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女匪大人抢亲记 十五
    “申爷也看到了,奴家只有一个人,哪里能伺候的了爷三个,不如让妈妈找了其他的姐妹陪你们耍耍。”翠儿眼睛微微一眯,只能尽量打消她伺候他们三个的可悲的下场。“我们就喜欢翠儿姑娘”元老四哪里会放过眼前垂涎许久的姑娘,不顾她的小小的挣扎,

    冼初夏的一双美眸微微眯了起来,她眼底闪过一丝极快的杀意,她最是讨厌这些人欺负女子的,她的一双眸子微微眯起,里面已经有了杀意。她看着屋子里的情景,一共是四个人,除了他们当中的女子不说,其他三个男子都该死。冼初夏思索着自己是不是下一步就该直接从房梁上面跳下去。她的武力原本就不弱,那三个男子看着身高不矮,可实际上,对上冼初夏,他们一点胜算也没有。

    冼初夏却心里犯难,她只要一跳下去自己的身份一定就被发现了,她刚刚才无意间偷听到天大的机密,想来沈濯颜一定还在附近的房间里。她这边犹豫着要不要出手杀了哪些人。房间里面已经千变万化了,原本还在屋里空旷的地方的几个已经不知何时移动了位置,冼初夏在把目光落在地面上的时候,已经没有看见他们的身影了,她吓了一跳,再四下张望,从门边移到了那张宽大的床上,隔着放下来的半透明的纱帐,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几条人影以暧昧的姿势纠缠在一起。屋内除了女子断断续续的和低低的哭泣声,就只剩下床板不断晃动的吱呀吱呀。

    趴了许久的冼初夏从房梁上一跃而下的时候,除了一室男女欢爱过后凌乱的大床,以及桌子上点着的蜡烛,就是静悄悄的一片。她抬起眼朝房间的四周看了一圈,确定没有人之后,朝着屏风的位置走了过去,那里挂着一件女子的衣服,她直接拿了一件青绿色衣裙穿上,打开门走了出去。

    “我就要这位姑娘了”她刚刚走到楼梯口,步翊歌一身大红色衣裳站在那里,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微微上挑,就那么站着就把他身边的莺莺燕燕都比了下去。这是妖孽一般的男人。他指着冼初夏说道。“她?”妈妈显然觉得这个女孩子面生的很,可是送上来的生意那里会往外推。她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冼初夏,“好好伺候公子。”冼初夏一听到好好伺候公子几个字,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她的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刚刚那刺激的一幕。

    她瞥见那女子的脸上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的表情。就那么猝不及防的撞见冼初夏的眼里。她连躲闪的时间都来不及。步翊歌眯着眼睛看见她脸上的红晕以及眼底古怪的表情,他慢条斯理的走过去,轻佻的伸出一只手指勾住她的下巴,就那么众目睽睽之下直接以唇封吻。“那我就不打扰公子的雅兴了”妈妈笑着离开了。“进来”步翊歌结束缠绵悱恻的一吻之后,拉着还在发愣的冼初夏进了其中一间雅间。

    “你?”冼初夏一进屋子,身体极快的躲闪开去。步翊歌伸手一拉再次把他困在自己的怀里。“别动,隔壁的房间就是沈濯颜住的”他怎么一说,冼初夏果然安静的仍有他继续抱着。街上的他只不过微微一落后,就看着前面的冼初夏到了人群的前面,他看着她拐了两个弯,看着她追着沈濯颜的背影进了飘香院。

    他吩咐了身边的护卫先等在外面,自己拿了一把折扇,一副纨绔子弟的浪荡模样大摇大摆的进了飘香院。他随时丢出一锭金子,妈妈接了眉开眼笑的,领着人就上了二楼。他到了楼梯口就看见冼初夏换了一身半透明纱衣裙就那么走了出来。他将计就计的把人拉进了房间。屋内还是点着一样的蜡烛,步翊歌只是微微嗅了嗅,赶忙走过去把蜡烛熄灭了。

    屋子里一下子就陷入黑暗。“这是做什么?”冼初夏被他拉着黑暗中不知道撞到了什么,她有点不解的询问身边的男子。“蜡烛里面添加了一些东西,闻久了会出事的。”他话音刚落,就觉得怀里的冼初夏微微颤抖了一下。“有毒吗?”她轻声问道,她刚才一直待在那间的房间里,她待得时间不短的,可是,她觉得自己并没有中毒的现状啊。“傻瓜”步翊歌好笑的用手指轻轻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子。“不是中毒,是催情”不过一想到她也许不知道是什么,就顿住了。

    “我”冼初夏刚刚想说自己刚才在雅间里呆了蛮久的,然后就开始觉得自己身体哪里不对劲了,她微微有点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体,然后朝着步翊歌坚硬的胸膛不安分的蹭了蹭,嘴里还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轻微的不似自己先前清凉的声音。黑暗中的步翊歌听觉比平常好上几倍,再加上两个人隔着薄薄的衣服就那么紧紧的贴着。他下意识就低下头凑近她的耳边问道。“你刚才一直待在房间里”冼初夏点了点头,也不敢黑暗中步翊歌能不能看的见。

    “该死”步翊歌低骂一声,他就拉着冼初夏要出房间。“我热,”冼初夏练过武功,所以一开始躲在房梁上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受到影响,这会儿时间久了,又加上步翊歌刚才缠绵的吻。她慢慢的就开始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她的脑海里闪过刚才房间里发生的一幕幕情景。只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黑暗中,冼初夏伸手就要扯步翊歌的腰间的带子,却被他的大手死死的按住了,“冼儿,你清醒一下”他推了推她贴上来的身体。“不”冼初夏此刻的声音说不出的魅惑,跟以往清醒时候的脆生生的不同,多了女孩子的那一抹说不出的娇羞。因为她的慌乱,试了好多次都没能拉不开对方的衣服,冼初夏索性抽回自己的手。外面的灯光从门窗里透进来,步翊歌看着眼前的妙龄女子,喉间的不怎么明显的喉结不由自主的滚动的一下。他偏开头没有去看面前的女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