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喝完这杯茶之后,纳兰落墨感觉自己整个人的胃都已经好了很多了。

    随后,她很惊异的想着,如果要是茶水可以缓解呕吐的话,疑惑可以多喝啊。

    这样想着,纳兰落墨整个人都是心情愉快了。

    侍书对着纳兰落墨微微的鞠躬,然后将一张纸放在了纳兰落墨的面前。

    看着面前的这张纸,纳兰落墨先是挑眉并没有说什么。

    随后她看着侍书问道:“怎么了?”

    侍书对着纳兰落墨弯腰很是守礼的说:“请您看一看里面的内容。”

    这话说完了之后,纳兰落墨略微挑眉,随后很是从善如流的将这张纸接过。

    看着这上面的内容,纳兰落墨略微不敢置信的挑眉,随后她放下纸看着侍书,眼神温和的说:“你有心了。”

    这话说完了之后,侍书对着纳兰落墨带着歉意的说:“真是抱歉,因为跟在您的身边不是很久所以不是很了解您的胃口,您看看您还有什么需要提点的吗?”

    虽然说,某女表面上是极为淡定的,可是内心的惊涛骇浪确实让人不容小觑的。

    纳兰落墨真的是没有想到这张纸上记上的喜好和忌口都和自己很是符合。

    可是同样的,纳兰落墨知道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也超不过十天,自然,这么了解她的忌口和喜好是不可能的,唯一有可能的便是这些喜好是纳兰落墨这具身体前主人的。

    这样想着,纳兰落墨忍不住的够唇,嘴角的笑意好像是欣喜又好像是嘲讽,让人琢磨不透。

    而侍书呢?则就是这样端端正正的坐在了纳兰落墨的对面,不言不语。

    好像对于她来说,纳兰落墨不管怎么样说,怎么样做都是没关系一样。

    纳兰落墨慢慢的收起了嘴角那嘲讽的笑意,随后看着侍书笑眯眯的说:“你调查的很仔细啊。”

    随后,将纸放到了一边,然后不动声色的看着侍书说:“上面的都对,只是我对蟹粉过敏,你要记住。”

    另外一辆马车:

    纳兰落墨在怎么聪明也绝对不会想到,宫筠臻会在那边听着他们的谈话。

    一旁的暗冬似乎是都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很快的,暗冬对着宫筠臻说:“主子,纳兰小姐说的喜好,和我们调查的都是一样的。”

    宫筠臻带着戒指的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揉捏在了一起,脸上的表情依旧是高深莫测的,让人看不懂他在想写什么。

    就连暗冬都是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等待着宫筠臻的示下。

    刚才侍书给纳兰落墨那一张纸其实就是宫筠臻的一个试探,因为之前纳兰落墨表现的样子,不像是一个备受欺凌的人,所以宫筠臻特地让人去了一趟将军府,调查了纳兰落墨平时的喜好,然后记录了下来。

    为了试探成功,宫筠臻特意将蟹粉这个吃了便会让纳兰落墨过敏的东西给取消掉了,为的就是试探。

    为了这一次的试探,甚至是,宫筠臻连侍书都没有告诉。

    这样想着,宫筠臻伸手撑起了自己的下巴,想着:“看来这一次真的是本座多疑了,只不过,单凭这一点,还是让放心不下,恐怕还得从纳兰落墨的日常来监视。”

    纳兰落墨现在丝毫的不知道,自己的刚刚的一个小小的举动,间接的让某个多疑的人打消了一些心里存在很久的疑虑。

    纳兰落墨说完了之后,看着侍书在那里用心记的样子,忍不住莞尔一笑,随后她看着侍书说:“医书带来了吗?”

    侍书对着纳兰落墨回答道:“自然带了。那是暗春特地嘱咐奴婢给您拿来的。”

    说完了之后,侍书便解开了,虽然的包袱将那一摞医术都给拿了出来。

    看着这些医术,纳兰落墨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拿起一本便开始掀开。

    宫筠臻听着纳兰落墨和侍书的对话,以及纳兰落墨翻书的声音,忍不住的笑了笑,她略微嘲讽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手里的夜明珠想着:“有时间看书,还不如多求求他呢?说不定他的心情一好直接给她亲自调理身体了也为可知啊。”

    就这样很快的便到达了将军府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里。

    纳兰落墨放下书,率先的走下了车。

    然后她转头看着侍书说:“现在我带着你回去,肯定是会惹人起疑的,不如你现在这里呆着,等到我回去之后找个时间在将你放到我的身边。”

    侍书知道,从今天开始自己的主子就是纳兰落墨了,自然纳兰落墨说什么,侍书同意什么了,于是侍书对着纳兰落墨点头说:“奴婢明白了。”

    看着如此乖巧的侍书,纳兰落墨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迈着步子向着外面走去,

    好像是她将宫宫筠臻遗忘到了脑后一样。

    纳兰落墨这样无视宫筠臻,自然暗冬的心里会有着不满。

    毕竟在她的眼里,她的主子是那么的具有威严,怎么可以被一个姑娘忽略,而且这个姑娘还是个废物。

    于是,暗冬转头看着宫筠臻问道:“主子,既然纳兰小姐如此的不尊重您,需不需要我将她带回来。”

    宫筠臻听见这话,略微张开了眼,然后慢慢的道:“不必。”

    宫筠臻这样说,倒是让暗冬很疑惑,在暗冬的印象里,宫筠臻的脾气绝对是不算好的,怎么今天就这样高高的拿起,轻轻的放下了呢?

    暗冬的心里充满着疑问,可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仿佛是听见了宫筠臻在那里轻声的低喃:“只有现在越是傲气,将来将她的傲骨折断的时候,她才会越听话呢?”

    纳兰落墨,现在心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腹黑的男人给算计上了。

    此时,她就是站在了将军府的门口,看着上面那金光闪闪的门匾,忍不住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她摸着自己的胸口,喃喃的道:“你放心,他们欠你的账,我一定给你讨回来。”

    说完之后,纳兰落墨上前迈着步伐,走到了门口,使劲的开始敲门,声音巨大的,让人不能忽视。

    很快的,纳兰落墨便听见了开门声,伴随着的却是那个开门让骂骂咧咧的声音。

    门打开了半条缝,很快的纳兰落墨看见了一张脸。

    那是一张很普通的脸,不过从衣服看来应该是一个小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