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宫筠臻听着里面细微的流水声,略微挑眉,随后不动声色,暗自想着,今天纳兰落墨的兴致倒是很高,竟然还会去洗澡真是难得。

    这样想着,宫筠臻忍不住略微的挑眉。漫不经心的用修长的食指轻轻的敲打着旁边的扶手。

    纳兰落墨赤着双脚从水池里走了出来,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热水澡的她,现在感觉身子骨都酥掉的,真是说不出的舒服啊。

    这样想着,纳兰落墨忍不住慵懒的闭上了眼睛。

    略微回了回神之后,她将放在一旁的浴巾拿过来,细细的将自己的身上擦拭干净了之后,将放在旁边质地柔软的睡衣拿了出来。

    纳兰落墨仔细的摸了摸这个睡衣的布料,发现,这个睡衣虽然是很好,可是就算太薄了。

    刚刚来到这里的纳兰落墨,忍不住的纳闷的想着:“难道这个大陆的人都喜欢穿着十分轻薄的睡衣出去吗?”

    纳兰落墨其实,本性也是十分保守的,一想到自己要穿着这么轻薄的睡衣出去就感觉脸上发烫,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样想着,纳兰落墨立刻伸手从旁边的水盆里舀出来了一点冷水,然后扑倒了脸。

    凉水让纳兰落墨整个人迅速的清醒了过来。

    随后,纳兰落墨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穿上睡衣便走了出去。

    外面:

    宫筠臻端着侍书泡好的茶,在手里把玩。虽然他的面色看似平静,可是那微微皱起的眉头则是衬托出来了他的真实心情。

    一旁的侍书,头低的就茶没有低到土地里去了。

    她忍不住的在心里暗暗的叫苦,这叫什么事情啊。自家主子生气了,她这个做属下的还得在这里陪着主子。侍书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在心里哀嚎着想着:“纳兰小姐到底什么时候出来啊,这里的低气压我快忍受不了了!!!”

    就在侍书在心里苦苦哀叫的时候,纳兰落墨仿佛是知道了她的心生一样,就那样推开门走了出去。

    等着很不耐烦的宫筠臻,突然间听见了开门声,他忍不住微微的抬起头来,正好看见头发低着水,穿着单薄睡衣的纳兰落墨走了出来。

    看见纳兰落墨这个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之后,宫筠臻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现在怎么来….形容纳兰落墨呢?

    说她露吧,肩膀和胳膊都是好好的,说她不漏吧,她的胸前又有着若隐若现的诱惑。

    宫筠臻知道纳兰落墨的身材是极好的,可是在怎么想,也想不到,纳兰落墨的身材竟然会好到这样的地步。

    从宫筠臻的这个角度来看,那是一个波涛汹涌啊。

    因为洗完澡,略显疲惫的纳兰落墨,没有了往常的警惕,就那样走了出来。

    只是,走出来之后纳兰落墨在看见宫筠臻就坐在椅子的时候,一下子便愣住了。

    而侍书本来是很高兴,纳兰落墨出来解救她了,所以她刚刚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了身穿单薄睡衣的纳兰落墨。

    一下子,侍书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一时间,房间里的三个人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宫筠臻是没有想到,纳兰落墨会穿着这么暴露的衣服,出现在他的面前。

    纳兰落墨是没有想到,宫筠臻现在竟然会在这里。

    而侍书呢?则是直接忘记了自己给纳兰落墨准备的衣服是这么一身了。

    于是,房间里的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片刻之后,宫筠臻率先回过神来,他咳嗽着回头看着风景,仿佛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只是那余光在落到了侍书的身上时,让侍书一下子打了个激灵。

    宫筠臻这样的咳嗽声,无疑是惊醒了纳兰落墨。

    于是,纳兰落墨略微挑眉,很不自在的转头看着侍书。

    这目光虽然不如宫筠臻那样“三尺寒冰”的目光瘆人,可是也足以让鸡皮疙瘩起来了。

    侍书,也是个人精。

    她知道自己现在犯了一个大错误之后,她立刻起身,向着衣柜走去。

    将里面走就已经准备好的,肚兜,亵衣和亵裤,以及女士长裙都准备好了,然后放到了一边。

    看着这些准备好了的衣服,纳兰落墨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不过随后,她转移目光看着宫筠臻的背影。

    此时,纳兰落墨也是尴尬的,虽然她知道宫筠臻背过身子去了,可是当着一个男人的面换衣服,真的是纳兰落墨心里不能承受的。

    于是,纳兰落墨咳了咳,强忍着尴尬转头看着墙壁,对着宫筠臻说道:“你能不能先出去。”

    可是,在这个时候,宫筠臻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和纳兰落墨一起开口:“我先出去。”

    真的是一起开口,只不过,一个句子长,一个句子短。

    所以开头是一起的,可是结尾确实正好错开的,这样的默契让气氛真的是越来越尴尬了。

    所幸的是,宫筠臻在说完了话之后,便立刻迈着步子走了出去。

    倒是让纳兰落墨松了一口气。

    看着宫筠臻走出去之后,侍书立刻走到了纳兰落墨的身边对着纳兰落墨说道:“纳兰小姐,奴婢帮您穿衣吧。”

    迎接侍书这样说,纳兰落墨只是凉凉的看了她一眼,那目光要多锐利,有多锐利。

    看着侍书颤抖着的身子,纳兰落墨仔细的想了想,随后了然。

    估计,侍书是为了让她能舒服一点,才给她准备这样的超薄的睡衣的。估摸着,侍书也是不知道宫筠臻会突然进来。

    这样想着,纳兰落墨放柔了语气,对着她说:“来侍候吧!”

    侍书听见纳兰落墨用这么轻柔的语气给她说话,本来是满心诧异的。

    可是却也是不敢在耽搁了,立刻就给纳兰落墨穿衣。

    在侍书的帮助下,很快的纳兰落墨便是衣衫整齐的出现在了镜子的面前。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纳兰落墨忍不住的挑眉。

    说实话,之前纳兰落墨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永远是黑白搭配的,像这样,那么清新的绿色,纳兰落墨还是第一次穿。

    看着镜子中,很显,小清新的自己,纳兰落墨忍不住略微的叹息了一下。

    侍书拿着毛巾走了过来,为纳兰落墨擦拭着头发。

    不得不说,侍书的手艺其实是很好的。

    因为这里没有吹风机的缘故,当然也不可能有那么高科技的东西。

    所以,侍书都是用毛巾为纳兰落墨搅头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