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终于,碗里的鲜血越累越多。

    就在,纳兰落墨感觉自己完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突然间宫筠臻动了。

    他一步一步的迈着步子向着台阶上走去,等走到了碗的旁边时,一下子便停住了脚步,就这样,她低头静静的看着那个碗,仔细的估摸了一下之后,他转头对着纳兰落墨说:行了你去止血吧。“

    现在纳兰落墨依旧没有丝毫的力气说话了,在她听见了宫筠臻的话之后,她将匕首从她的伤口里拿出来。

    此时,因为被过量的鲜血染红的问题,所以那把匕首显得十分的触目惊心。

    可是,这并没有什么用,这样是不会惹起宫筠臻的同情心的。

    于是,纳兰落墨在宫筠臻发话之后,很淡定的转身便走了下去。

    在她看来,她不需要宫筠臻的同情心,她只需要自己就好了。

    撑着已经十分虚弱的步伐,迈着很坚定的步子,就这样,纳兰落墨一步一步的走了下去。

    她的背影很坚强,可是也给人一种很脆弱的感觉。

    宫筠臻站在了这个碗的面前,看着碗里面飘荡着的红色液体,他微微的皱眉,随后伸手在自己的指头上轻轻的一划,瞬间,一滴血从他的手指头上滴落,滴落在了碗里,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他收回了手指,就那样轻轻的转了转小碗。

    顿时,很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载着花的台子竟然慢慢的开始往下放,渐渐升起来的是一个很小小的五色圆台。

    在纳兰落墨的角度,可以很清晰的看见,这个五色圆台上竟然有着一朵花,这朵花赫然便是刚才那多纳兰落墨看见的类似于玫瑰花并且色彩很多的花朵。

    和刚才的那朵花不同的是,这朵花的上面是充满了极为新鲜和亮眼的色彩,而且扑鼻而来的是一种芬芳的香气,让人瞬间便能心旷神怡的香气。

    看见这朵花之后,纳兰落墨已经是略微的了然了。

    恐怕刚才那朵只是雕像,现在这多才是本尊。

    想到这里,纳兰落墨就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想着,雕像做到了那么像的地步也是没谁了。

    可是紧接着,却是让纳兰落墨感觉到了极为不可思议的地方就是,随着圆台缓缓的生气,一只巨大的生物也随之出现。

    这个生物,有着铜陵一般大的眼睛,它的眼睛里也是藏着两条细细的缝隙,并且它的头上还有着鳞片,并且它还吐着红色的舌头,散发出“丝丝”的声音。

    伴随着它的出现,一种难以掩饰的恶臭也是扑鼻而来,不过,可能是因为有花香的缘故,所以并没有让人喘不过气来。

    看着这个生物,纳兰落墨没有忍住的伸手扶额,现在她感觉自己额头伤到青筋跳的好愉快。

    本来是因为身体放血,而虚弱的到了不行,并且马上要晕倒的地步的纳兰落墨一下子便清醒了。

    因为,死亡的危机在逼近。

    虽然没有看见这个生物的全貌,可是在看见这几个有着十分鲜明特点的地方,纳兰落墨便已经反应过来这个生物是什么了。

    纳兰落墨抬起头来正好看见,宫筠臻和这个巨大的生物正在对视。

    纳兰落墨没有忍住,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暗自想着:“没事和那么巨大的蟒蛇来对视,这是想要死吗。”

    不过,这样想着归这样想着,可是纳兰落墨还是想要转身开溜,可是也就是这个时候,她的腰间突然间出现了一挑白绫制止住了她的行动。

    看着这条白绫,纳兰落墨嘴角狠狠的抽了抽,随后不动声色的转头看着宫筠臻。

    她很平静的问道:“我以为我的利用价值已经用完了,可是你为什么还不让我走呢?”

    这样说着,纳兰落墨还特地动了动,现在绑在她腰间上的,并且绑的很牢固的白绫。

    看着纳兰落墨这个动作,宫筠臻十分平静的说:“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纳兰落墨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微笑,随后问道:“你不会是打算让我和这个畜生来决斗吧。”

    这样说着,纳兰落墨还微微的转头看向了这条巨大的蟒蛇。

    看着它那双恐怖的眼睛,纳兰落墨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宫筠臻,听见纳兰落墨这样说,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随后意味深长的看着纳兰落墨,一脸一副你自己猜的样子。

    看着这样的宫筠臻,纳兰落墨的嘴角略微的抽了抽,随后眼睛里散发出来了寒冷的光芒。

    这道光芒就那样直直的看着宫筠臻,带着不满的眼神射向了宫筠臻。

    看着纳兰落墨的这道很犀利的目光,宫筠臻只是轻蔑的笑了笑,随后便当作没有看见一样,就这样转过头去,看着一旁的蟒蛇。

    纳兰落墨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愤怒的光芒,自从她出师以来真的没有人赶这样对他了,宫筠臻这个人竟然敢威胁她。

    这样想着,纳兰落墨忍不住的就这样咬碎了一口的银牙。

    不过,就算是这样,又怎么样?最后不痛不痒的依旧是宫筠臻。

    纳兰落墨低头看着自己腰间上绑着的白绫,忍不住嘴角泛起了冷笑。

    随后她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宫筠臻。

    纳兰落墨想着,既然现在逃脱不了了,那么不如就这样勇敢面对。

    所以,纳兰落墨也是个女汉子呢。

    感受着白绫上传来的放松的力道,宫筠臻微微的回头看着纳兰落墨,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你倒是自觉啊。”

    听见宫筠臻这样说,纳兰落墨很淡定的接口说:“都道了这样的地步了,不自觉不行啊。”

    像是没有听见纳兰落墨话语里面的自嘲,宫筠臻依旧是将目光放在了那条蟒蛇的身上。

    可能是视角的不同,所以当纳兰落墨站在了宫筠臻的身边,和宫筠臻一起看向这条蟒蛇的时候,一下子便愣住了。

    刚刚纳兰落墨看见的那条蟒蛇是极为具有攻击性的,可是现在正面看,仿佛是这条蟒蛇已经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

    纳兰落墨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后她转头看向了宫筠臻问道:“这条蟒蛇是死的吗?”

    宫筠臻很冷淡的说:“当然是活的。”

    听见,宫筠臻这么笃定的话,纳兰落墨没有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问道:“活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