心最爱的人又是谁?

    是夜,冼初夏走出客栈的大门,就见眼前的十里长街一片火树银花,集市熙熙攘攘,往来的男男女女脸上都露着笑容,街上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绝如缕,各式灯笼映得街市亮如白昼。冼初夏哪里看过如此漂亮的夜景,她身手原本就比普通的女孩敏捷,看着摊位前各式各样图案的灯笼,她好奇的就往前面凑,步翊歌只得摇摇头,宠溺的跟在她的身后。

    “姑娘,这个灯笼我们不卖”中年男子有点为难的看着眼前的姑娘。“你摆着我为什么不能买”冼初夏倒竖柳眉,有点不悦的看着他说道。“姑娘,你看到了上面有字谜,你猜中的我们才能卖给你”这个时候大家除了卖灯笼,更多的是要吸引大家的目光,哪能随随便便就卖掉的。

    一只白皙骨节分明的大手从冼初夏的身后伸过来,只见灯火之下的步翊歌一身红色的衣裳端的那样风华绝代,他无视四周不少人的抽气声和惊讶声,伸手拿了冼初夏看中的那只灯笼,上面写着:水上又见心上人,独来独往独自己。为情雨下下雨天,为何相见无言语。相之见见还孤单,今生只爱你一人,单己单行单相思。他低声读着,低哑魅惑的声音听得不少人心都酥了。“今生只爱你一个”他是对着冼初夏说的。

    “这位公子答对了”老板笑眯眯的取下灯笼递给他。步翊歌的出现无疑给他的摊位招揽了无数的客人,“这灯笼就送给公子了”。步翊歌微微一笑接了过去,转身把灯笼递给身边的女孩、“谢谢”冼初夏不由得一愣,她的记忆还停留在他刚刚说的今生只爱她一人,莫名的就觉得心跳加快了几拍。冼初夏接了灯笼有点不敢回头看身边跟着的步翊歌,她的步子越走越快。

    等她回头重新去找人的时候,却发现茫茫的人海里,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没有了步翊歌的身影。她楞楞的看着手里的灯笼,一时间就那么站在原地。

    “大人”一道耳熟的声音从身边响起,冼初夏的面前正好拿着那只灯笼,而且两人的脚步有点匆忙,灯会上的少男少女多不胜数,沈濯颜目光根本没有过多的放在路人身上。“国公府请了皇命,让您直接端了凤凰山的一窝土匪”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冼初夏拿着灯笼的手微微的颤抖着。她不敢朝着说话的声音直接看过去。等两人从她身边走过去了,冼初夏这才从灯笼的后面探出头来。一身碧青色的长衫,高大俊朗的背影,不是她掳上山的沈濯颜,还能有谁。她脚下的步子快了几分,也朝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穿过两条街,灯会的热闹稍微缓和了一些,出现在冼初夏眼前的却又是另一派歌舞升平的热闹。玄冰跟着沈濯颜进了一家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的楼里,门口站着不少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她们身上的裙子颜色艳丽,裸露的肩上就披了透明轻纱。冼初夏看着其中两人年轻的女子笑意盈盈的一左一右的贴在沈濯颜的身体两侧,簇拥着他进去了。冼初夏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了的怒意。

    她把手里的灯笼往地上一放,也朝着女子众多的门口走去。“公子里面请”粉色衣裙的女子正拉着一个普通的男子的手臂就要往里走,冷不丁看着一个年轻的姑娘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吓了一跳。“姑娘请留步”旁边的绿衣女子眼尖的敲着眼前女子脸上不好看的样子,相比是她家的相公或者情郎到了他们飘香院。“让开”冼初夏手上没有用力,她的目光一下就冷了下来。“姑娘,我们这儿不是酒楼也不是客栈,迎来送往的都是男客人,你看你一个姑娘家的不适合进去坐坐”年轻貌美的绿衣女子极有眼色,她笑眯眯的想上前拦下她。冼初夏听着她的解释,看了一眼四周拉着男子就谄媚笑着的女子,大概隐约也猜到了这是青楼妓院一般的存在。她的手下也不乏偷偷下山寻找乐子的,步翊歌睁一只眼闭一只随他们胡闹出去了。只说不准祸害良家妇女。

    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就会嘻嘻哈哈的笑着打趣步翊歌。“二当家,放心了,我们心里有数”他们那里敢祸害良家妇女,就是上头的冼老大知道了,第一时间让他们断子绝孙。他们一开始也调戏过往的一些单身的女子。冼初夏撞见一回,她冷着一张脸,直接把摸了女子一把的大汉拉了出来。她拿着他那把大刀,对着众人的面就毫不犹豫的砍了下去。“以后让我知道这种事情再发生,就不是剁掉一只手,而是脑袋。”

    即便不服,他们都乖乖的应了,接下去的几年,陆陆续续有人上山,多是一些无家可归的孤儿,已经被有钱有势欺压的无法生存的平民百姓。步翊歌的手段惊人,慢慢的,他们不再以打劫为准,开始下山谋起营生。也有穷苦家的女孩因为家里要卖了她们,慌乱间误入了凤凰山土匪的实力范围。然后被守山的土匪带到了山上。冼初夏只是随意的看了她们一眼,“三儿,让你老娘安排人住处,还有让其他兄弟记住我的规矩”。凤凰山的小伙子也娶上了媳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