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废柴小姐修仙记 七
    “娘亲,跟我一起回去的吗?”少女微微仰起头,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说道。“大夫人只吩咐小的接九小姐回去”画贾微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眼前的还没完全张开的少女。“那我不会跟着你们回去的”画九冷下声音说道。“九小姐,这可由不得你”画贾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请,九小姐回府”画贾的冰冷的声音一落,跟着他一起来的小厮就上前几步,“你们放肆”床上的三夫人看着他们围上来的凶狠的样子,急的一口血直接从喉咙间喷了出来。“娘亲,”画九看着妇人嘴角边的斑斑血迹,赶忙侧身向前。“还愣着干什么,大夫人还等着九小姐呢”他一声令下,两个小厮就去抓画九的胳膊,其余的两个却是去拉床上已经病怏怏的三夫人。“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娘”画九看着晕厥过去的三夫人奋力的想挣脱抓住自己的小厮。

    “娘亲”画九被人从后脖子上劈了一下,她眼前一黑就看着床上的娘亲一动也不动的最后的一幕。“带走”画贾收回自己的手腕,他看了一眼已经晕过去的少女冷声说道。“画管家,那边的怎么办?”其中一个小厮小声问道。“放一把火,就当是走水了”画贾眼底一片杀意。“是”其中一人领命去了。少女画九被扔进一辆普通的马车,乘着夜色还没完全笼罩下来,离开了这片偏僻的竹林,竹林里随着马车的离开,出现了一片火红色的火光。

    画府的厢房内,“夫人,九小姐带回来了”画贾看着眼前端着的高贵阴沉着一张脸的****小心翼翼的说道。“都处理好了吗?”她冷眼看了一眼床上还在昏睡的少女,“是的,三夫人因为行动不便,走水了,没能逃出来”他低垂着头说道。“好”大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给九小姐好好打扮一下,等珪公子家人选好了吉日,九儿就可以风风光光的出嫁了。“是,夫人”画贾恭敬的说道。

    珪公子不是刚刚去世了吗?画九怎么会嫁给珪公子,门外被派来伺候画九的丫鬟丝竹疑惑的自言自语的说道。“丝竹,好生伺候你家的小姐”丝竹是大小姐身边的外屋扫地的丫头,她突然被派过来伺候不得宠的九小姐,她还忐忑不安,看着大夫人从屋里出来了,她赶忙跪着说道,“是,夫人。”丝竹推来门,就见床上躺着的少女还没有醒来,她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歪着身子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间睡着了。画九,并不是因为她排行第九,而是因为她是九月九日阴时阴日出生的,大夫人的女儿就是画府大小姐画秀芝,被大夫人宠溺在心间上的宝贝,大夫人只有怎么一个女儿,画府的人丁原本就稀少,除了后来迷恋上修仙的画家老爷离家不归之后,二夫人的唯一儿子画亦都早年就直接去天青山拜师学艺。就剩下画九那么一个不被待见的庶出女儿了。

    “母亲”一道玉色衣裙的少女从帘子里走了出来,她眉目如画,肤如凝脂,明眸皓齿看着大夫人从外面进来,她迎了出去。“秀芝,我的儿”大夫人上前拉着少女的手腕,轻轻拍了拍,“怎么不多休息一下”大夫人满脸的恋爱之色,“我听说九妹妹回来了”画秀芝眉目一转,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谁又在你面前搅舌根了”大夫人犀利的眸子瞪了一眼画秀芝身后的几个贴身服侍的一等丫头。“母亲,您不是要了我院子里的丝竹丫头拨给画九妹妹了吗?”画秀芝挽着母亲的手臂,笑着撒娇道。“是,是,我家的姑娘就是面善心慈”大夫人拍着她的手背说道,她这个女儿还真的一点也不像自己,不争不抢的性子,如果没有她这个母亲为她打拼,她怎么能想象她会怎么样了。

    “画九妹妹的娘亲也跟着一起回来了吗?”画秀芝看着自己的母亲轻轻问道,“画管家说画九的娘亲还是觉得竹林那边清静”她没有说竹林的屋子早就化为灰烬了。以她对女儿的了解,一定要伤心的了。那个贱女人跟自己抢了丈夫的爱,还生了一个女儿跟自己的女儿抢画府的一切。她就要让那个女人死后也要看看她的女儿很快就要跟她团聚了。“那我去看看画九妹妹”画秀芝一边说一边要往门外走去。“儿啊,今儿天也不早了,你妹妹因为车马劳顿,这时候也已经歇下了”大夫人并没有直接反驳她的要求,委婉了说了一句。“好吧,母亲,您也早点回去休息。”画秀芝靠着自己的母亲亲昵的撒娇道。“好,我儿也早点休息。”大夫人走到门边的时候,忽然又转了身过来,“我的儿啊,你明天替母亲去相国寺上柱香”大夫人亲切的说道。“你的画九妹妹刚刚回来,你正好去上柱香,保佑她的娘亲也能早日康复。”

    “好”画秀芝送着大夫人出了院落才回了自己的房间,她的三四个大丫鬟服侍着她洗漱之后,她们只留了其中一个,剩下的都退了出去,“画九小姐,明天就要送过去了。”其中一个粉红色衣裙的女孩说道,“画眉,小心隔墙有耳,你不要小命了”另一个蔚蓝色衣裙的女孩赶忙捂住她的嘴边,四下张望了好一会,确定没有人才拉着人走远了。“可是,”画眉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蔚蓝色衣裙的画兰直接再次打断了,“主子之间的事情,你当做没看见没听见。”她是待在画府最长的婢女,也是画秀芝最喜欢的一个丫头。“是,画兰姐姐。”画眉似乎意识到自己刚才糊涂了,现在被画兰一提点马上就意识到她刚才差点祸从口出,就以大夫人的一贯凛冽的风格,打骂一顿是最轻的处罚,被发卖出去也是有可能的。

    画九好似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她看见自己的娘亲吐血晕厥过去的凄惨的模样,她大喊了一声从睡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是坐在轿子里,外面唢呐鞭炮齐响。她的眼前被一块大红色的喜帕遮住了,她想动一动手,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人绑了,她的双脚也是被捆绑着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