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小受王子翻身记 五
    听雨整个身子被扔到光滑冰凉的地板上的时候,他还来得及爬起来,艾瑞斯压迫性的高大的身体就直接压到他的身上。他奋力的想从他的身体下面爬出去,艾瑞斯眯着眼睛看着他,“小猫咪要反抗”他嘲弄的看着他眼底的无谓的挣扎。“艾瑞斯,你就不能放过我”听雨撇开自己的脸,压低声音说道,“现在你已经得到了权力”。艾瑞斯像是听见笑话一般轻轻的勾起唇角无声的笑了,权力,原本就是他应得,他才是他要的。“放开你,那我拿什么消遣”艾瑞斯收起脸上的笑意,一股莫名的占有欲就那么出现在他英朗的脸上。他说着说着就失去耐性一般俯下身就朝着听雨的脸颊吻去。“你个死变态”听雨

    恼羞成怒的脱口就是一句骂人的粗话,他一边用自己还算自由的双脚就要去踢他的身体,艾瑞斯一眼就看穿他的意图,直接用自己的双腿紧紧的压着他的腿,双手被他禁锢在头顶,湿润的吻糊了听雨一脸,他只觉得浑身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人太恶心了,他一边挣扎一边就要哭出来了。

    感觉自己身下的人没有刚才的挣扎,艾瑞斯放开禁锢他的双手,他还是压在他的身上。听雨双手一获得自由就开始摸索靠近身边所能用的任何东西。他记得自己从神殿那边顺带了一把短刀,他没有去看自己身上的艾瑞斯,握着刀的手就那么举着往他的背上用力的插了下去。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艾瑞斯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停了自己的动作。听雨从他眼底看到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听雨握着刀柄的手微微抖了抖,却没有松开。艾瑞斯身上的血腥味随着时间慢慢的溢出。

    紧接着是大批士兵的脚步声从门口处传来,艾瑞斯看了身下的少年一眼,慢慢的爬了起来。他拿了一件披风直接盖住自己的背部,然后冷着一张脸默不作声的出去了。听雨看着自己手掌心里的不属于自己的血迹,他的身体这才开始有点害怕的发抖。他在现代,连一只鸡和一条鱼到不敢杀,就在刚才那一刻,他脑海里却冒出要杀人的念头,他也那么的做了。在冰凉的地板上听雨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他直到感觉自己的身体恢复了可以自由移动的时候,才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听雨看了一眼奢华的房间,他只能靠自己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日子不是他听雨要过的,既然他现在是哈迪王子,那么他就要为王。

    艾瑞斯从那天离开他的寝宫之后,就没再出现了。听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他乘着艾瑞斯没有过来的这段时间,直接冲到了马厩。看守马厩的士兵看了一眼从来不再这里出现的哈迪王子,他犹豫了一下才牵出一匹看上去非常小巧的黑色马儿。“殿下,这匹马儿可以陪着你”玩耍的话他可没胆子说出口。就他们的认知里,哈迪殿下就是一个娃娃的存在,艾瑞斯才是他们实际上的国王陛下。听雨嫌弃的看了一眼士兵牵过来的马儿,“换一匹”他很快就相中了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士兵犹豫着没有上前去牵马匹,只是一匹刚刚从猎场上送过来的,未加驯化的纯野生马匹。哈迪殿下一个从来没骑过马儿的主子,一下子就挑中了它。

    他是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僵持间,听雨直接越过他自己就朝着白色马匹的跟前走去,他伸手去解马儿身上的绳子。白色的马儿看着一个陌生人的靠近,它从鼻孔里喷出一声响鼻,前面的两只蹄子高高扬起,似乎并不喜欢听雨的靠近。听雨也不着急,等着它折腾到自己放下双蹄了,他这才牵着它出了马厩。一旁的士兵一脸诧异的看着与往日不同的哈迪王子。这匹马儿已经好些王公大臣相中了,可惜,人家烈马根本不鸟他们,谁上去就把人摔下来。也有拿鞭子要抽它的,却被艾瑞斯制止了。他的马儿他最是疼惜,这样一匹好马,应该有驾驭它的人,而不是靠着鞭子把马儿打服了.

    白色的马儿一点也不配合听雨的动作,听雨也不恼,他一边牵着它绕着马场上走动,一边让宁辅去找一些上好的草料过来。新鲜的材料听雨一端拿在自己的手里,一端凑近马儿的嘴边。白色的马儿似乎是意识到面前有吃的,却没有第一时间就吃了。听雨就那么跟马儿站着耗着。静默稍微时间里,还是那匹马儿张开自己的嘴巴,一口咬掉了听雨手里的一大半草料。听雨微笑着伸手摸了摸它的头,听雨在没穿越过来之前最喜欢小动物了。

    这样悠闲的日子刚刚过去两天,没有出现的艾瑞斯双手抱着臂站在听雨寝宫的门口看着从外面一身灰尘的他。原本愉快的笑容在看见自己房里的艾瑞斯,听雨就不笑了。他停了脚步就站在门口看着不请自来的男人。

    “怎么,玩的开心吗?”艾瑞斯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眼前的少年看,他从那天离开这里之后就没再踏进来一步,那个以往看着自己都会微微发抖的少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再那么害怕自己。他虽然看上去还是有点不安的样子,却已经没有当初那种害怕刻入骨髓的深度。亚瑟帝国到了哈迪父亲那辈已经开始慢慢的走向衰败。军权开始跟王权出现了分离的诡异的状态,艾瑞斯的父亲是亚瑟帝国赫赫有名的战神,他从小跟着父亲南征北战,早就是一名名副其实的修罗王。

    国内的议会的元老也各自在自己的地盘上划分自己的势力范围,哈迪的父王死去的那一刻,大王子和二王子各自展开了激烈的王位的争夺,哈迪远在都城之外,他是唯一一个幸存下来的小王子。艾瑞斯是有野心的,他的家族同样也是有野心的,他一开只是打算借着哈迪的名义顺理成章的入住皇宫而已。然后,没用的毫无利用价的棋子很快就会被他舍弃。那个少年仰着头信任的看着他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的心软了,他利用自己手里的权利帮助他回到了皇宫。他第一次碰触少年柔软的肌肤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少年也从一开始的信任到现在的抵触害怕和恐惧。哈迪无论怎么挣扎都没能逃出艾瑞斯的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