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 第五百五十九章 白狐之恋 三十六
    “大家都各自玩耍吧”祁王妃看了怎么一出热闹的节目之后也觉得乏了,她身为王妃自然是知道这些女子私底下的争奇斗艳是为了什么,自然也就不再多占用他们年轻人之间可以相互接触和了解的机会,等祁王妃带着丫鬟和嬷嬷离开之后,哪些官员的妻子夫人也跟着离开了。

    花园里赏花的就只剩下一些少女和刚刚嫁出去没多久的女子,连翘已经看出狐小八要离开的意思,也想了一下,“小姐姐,你跟着我,我们跟哥哥说一声就先回去了”绿狸现在等于是她们的家长了,自然要跟他通报一声才能离开。

    阁楼上的年轻贵公子们也已经下了楼,祁王爷和其他几个大臣有事情要商量直接去了他们家的书房。儿剩下的京城纨绔子弟自然是要跟其他家的少女们见个面说上一些话。

    这样,他们以后才能有机会上门提亲,赏花大会相当于现在流行的古代的相亲的模式了。狐小八和连翘一起往花园的门口走去的时候,迎面正好走过来一群风度翩翩的贵公子。狐小八第一眼看到的还是玉树临风的梁浮生,虽然他在他们当中不算最年轻,确实最吸引狐小八的目光的。

    绿狸一眼也看到狐小八的注意力在梁浮生的身上,他的心微微疼了一下。她默默的看着别的男人的时候,绿狸却也只能默默的看着她。爱情这样的东西向来就是不公平,也没有早晚先到的顺序。

    “见过各位公子”还是连翘先停住自己的脚步,她侧过身退到一旁,微微行了一礼之后才说道,狐小八也照着她的动作退到一边,却没有像她那般有礼有节的说着。

    “狐姑娘,你的才艺绝了”杨公子浅笑着说道,“这可比春风楼的荭姑娘还要略胜一筹。”他略带轻佻的语气让人听了这话都觉得有点不舒服,跟春风楼的舞姬相比就是胜出太多,这名声也是不好的吧。

    人家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被杨公子怎么一说,狐小八怎么看地位都很是尴尬了。连翘的一张小脸气的有点不怎么好看。可是她一个姑娘家也不好啊意思当着面跟一个有身份的公子吵架、

    梁浮生听见杨公子这句话,微微动了动嘴唇,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不远的狐小八,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说。绿狸轻轻咳嗽了一声,“杨兄,你这话一点也不对,春风楼的荭姑娘的舞技,你和我都是无缘相见的。”也就是说,荭姑娘要跳舞还要挑客人的。他样公子不够格。

    “这位狐姑娘是我府上的贵客,杨兄,你怎么说不是不给我面子了吗?”他绿狸就是一个护短的主,自己喜欢的女子怎么能让别人说了坏话,尽管现在的狐小八不一定会领自己的这份情意,但是他就是容不得别人看低了狐小八。

    “哈哈,狸世子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的啊”杨公子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惹了绿狸的不快,自然不好意思继续说这个话题了,他立刻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台阶顺势就下了,自我嘲讽一番,绿狸也不好再揪着他刚才的言语过失做文章了。

    “你们先回去吧”绿狸也看到狐小八和自己的妹子这是要回去的节奏,自然而然的就跟他们说了一句。“是,大哥”连翘乖巧的应了一声就跟狐小八一起离开了祁王府上。

    接下来的赏花大会还在继续,绿狸年轻有为,自然也有不少少女对他爱慕倾心,可是也有少部分的少女看到狐小八的出现的时候,就觉得那样一个狐妹子天天跟着绿狸世子混在一起,这要是以后成婚估计日子也不会太平的想法对绿狸的念头就淡了一些。

    这些事情,绿狸没有去关注,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会放在心上。狐小八跟着连翘坐着马车回去的路上的时候,突然有人拦了他们。“这位师傅,你这是做什么?”车夫见一个衣着邋遢的和尚模样的人拦着自己的马车的去路的时候有点不解。要是化缘也不是这样的。

    “别伤了人家”连翘也看到外面的情景了,她叮嘱车夫一句,然后拿了一些碎银子让车夫递过去给那个看上去有点疯癫的和尚。“小姐,你是个好人啊。不过,你身边可是有不干净的东西”他的目光越过连翘看向狐小八的位置。

    “大师,我们还要赶路,请你让一让”连翘还是非常的有耐心的说道,“姑娘,这是护身符,你拿着”疯癫的和尚硬是塞给连翘一张张符纸,车夫看到这样的情景也无语了。只能等人把符纸塞完了,心满意足走了之后,才抱歉的看向自家的小姐。“没关系,我们自己收拾一下,走吧”

    上面用朱砂画成的一些图案狐小八是看不懂其中的含义的,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她接下来的动作。那个疯癫的和尚不是说连翘的身边坐了一个不干净的东西吗?连翘的身边除了自己就再也没有别的人了。她眯着眼睛笑了笑,跟着连翘的动作也弯下腰去捡那张符纸。

    连翘看着她也过来帮忙,惊讶的原本要打断她的动作的,“小姐姐”她只是看到狐小八的手指间在碰触那张符纸的时候,似乎有什么火花一闪而过,然后就归于平静,那速度太快了,连翘也就只是瞥了一眼,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我帮你”

    狐小八用宽大的袖子把自己的手指尖遮挡了一些,哪些符纸的威力是有却还不足以对她造成杀伤力很重的伤害。狐小八的手指尖有灵力释放而出,那张符纸上面微弱的法力就被她悄悄的抹掉了。

    她换了另一只手把符纸递给连翘,“给你”她的神情很是自然,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般,连翘也没有多在意,这个小姐姐似乎天生就带了一丝神秘的色彩。连翘虽然也疑惑却并不觉得这样的神秘光环有什么不对劲的.

    马车再次重新行驶在路上,狐小八却是掀开帘子的一角看着那个在世人看来有点不伦不类的和尚的背影看了过去,他说的不干净的东西难道指的不是自己吗?这一点值得她好好的推敲一二.

    赏花大会接近了尾声,少女跟着自家的娘亲和父亲一起乘坐马车一一离开了祁王府邸,刘太傅和刘夫人也坐着自己的马车先跟祁王和祁王妃告辞.刘娇和梁浮生也是跟着他们一同出的府邸.

    绿狸却是在所有人走后才到了祁王府上的堂厅里等着,祁王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精神奕奕的男子,他看着自己的义子不急不躁的坐在一旁的偏厅喝着茶等着自己的模样,到时对他的表现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孩子果然没有让他看走了眼.

    知进退,懂礼数,是一个可塑之才.他之前的举动无疑是对的.“义父.“看见祁王过来了,绿狸放下手里的茶杯站起身行了一礼.“狸儿,不必多礼,“祁王示意他坐下说话,“我要说的事情,狸儿应该也能猜的到一二.“祁王也不跟他打哑谜,看着他的脸说道,

    绿狸微微抬头看向祁王的位置,“义父,你是要说狐姑娘的事情吗“似乎也就只有这一件事情会让祁王亲自跟他说了的.“狸儿我知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祁王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狐姑娘虽然绝色过人,可是你的婚事并不是你或者我可以给你做主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