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小受王子翻身记 七
    “我只知道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意味着什么”听雨反唇相讥,他当然知道这趟出门可不是出去旅游的,那样复杂的局面,一个处理不好就死在外面的可能性几乎显而易见。他明知凶险无比却也要试一试。

    “卡鲁,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哈迪殿下的随从了”艾瑞斯看了一眼哈迪,然后朝着他背后的位置说了一句。“是,大人”一道低沉内敛的声音突兀的从听雨身后的位置传来。他吓了一跳的同时还不忘回头看。就见从阴影处的城墙下走出一个年轻的男子,他约莫一米八的个子,五官深邃却不张扬。单膝跪下之后就低垂着头没有做声。“他是我的亲卫队,送给你了”艾瑞斯挑着眉毛看了一眼哈迪和他的两个随从,就这样的出门,估计还没到图塔就让人在路上杀了。他隐约不舍得眼前的少年横尸郊外。他要挣开他的束缚,他给他一个机会。等他跑了一圈之后一定还有乖乖的回到自己的身边的。艾瑞斯是打着这样的主义才让听雨任性一回。“他,你还是自个留着吧”听雨没有领情,他艾瑞斯的贴身暗卫,他才不能放在身边。

    说的好听是送给他了,听雨一想到自己身边就放着一个艾瑞斯的眼线浑身都觉得不自在了。“卡鲁,你也听到了,你的新主人不要你”艾瑞斯似乎也猜到了眼前少年不用自己的暗卫是因为什么,他眼神冰冷的看着地上半跪着的男子。“哈迪殿下,除了跟着你,属下只有另一个选择”他拨出自己腰间的佩剑,直接举起手锋利的剑锋就对准他自己心脏的部分。一个暗卫从小就被下了死命令,保护主人,守护他就是他活着唯一的价值。听雨看着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这里又不是二战时期的日本,那里就动不动要破腹自杀的。他顾不上犹豫,赶忙上前一步,“卡鲁是吧,以后你就跟着我了”。艾瑞斯看着一行四人出了都城的大门,善良是王者最大的弱者,那个少年做不到,他替他做了。

    奈非的大宅里,明亮的烛光下,奈非手里拿着一封刚飞鸽传书的信件,他看了一遍直接就着烛火烧了一干二净。他提着笔在纸上写了几行小字。重新卷好绑在一只信鸽的腿上,推开窗户,手里的鸽子就拍拍翅膀朝着远方飞去。图塔的城主的华丽奢侈的寝室里,一个浑身肌肉的三十几岁的男人正趴在一个身材火爆的女人的身上,从不断摇晃的床板和不停晃动的透明的纱幔也能看出里面的两人异常的激烈的运动着。隔了一炷香的功夫,男人才**着身体从床上坐起来,他看也没看娇柔欲滴的女人,随手披了一件外套就出去了。

    “伊尔大人,苏特大人飞鸽传书到了”出了寝室,就有一个管家模样的男子走了上前。他手里还捧着一个白色的鸽子,腿上还绑在一截细小的卷纸。伊尔面无表情的撤下鸽子腿上的纸条,随意看了一眼。“父亲大人就是太小心了,又不是艾瑞斯自己亲自过来,那个窝囊废一样的哈迪,”伊尔没想到这次过来调查的人会是那个一无是处,不过是艾瑞斯傀儡的哈迪殿下。他轻蔑的勾起一丝冷笑,他要查不是吗?他就摆好了他布置的局给他查个够。他靠近身边的管家两人低头耳语了一阵,管家连连点头就快步走了。

    出了首都的大门,听雨是骑着白色大马,走在最后面。卡鲁那匹黑色骏马粗看不显眼,脚力却是四匹马里面最好的。宁铺因为是第一次出远门,少年的天性使他欢心的看着四周的景物。赫蒂就显得成熟稳重的多了,她放慢自己马儿的速度跟着听雨的身边。一行人就那么毫不起眼的走出了都城。“殿下,”赫蒂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马背上的主人,“你选的这条路不是直接去图塔的”赫蒂一开始以为是听雨不认识路,指错了方向。走在最前面的卡鲁么有出声,他已经把所有路口通往哪里的都一一跟听雨说了。“就按我说的走”听雨看了身边女孩关心的眼神,安抚似得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个朋友般的举动让女孩红了脸。听雨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这具身体是男的,他内心无语的告诫自己要注意自己以后的行为举止。

    “主人,从这天出发,我们大概需要花三天的时间才能到离图塔最近的城镇比思”卡鲁似乎一下子就理解了听雨要选这条路的用意。他以往都是跟在艾瑞斯身边,艾瑞斯用兵如神,每走一步都是有他的目的,他现在才发现这个被人嘲笑的没有权利的哈迪殿下什么时候变得跟艾瑞斯大人一样的深藏不露了。“那我们抓紧时间赶路吧”尽量在天黑之前找到住的地方。“你们以后就直接叫我的另一个名字,听雨”殿下和哈迪都不是他们随便叫的,容易暴露身份,他觉得自己的名字此刻可以派上用场了。“殿下”宁铺犹豫的不敢改口。

    “宁铺,你可要注意了,要是被你一句殿下被人杀了我就冤死了”听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听雨”身边的赫蒂犹豫了一下,才别扭的说道。“那就怎么说定了”听雨只觉得浑身都轻松了。“听雨少爷”卡鲁还在在他名字后面加了尊称。听雨也不跟他计较,他脑海里想着这件事要如果处理。“你们这样进不了比思城的”四人快到城门口的时候,一道清冷凛冽的声音响起。包裹在衣服下的人看不清具体的容貌,可露在外面的那双细长漂亮的丹凤眼还是让听雨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我们都是良民,为什么就不能进城了”最沉不住气的宁铺不乐意的反问。

    “这位先生,你可有办法带我们进城?”听雨拉了一把还要不服气的宁铺,自己开了口。他微笑着看着站在自己马边的白衣男子。虽然看不到他所有的面容,就凭那双勾人慑魄清冷的眼睛,估计也丑不到哪里去。“我只是提醒你们进不了城,可不代表我能带你们进去。”白衣男人一副冷漠淡雅的模样,一句话堵得听雨哑口无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