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四百零二章 代嫁皇妃 二十七
    云兮只当做没看见他一般打算默默的从他的身边驾着马车离开,“云兮”他叫出她的名字,“何事”云兮拉着缰绳回头看着他问道。“太子殿下不日就会登基为皇,我以后就跟着你了”他从边境回来之后心里就有了她的存在,那时,她是七弟名义上的女人。可是现在不同了,、“我不收留大爷”云兮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她才从一个爷那里逃出生天,又来一个大爷缠上自己,不要。无论是谁她都不要。

    说完一拍马背,马车就从古洺的身边跑了出去。古洺看着落荒而逃的小女子嘴角边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意,坐在马背上的他双腿一拍,马儿也朝着云兮离开的同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云兮以为自己已经把人甩掉了,等她开始进了城之后,打听附近哪里有合适的店铺的时候,古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她的身边,他笑眯眯的一脸无害的看着她。“你怎么跟着我,不用做事吗?”他不是古泺的左膀右臂吗?怎么整天跟在自己身边闲晃,也不怕被人举报了。

    “你不知道吗?我现在的唯一的任务就是跟着你了”他眨了眨眼睛说道。古泺既然派人一直监视自己,他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她一个女子在这样的时代,在他的皇权之下,能跑到哪里去。

    最重要的是根本就不想躲着好吧。云兮不知道的是,她向皇贵妃要了一个请求,而古洺却是向古泺要了一个请求。他们一同成长的那段时间里,古洺也有一次替古泺挡了一剑,那时还是少年没有那么多利益关系在里面的时候。

    他应了他的一个请求,所以,古洺用了,他今生就想待在杜云兮的身边,这样,福春堂以后更加是效忠太子殿下的。再听见他的请求的时候,古泺拨了自己随身佩戴的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她不知道我喜欢她”古洺没有避开他的剑。对峙了许久之后,古泺削掉了他的一缕秀发,“你走吧,以后不再见”

    他给他一个机会,古洺感激在怀。她到哪里,他就跟着到了哪里。云兮实在是知道了什么是可怕的缠人的功夫了。她的新店一开张,他就成了免费的店小二外加掌柜的。她极力的把人往外赶,他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我已经无处可去了”他为了她,三王爷的身份早就抛弃了,他现在也不再是皇帝陛下的左膀右臂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理所当然的认定他们是一对年轻的夫妻,“怎么不见掌柜的”来拿胭脂水粉的小媳妇们总是喜欢八卦这种东西,“出门送货”云兮笑着说道,免费的劳动力用着用着就习惯了,“掌柜的脾气真好,云兮好有福气,不像我家的那口子,”跑腿的尽心尽职跟她有没有福气有什么关系,她是付了对方月钱的好吧。

    云兮虽然觉得自己有压榨劳动力的嫌疑,可是他死皮赖脸的不走,她也很为难,原以为包吃包住,不给月钱,他一个堂堂的王爷会知难而退的。不成想,他一住就是两年的时间。这下好了,同吃同住,虽然他们的房间不是同一个,可每天都是一起从二楼下来的。知情的不知情的,哪一个不认定他们是夫妻关系了。

    “云兮,我回来了”古洺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的看着她,她每次都跟他说了,不要那么含情脉脉的叫着她的名字,他们就是店主和店小二的雇佣关系。“掌柜的,还是怎么疼娘子的”有人打趣了他一句,古洺也不觉得不好意思,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就在大家七嘴八舌的恭维下,便宜了好一些银子贱卖了最新的那款胭脂。

    都说家里有个败家的娘们,她这边怎么就多了一个败家的老子。“云兮,我们成亲吧”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红色的鲜花单膝跪下,满脸的神情的看着她。这不是福泽师傅经常念叨的求婚什么的浪漫之类的举动。她还没开口,门口就有人干咳了几声。“臭小子,一束鲜花就想要娶走云兮,”福泽比之前多了一丝白发之外,身体依然很是健康。他看了眼前的一幕,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就是,我家的妹子哪里会那么容易答应你的”另一道熟悉的声音从福泽的身后传来,狄北族的女王大人却穿着普通女子的衣服一脸看好戏的模样看着屋内上演的节目。福泽和她已经认了父女的关系,这次正好经过这里,就打听到了云兮的福春堂。

    “钻石吗?那玩意就不能吃也不能卖,哪里抵得上我这个人好使,我把自己送给云兮了,以后钱财她管,有活我干”就是按照福泽的话,那时极好的男人的标准了。云兮被他怎么一表白,再厚的脸皮也扛不住了,骂了一句,傻子,就转身跑了上楼。福泽推了推他的肩膀,“还不起来,她答应了,也不知你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云兮看的上你”“是吗”古洺还一脸傻笑的看着身边的老者,他此刻却是应了云兮的那句傻子。

    举办婚礼的那天,街坊四邻都来参加了,一样的喜服穿在她的身上,一样喜庆的步骤,只是,这一会她对面站着的牵着红菱的男子是她认识,也是她喜欢着的那个人。福泽和狄北女王就是她的家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的时候,云兮才觉得此刻心里才踏实了。她以后就不在是以杜云兮而活着,她是福云兮存在。“送入洞房。”

    她三年前也是这样被送入洞房,然后隔天就到了那座小院,现在,她忍不住要伸手去拉自己眼前的喜帕。却有另一只手比她的动作更快的按住了。“娘子”一道带了一丝柔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新娘子自己掀了盖头可不吉利,难不成才结婚第一天就想换夫君不成。”他的语气里更多的是满满的爱意。听见他怎么一说,云兮伸到一半的手就停在了半空中。她哪里会注意这些细节,忙碌了半天,她连口饭还没吃上,拿了前面的喜帕透透气也是好的。

    想到他说的话,想起之前的自己似乎也这么干过,心下有了计较,果然还是安分守己的好一些。古洺是她看上的男人,自己可不许让人抢了去的。乖乖的把手放到自己的膝盖上,默默的坐在那里。看着她的举动,古洺的一双眼睛笑的很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