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二百五十章 小受王子翻身记 四
    花园里,听雨一边托着腮一边看着自己面前的十三四岁古铜色黝黑的少年替自己拿了清水和水果过来,听雨知道他是赫蒂的唯一的弟弟,少年宁辅。花园里的修花摘草的伙计都是交给他打理,少年看见哈迪往这边过来的时候脸上满是雀跃。赫蒂下去之后,听雨思索了一下就开始向眼前的少年打听了一些自己想要了解的情况。宁辅一双黝黑的眼睛崇拜的看着眼前尊贵的王子殿下。“你是说,就剩下我一个了”听雨打断少年喋喋不休的话头,“殿下,听说之前你的两个王兄都是得了病,”宁辅不觉得自己哪里说得不对,又重复了一遍,“你的王姐嫁到邻国,也没有消息了”

    听雨陷入深思,她现在的处境无疑是被三种不同的势力直接架空了,什么都不是的傀儡摆设说得就是听雨她自己。兵权在艾斯瑞手里,政权被议会的几个家族的长老瓜分,唯一一种神权,也在大祭司米修斯的手里。她一想到早上离开的男人说晚上再见的事情,浑身上下都觉得冰冷无比。她才不要做这个傀儡殿下,她也不是艾瑞斯的禁脔和玩物。尽然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为什么当初会答应艾瑞斯如此荒谬的条件,现在身体住的是她听雨,就不可能任人宰割。“宁辅,赫蒂,你们跟我一起去一趟神殿”听雨从自己石椅子站起身,大手一挥就打算出宫殿了。

    宁辅很快就找了一辆看上去不错的马车,刚刚出了宫殿门口就被守门的士兵拦了下来。“没有艾瑞斯大人的首肯,殿下请回”两个守门的士兵好像没看见驾车的少年。他们语气冷淡态度却格外的强硬。宁辅拧着眉头,他的殿下去哪里还要艾瑞斯大人批准的吗?事实就是如此。听雨从马车里掀开帘子动作轻巧的跳了下来。她微笑着朝着两个守门的士兵走过去,听雨伸手抽出其中一个士兵腰间佩戴的剑身,锋利的剑锋指着其中的一个士兵“本殿下要去神殿,你拦着我直接砍了你的头,”她浑身上下充满杀意,“你顺便可以给艾瑞斯大人带去报告”,

    “殿下,”两个士兵一下子被震慑住了,他们一个小小的士兵被殿下杀了也讨不到好处,如果把人放出去了,他们也难逃艾瑞斯的残酷手段。“滚开”听雨乘着自己的士气还在,恶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宁辅,我们走”听雨感觉自己就像上海滩的老大一般,招了自己唯一的小弟杀出一条生路。她现在不强悍,估计连骨头渣子都会被这些古人啃食干净。

    等车子一离开宫门,一个士兵赶忙朝艾瑞斯的大殿跑去。宁辅一双崇拜的眼神恨不得冒出几颗星星。听雨把车帘子一放,转身回了车厢内。帕特神殿是首都唯一的一座祭殿,神殿背南朝北,耸立于3层台阶上,玉阶巨柱,画栋镂檐,遍饰浮雕,蔚为壮观。整个庙宇由凿有凹槽的46根大理石柱环绕。

    潘太里科大理石色白,相对帕罗斯岛上的优质大理石来说略显粗糙,所以这里的帕罗斯大理石仅供雕塑使用,光滑和无瑕的质地使它显得尤为珍贵。柱间的用大理石砌成的92堵殿墙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各种神像和珍禽异兽。

    听雨看着祭殿里的传说中神邸一般的大祭司的时候,也微微楞了一下。他,听雨依稀记得自己没穿越过来之前似乎在哪里见过他。一双漂亮细长的丹凤眼,相比较艾瑞斯和这具身体的西方式容貌,米修斯却是一副地地道道的东方人容貌。“是你让我过来的?”听雨没头没脑的话,眼前的俊美男人似乎是听懂了她的含义。“是”米修斯回答的很是干脆。“那我要怎么回去”她好好的生活在自己的二十一世纪,她才不要做什么哈迪王子。“不行”米修斯简单的说道。听雨有点抓狂,她能过来,怎么就不能回去了。“我所拥有的能力已经在让你过来的时候就耗尽了”米修斯也不避讳,他剩下的只有自己后天所拥有的才能。

    神掌上面的红宝石已经失去了它原本该有的光泽,就在听雨穿越过来的时候,米修斯已经注意到了。他原本可一点也不打算让听雨的灵魂跟哈迪王子的身体融合,他要找的女孩的灵魂只是为了救他沉睡的爱人而已。女神殿的水晶棺材里,一个美丽的女子就那么静静的躺着,闭着的眼睛,安静的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听雨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空洞,她要是回不去,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办。那个异常强大的男人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女人的第六感往往很准确。“还有一个办法”米修斯抿了唇看着地上一脸生无可恋的少年一眼,他可以透过她的表象看见内在的听雨原本的身体形态。那个一个看上去清秀可爱的女孩子,跟他的爱人年纪相当。“说吧”听雨仰着头看着眼前的男人,现在除了死马当活马医之外,她也实在没办法可想了。

    她这边才听完米修斯的建议,那边神殿外就有马匹奔跑而来的声音,听雨低头咒骂一声。看了一眼眼前的清冷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自己先往门口的方向走去。“我的殿下”黑色高大的马背上,逆着光的艾瑞斯居高临下的看着从祭殿出来的听雨,嘴角边一抹嘲弄的笑意特别明显,他以为祭殿里的人会帮助他。“艾瑞斯,别忘了我才是这个国家的第一继承人,而且是唯一的”听雨知道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她唯一可以当挡箭牌就只有自己的继承人身份了。“这点,我一直没忘”艾瑞斯笑着俯下身,大手长臂一伸,直接把听雨拎着横放在马背上。他嗤嗤一笑,用脚尖踢了一下马腹,马儿扬起四蹄,飞快的跑了出去。

    听雨脸朝下,柔软的腹部顶在马背上,随着一路的颠簸,听雨只觉得这辈子都没坐过怎么颠簸的车子。艾瑞斯有意的惩罚她的出走,直接放开对马儿的束缚,他的马是最好的战马,那奔跑的速度又是快了几倍的。听雨只得紧紧的抓住一旁的座鞍,免得自己一不留神直接栽了下去。从马上摔下去,她想不动筋伤骨那是不可能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