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随后她看着宫筠臻问道:“那么这位男士,你是想要怎么信任我呢?这话说完了之后,宫筠臻倒是略微的挑了挑眉。

    随后,他看着纳兰落墨问道:“为什么是男士呢?”

    听见这话之后,卿云歌略微有些懵比,丝毫不明白为什么宫筠臻会这样直接给她说出来这样的话。

    宫筠臻仔细思索了一下,大概也就是明白了“男士”可能就是男人的一种称呼。

    他略微的笑了笑说:“你的称呼倒是独特。”

    不过,纳兰落墨则是咽了口口水,随后不动声色的看着宫筠臻说:“可能吧。”

    随后,纳兰落墨立刻转移话题,看着宫筠臻很认真的说:“宫筠臻,那么你给我毒药吧。”

    这话说出口了之后,一下子,宫筠臻有些愣住了,似乎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纳兰落墨一开口竟然和他要的东西是毒药。

    于是,宫筠臻看着纳兰落墨慢慢的说:“什么意思。”

    纳兰落墨忍不住略微的扶额,随后看着宫筠臻很认真的说:“给我毒药啊。这样你就可以控制我了,你也就可以安心了。”

    这话说完了之后,纳兰落墨就那样一脸淡然的看着宫筠臻。

    似乎是,她也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宫筠臻,听见了纳兰落墨的话之后,略微挑了挑眉,随后慢慢的说:“你是想要用这样的方法,来夺取我的信任吗?”

    宫筠臻也是个聪明人,在纳兰落墨刚刚开口的时候,他大概就猜到了纳兰落墨的意图了。

    纳兰落墨看着宫筠臻很淡定的回答:“我就是这个意思。”

    看着纳兰落墨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宫筠臻略微挑眉,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随后他静静是倾斜了身子,将自己的脸靠近了纳兰落墨,随后问道:“你确定吗?”

    看着,面前这张诱人犯罪的脸庞,纳兰落墨觉得自己竟然能那么的淡定,真的是好佩服自己啊。

    宫筠臻看着纳兰落墨那么淡定的样子,忍不住略微挑眉,随后便从纳兰落墨的面前起来了。

    看着她的这个动作,纳兰落墨不动声色的用一只手指在另外一只手心里敲打,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不过,她的什么,宫筠臻可是一点也不想要知道。

    虽然内心是略微有些尴尬的,可是面上纳兰落墨还是依旧淡定的。

    就在这个时候,宫筠臻从自己的怀里拿出来了一个药瓶扔给了纳兰落墨。

    纳兰落墨话很自然的接过,随后放在了自己的面前看了看,随后挑眉问道:“这是……”

    “想要取得我的信任就将这里面的药丸给吃下去。”

    这话说完了之后,一下子纳兰落墨便是挑起了眉头。

    看着纳兰落墨挑起了眉头之后,宫筠臻话极为淡定的看着纳兰落墨。

    只见,纳兰落墨在看见药瓶上的那几个字之后,嘴角一个抽搐。

    为什么,纳兰落墨会是这个样子的呢?

    因为上面就那样写了五个大字“含笑半步癫。”

    纳兰落墨几乎是在那一瞬间认为,自己不是穿越到了架空的时期,而是穿越到了小说里。

    宫筠臻就那样抱着手臂,自己靠在了柱子上很慵懒的看着纳兰落墨,并且挑眉玩味的道:“怎么不敢吃啊?”

    这话说完了之后,纳兰落墨就那样抬起头来,用很诡异的眼神看着宫筠臻。

    那眼神仿佛是在说:“你在说什么鬼话。”

    被纳兰落墨这个眼神看的,宫筠臻真的是嘴角在止不住的抽搐的啊。

    不过,很快的,他狭长的凤眸便微微的眯起了。

    只见,纳兰落墨就那样当着她的面将药瓶打开,从里面倒出来一颗药丸,就那样的直直的吃了进去。

    宫筠臻看着这一幕,倒是也没有阻止。就是,她这为纳兰落墨的决绝所赞叹的时候,纳兰落墨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宫筠臻很淡定的说:“吃完了。”

    这样淡定的纳兰落墨,真的是让宫筠臻忍不住的膛目结舌。

    不过,很快的宫筠臻收回了目光,略微转头看着旁边的风景。

    看到这样的宫筠臻,纳兰落墨倒是也没有多少疑惑。毕竟,在她看来,宫筠臻绝对是属于那种心思极为难猜的人。

    这样想着,纳兰落墨忍不住的皱着眉头,随后很不淡定的看着宫筠臻。

    现在她只感觉自己的喉咙里是火辣辣的疼。

    看着纳兰落墨这个样子,宫筠臻倒是没有怀疑,只是淡淡的说:“从现在开始,我会让暗春竭尽全力去调理你的身子,还有你记着每三天,就来我这里领取解药。”

    话落之后,宫筠臻轻飘飘的一挥衣袖转身便走了。

    纳兰落墨倒是看着他那淡定的背影略微挑了挑眉,便不在说什么了。

    而宫筠臻走到门口之后,便将刚才话稍微改了改,然后轻飘飘的告诉了跪在地上的暗春之后,他自己转身便迈着步子走了出去。

    屋内:

    纳兰落墨捂着自己的胸口是忍不住的皱着眉头啊。很显然她很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吃下了那个药之后,还会感觉食道是火辣辣的疼呢?

    这样想着,纳兰落墨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个时候,门再一次被推开了,纳兰落墨略微抬眸,看见的便是进来的暗春和侍书。

    两个人进来之后,先是规规矩矩的对着纳兰落墨行礼。

    纳兰落墨看着这两个人淡淡的说:“起来吧。”

    “是。”两个人对着纳兰落墨行礼之后,侍书立刻便起身向着一旁走去。

    而暗春呢,则是走到了纳兰落墨的面前恭恭敬敬的对着纳兰落墨说:“麻烦将您的手伸出来。”

    听见暗春这样说,纳兰落墨略微挑了挑眉,随后便将手伸出。

    暗春恭敬的接过,随后便仔细的给纳兰落墨诊脉。

    而侍书则是已经拿出来扇子,为纳兰落墨细细的扇着风。

    感受着凉爽的风,纳兰落墨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其实,现在纳兰落墨已经很疲惫了。

    刚刚和宫筠臻的对抗,已经让她整个人都是精力耗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