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女匪大人抢亲记 十六
    “翊歌”冼初夏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很不对劲,只有靠近步翊歌才会觉得稍微缓和了一下。他却推开自己离自己远远的,“你知道我是谁?”步翊歌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如果她的意识都不清晰,那么他会控制自己的一切行为。“臭翊歌,不是你这个妖孽男还能是谁”她美眸微微一挑,嘴里继续说道,“一个男子长的倾国倾城,那个女子比的上你的美貌,你还是继续打光棍吧”冼初夏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道。她就比他不漂亮。

    “我有喜欢的人了”步翊歌笑着看着她,然后弯下腰拦腰抱起她,就往大床的方向走去。“过了今晚,你的夫君只能是我”步翊歌一字一顿的说道。他是她看着从小不点一点点的长成现在的大姑娘,他的心底早就认定冼初夏就是他的,他哪里会舍得让她嫁给别人,看着她一口一个沈濯颜夫君的时候,他几乎要抓狂。他替她选夫君也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他都嫌弃看不上眼的男人,冼初夏更加看不上眼。只不过,横空冒出一个沈濯颜让他非常的不爽。他觉得先留下她的人在攻下她的心也是不错的决定。“唔”还没来得及开口的冼初夏就被堵住了话语。她双手环在他的脖颈间,冼初夏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步翊歌爱怜的一路沿着她光滑白皙的向下。最真实的感觉从她的四肢百骸传来,冼初夏微微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停的微微的颤动着,就那么让步翊歌看的入了迷。就是缠着步翊歌给予更多的爱怜。半透明的纱帐里,被压在身下的冼初夏不乐意的翻了一个身。“我要在上面”她微微低下头借着外面的投射进来的光线仰着下巴有点不满的说道。“好”步翊歌像是一只偷了腥的猫咪笑着很是开怀。

    小脸微微有点变色,却没有其他的动作,扶着她腰上的大手拉着她,疼的眼泪从眼角边滑落。“乖。”步翊歌心疼的吻掉她眼角边的泪水。一边轻声的哄着。

    步翊歌搂紧怀里累的睡着的女孩,他爱恋的吻了吻她的额心。想着怀里的女孩刚刚向自己讨饶的样子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意。冼初夏醒过来的时候,就见步翊歌一双细长漂亮的桃花眼聚精会神的盯着自己的脸上看,那样子就好似她看上去非常好吃可口的样子。她不由得的缩了缩脖子,可又忍不住好奇的拿眼睛上下打量着自己身边这个男人,温热的肌肤紧紧贴在一起。她不由自主的把头埋进被子里。昨晚的记忆一瞬间就涌入她的脑海里。

    她实际上清楚的记得自己都对步翊歌干了什么。是自己主动的缠着人家,冼初夏一想到自己的大胆行为都觉得有点抬不起头。“你要对我负责的”步翊歌忍了笑意,故意作出一副吃了亏的模样。“你的娘子不是要比你漂亮吗?”冼初夏探出一个脑袋,仰头瞅着他的下巴试探问道,怎么看自己也比上他的美貌。“先前的条件不作数了,反正我是你的人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探入被子里捏了她纤细的腰肢,惹得冼初夏咯咯的笑出声。“好”她一边躲闪一边不由得先答应了。

    她看着外面的天色已经渐亮,突然想到自己来飘香院的目的,一个翻身直接坐了起来。步翊歌眯着眼睛不着痕迹的盯着她看的仔细和痴迷,冼初夏后知后觉的感觉他的目光有点灼热,赶忙拉了被子捂上。一边开始找起属于自己丢下的东西。“我帮你。”步翊歌看着她迷迷糊糊的毛毛躁躁的动作,也跟着坐起身,他从床头的矮榻上拿了一件崭新的橘红色衣裙,先温柔的替冼初夏系上肚兜的带子,穿上衣裙,理了理她一头披散下来的头发。指尖温柔的拂过她的耳边,一头乌黑的头发就被他用双手整理了上去。他从枕头底下找出一个发簪替她的头发固定好。看了好一会才满意的笑了。那支发簪是他跟着她一起买的。原来,他想送的女子一直就是自己。

    “我要马上赶回山上”冼初夏语气带了一丝很明显的焦急。“我们一起回去”步翊歌伸手替她细心的一一穿戴好,这才自己跟着下了床。“沈濯颜,他是朝廷的人,要对凤凰山不利,”冼初夏急忙就要往外走,脚刚刚落地,大腿内部就传来一阵微微的疼。她龇牙咧嘴的看了一眼身后神清气爽的步翊歌,恶狠狠的低骂了一声。他看着一点也不像他表情上的那么柔弱美丽。这床上折腾起自己来,她还真不是他的对手了。冼初夏有点悲哀的发现,男女在体力上真的是先天就有巨大的差别的。步翊歌走过去,伸手就那么拦腰抱起她,步子轻松的走出了房门。他坦然的走在楼梯间,也不看四周投来的各种异样的目光,抱着怀里的女子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原本要过来拦人的妈妈看了一眼步翊歌脸上的冰冷以及生人勿进的表情,也看到了冼初夏根本不是她飘香楼里的姑娘或者丫鬟。只得恨恨的退到一边看着人扬长而去。

    小武从客栈那边匆匆忙忙的一路小跑过来。“二当家”他看着自家的主人怀里抱着一个女孩从飘香院出来,眼睛都看直了,再看清他怀里的女子是自家冼老大的时候,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赶忙继续说道。“有一对大概五百人的士兵朝着凤凰山的方向去了”他这话一说完,步翊歌怀里的冼初夏就想跳下来。

    “沈濯颜还在山上吗?”小武脸色有点难看的瞅了一眼自家主人,瞥见他表情没什么不悦,这才说道,“您下山的那天,那小子也跟着不见踪影了。”小武一开始没敢把这事情汇报给冼初夏,她的夫君他要是看丢了,拿什么赔给她。现在好了,看步翊歌现在的样子,把自家主人赔给冼老大再合适不过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