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宫筠臻被纳兰落墨那疑惑外加诡异的目光,看的是极为尴尬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门再一次被推开了。

    而,宫筠臻正好站在了门口。

    所以,等到门打开了之后,宫筠臻略微闪身,便躲开了被撞的命运。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侍书正好端着药走了进来。

    因为他是低着头的,又走的飞快,所以等到看见了那抹白衣之后已经迟了。

    而暗春呢?

    在听见了开门声之后,也是飞快的转头,同时暗自庆幸,现在这个僵局终于打破了。

    可是,等到他看见那双熟悉的绣鞋之后,就略微有些不好的感觉。

    事实上,暗春这不好的感觉成真了。

    只见,侍书就那样端着药走了进来。

    可能是因为没有注意到,或者是没有想到宫筠臻会在这里,所以,侍书被吓得是一个失手,药碗差点没有撒倒。

    好不容易将药碗给扶住了,立刻侍书对着宫筠臻下跪赔罪道:“请主子恕罪。是奴婢的错。”

    谁都知道,在宫筠臻的跟前服侍,如果要是真的犯了错误,那就不要求情,就直接认错就好了。

    因为,如果你要是为自己求情的话,可能会被罚的更重。

    事实上,宫筠臻看着侍书进来,本来是松了一口气,感觉她进来的很是时候,正好打破僵局,想要奖励她一下来着。

    可是,侍书那差点将药撒倒了宫筠臻的身上,这件事情,让宫筠臻想要惩罚她。

    纳兰落墨看着这一幕,略微皱眉,随后她看着侍书问道:“侍书,你是来给我送药的吗?”

    侍书高高举着药碗说:“是的。”

    听见了侍书这样说,纳兰落墨回头看着宫筠臻说:“不知道宫先生,能不能让她先将药给端过来呢?”

    这话也是纳兰落墨说给宫筠臻听的,就是为了提醒宫筠臻,自己改治疗了。

    听见纳兰落墨这样说了之后,宫筠臻略微抿了抿自己的嘴唇,随后转身看着旁边的侍书低声说:“进去吧!”

    侍书,很是惊讶。今天的宫筠臻可是难得的好脾气啊。

    不过,宫筠臻既然都发话了,自然,侍书也是不敢在耽搁了,她就那样端着药直直的走了进去。

    看着侍书走了过来,纳兰落墨略微皱着眉头看着暗春说:“针灸的时候可以吃药吗?”

    宫筠臻听见她说了之后,几乎是下意识的将目光放到了纳兰落墨的背部上。

    可能是因为,刚刚和纳兰落墨对视的太厉害了,所以宫筠臻并没有留意纳兰落墨身上的针灸。

    可是现在放他将目光放在了纳兰落墨的背部上之后,看着这触目惊心的银针,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暗春先是一愣,随后立刻回答道:“自然是可以的。”

    这话说完了以后,纳兰落墨略微抿了抿唇,然后她看着侍书说:“帮我把药拿过来吧,谢谢!”

    侍书,听见纳兰落墨的话之后,自然也是不敢在耽搁的,几乎是立刻端着盘子便走了过去。

    等到侍书走到了纳兰落墨的跟前之后。

    纳兰落墨忍不住紧紧皱起了眉头,看着碗里那漆黑一片的药,忍不住的拧眉。

    不过,纳兰落墨略微抬起眼睛来看着宫筠臻。

    他看见,宫筠臻就那样抱着双臂,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她,纳兰落墨会让宫筠臻看到自己的好戏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这不是,纳兰落墨就那样略微直起了身子。

    可能这是因为角度的问题,所以能看见的只有纳兰落墨胸前的铂涛凶猛。

    虽然,侍书给挡住了,可是还是会若有若无的看见。

    这样更加的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更是添了几分诱惑。

    看见了这一幕,宫筠臻略微挑眉,随后想着,真的是看不出来啊,纳兰落墨这样的小身板,竟然也会那么的有料,真是让人感觉不到啊。

    这样想着,宫钧臻忍不住的叹息。

    可是,现在纳兰落墨是真的不知道宫钧臻的心里所想,如果要是知道了她估计会将这一碗药都泼到宫钧臻的脸上,顺便附送一句:“登徒子。”

    不过,就算是在怎么样,现在敢这样抬起头来看的,估计也就只有宫钧臻一个人了。

    至于暗春,估摸着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看啊。

    纳兰落墨和侍书都没有留意这个问题。

    她看着侍书手里端着的药,略微咬牙,随后一饮而尽。

    苦涩还带着酸气的汤汁,从喉咙里流到了胃里,火辣辣的疼夹杂着苦涩的味道,让人感觉马上就要疯了。

    尤其是纳兰落墨这样不喜欢,甚至是怕喝药的人,更是一种煎熬。

    几乎是在药喝进去的那一瞬间,纳兰落墨就想要开始原地跳舞了。

    为什么呢?因为实在是太苦了。

    可是,同时纳兰落墨也考虑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要是她现在起来跳舞,岂不是就让宫钧臻看好戏了。

    于是,怀抱着不能让宫钧臻看好戏的这个念头,纳兰落墨是忍不住的咬牙,就那样直直的躺在了那里。

    如果要是忽视她脸上那因为苦涩而皱起的五官,以及僵硬的身躯的话,还是很自然的。

    侍书看着纳兰落墨没有发出来一点声音,忍不住眼底里泛起了浓重的倾佩。

    要知道,刚刚侍书将药给熬出来的时候,那苦涩的直冲着鼻腔去是药味,可是让侍书差点没有吐出来。

    可是,现在看见纳兰落墨是这么淡定的将药直接给喝下去,能不倾佩吗?

    可是,侍书哪里知道,纳兰落墨现在强忍着只是为了不在宫钧臻的面前丢人。

    否则,以她的性子,恐怕早就跳起来了。

    不过,这些侍书自然是不知道的。

    忍了,很久之后,苦涩的味道还是没有下去。

    所以,纳兰落墨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是将目光看着侍书强行忍着嗓子的不舒服说:“麻烦你,给我倒点水来。”

    这话,说完了之后,侍书立刻起身,将一旁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白开水拿了过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