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荣耀之冠 > 第28章 夜宿电竞社
    宁宇不得不承认,这个叫辣雨的主播,对于李白这个英雄的理解已经达到了很深的层面。

    无论是对血量和一技能位移的把握,还是对每个时间段的节奏安排,都恰到好处。

    刺客类英雄最难把握的,就是进场的时机,早一点容易有去无回,甚至带起团战,使队友陷入艰难的处境;进场晚了,则会错过收割人头的时机,让队友所有的努力和牺牲,都变得毫无意义。

    从几次团战来看,辣雨对进场时机抓的非常准,每次青莲剑歌的释放都能够将输出和斩获的人头达到最大化,甚至每一步的走位都不显多余,几乎可以算是零失误。

    辣雨的打法在队友看来是飘逸俊洒,在对手看来则一定是神出鬼没,开局五分钟,便已经把双方比分打到了10:2,而己方得到的那十分当中,有七分与他有关,分别是他贡献的五个人头,以及两个助攻。

    啤酒淡黄透亮,泡沫细腻柔软,酒瓶摇晃间,酒浪回荡,满是激情。凛冽的酒精如强烈的催化剂,使看着直播的张雅玉和宁宇都在不同程度上感到热血沸腾,恨不能立刻到王者峡谷中征战一番。

    “不用看了。”宁宇说着,仰脖痛饮一口啤酒。一个酒嗝之后,他感到浑身的舒爽。

    “他水准如何?”张雅玉陪着宁宇喝了一口酒之后问道。

    宁宇点头道:“除了职业选手之外,他应该是我见过的打的最好的了。”

    张雅玉问道:“哪个职业选手水平比他高?”

    宁宇反问道:“你不知道职业选手的评判标准中,游戏操作水平只是其中一个环节?”

    确实,很多职业战队招收新队员,最低的要求就是单排上王者,最离谱的是单排上百星王者。

    过了这道最初的门槛之后,后面还有一系列的考验如一道道障碍挡在那里。

    职业选手光鲜于人前的代价,是成千上万被淘汰者的牺牲,以及超出常人的艰辛与刻苦。

    可以说,如果不是对这个游戏真正的热爱,只是将之作为敛财的工具,即使混进了职业电竞圈,也必然无法走得更远,甚至会每天生活在煎熬和痛苦之中。

    张雅玉回味了一会宁宇的那句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道:“那你觉得,把这样一个人拉入战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宁宇摇头道:“这个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确定,人家肯定不会轻易加入任何战队。主播做到他这个层次,收入可不低,远远超过大部分的职业选手。人家凭什么放弃现有的一切,却加入一个不知道能走多远的战队?是个人,都能算清楚这笔账吧。”

    张雅玉皱眉道:“我觉得你这么说有些太绝对了。如果他也有一个电竞梦,渴望在职业赛场上捧起冠军的奖杯呢?那样可是会大幅度增加他的名气,对他有好处。”

    宁宇淡淡道:“或许吧,可那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话冷不丁丢出来有点冷,使得两个人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使气氛又变得沉闷。

    “对了,你不是说你知道万渊和田野为什么没有到场吗?”宁宇当先打破沉默。

    张雅玉点头道:“万渊其实本来就没打算到场,除了他和苏慧那层亲戚关系外,他也不愿意去输掉比赛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丢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她顿了顿,继续道:“听说,他今晚去找这个叫辣雨的主播了,想拉人家进他的战队打高校联赛,甚至不惜承诺如果得到奖金,全给辣雨。”

    宁宇皱眉问道:“我是听小胖哥说,那个叫万渊的一看就是个很有钱的主儿。可是,他这么做,图什么呢?”

    张雅玉道:“万渊家里很有钱,他爸有家上千人的公司。听说他爸一直想让他毕业后继承家业,但他却想组建一个职业电竞战队。他估计是想要通过比赛,拿个好成绩给家里看,然后争取到他爸的支持吧。”

    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些人,从出生就比别人的起点要高,甚至当他们在产房中发出啼哭声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未来拥有别人追求一辈子都无法踏上的黄金大道。只是,那样的人,往往都不愿意走父母安排好的路,渴望在其他领域证明自己。当然,那些人只要家里支持,都会在自己希望所在的领域获得不俗的成绩。

    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存在公平,如果存在,那为什么所有人都拼了命的想要往上爬?

    宁宇想到家中煤矿出事之前,自己也曾是那样的一些人。但一场意外坍塌事故,让他一夜之间从云端掉入深渊。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但宁宇至今想起,那些泛黄的画面仍然清晰,让他每次不自觉的回忆,都感觉内心一阵阵抽痛。

    应该是酒真的喝多了,宁宇的眼角不受控制的滑落一滴泪珠,但他不敢擦,生怕旁边的张雅玉看到。

    泪珠沿着他的脸颊滑落,落到冰凉的桌面上,碎裂无形,正如他那曾经的梦想。

    “不说万渊了,田野又是怎么回事?”宁宇转移话题问道。

    张雅玉道:“田野那里就有点复杂了。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人背后捣鬼,就在今天傍晚的时候,也就是田野正要去参加比赛的时候,他们寝室一个人的钱包丢了,最后在他的柜子里面被发现,结果田野被喊到了教导处,据说学校还要处分他。”

    宁宇闻言一愣,随即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把张雅玉和烧烤摊的那对老夫妻都吓了一跳。

    “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田野怎么也不至于那么傻吧,犯得着偷同寝室兄弟的钱包?如果真想偷,只偷钱又不是做不到,犯得着连钱包一起偷了,还放到自己的柜子里面等人去查?”宁宇愤愤然道。

    张雅玉冷笑一声道:“不用说,肯定是苏慧找人搞的鬼。那女人我以前接触过几次,感觉她是个特虚伪的人,总会干那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事,所以我后来就懒得搭理她了。这一次,她为了让唐糖丢脸,可真是下了苦功夫。不过挺好,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活该!”

    “这一次你可算是得罪她了,你不怕她报复?”宁宇问道。

    张雅玉不屑冷笑道:“我怕她?切!”

    宁宇满面担忧的道:“能不能想办法帮帮田野,如果不是因为帮唐糖打这场比赛,我想他也不至于惹上这样的事。”

    张雅玉道:“关于田野的事,咱们就谁都不用操心了,我已经和唐糖说过了。唐糖家境很好,出手大方,在学校认识的领导也挺多,有她出面,田野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相比于关心田野,你不如关心一下你自己吧。”

    “我?苏慧要对付我?”

    张雅玉摇了摇头,点亮手机屏幕给宁宇看了眼时间:“十一点半了,宿舍楼已经关门了,你等下怎么办?”

    宁宇暗想:你之前不是还说不用我担心睡马路吗?怎么现在又这么说。你摸摸你的良心,不疼吗?

    虽然他心里这么想,但却不能这么说。

    “我没事,等下可以找个网吧包夜,在沙发上睡一宿。关键是你,你怎么办?要不也跟我去网吧?”

    张雅玉起身道:“别去什么网吧了,跟我回我们电竞社的办公室吧,顺便还有些问题想找你研究研究。”说着,她掏出钱包,晕晕的跑去找那对卖烧烤的老夫妻买了单。

    作为校社团联合会下最大社团之一的电竞社社长,张雅玉有些社联大楼的门钥匙,以及电竞社办公室的钥匙。那里虽然没有床,但是几张椅子拼一下,还是可以凑合一晚上的。

    只是,孤男寡女深夜共处一室,如果传出去了,会不会影响不太好。

    宁宇想到了这一层,但是没有说出口。人家女孩子都不介意,他如果再说什么,那可实在是太矫情了。

    醉酒的两人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学校,都是沉默无言的走在空荡荡的校园之中。

    褪下了晨日的喧嚣,这座校园展现出了不为人知的另一面,静谧却又略带诡异的一面。

    宁宇忽然很喜欢这个时间的校园,因为只有这时,他才体会到没被王者荣耀霸占的世界,景色有多美好。

    那一草一木被晚风吹得“沙沙”想,那天上得云朵带着并不晃眼的月亮与星星们玩着捉迷藏,那一座座漆黑的建筑沉默在墨色的夜下,仿佛在看那一草一木,也或者在仰望满天繁星和弦月……

    人在喝多了酒之后,会觉得自己变成了超人,走路快,爬楼梯快,快得普通瞬间移动一般。

    宁宇就是如此,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的,竟然迷迷糊糊的就穿过了半座校园,不知不觉的爬完了楼梯,稀里糊涂的就坐在了电竞社的办公室里。

    张雅玉招呼宁宇坐下之后,走到一个上了锁的铁柜子前,蹲下身,打开了柜门,从里面抱出来了一打卷的纸,并在附近的一张长方形大木桌上铺开。

    “宁宇,过来看看。”张雅玉大声招呼道。

    已经喝醉的宁宇摇晃着走到桌旁,眯眼一看,顿时愣住了。

    你一张张纸上,竟然都打印有王者峡谷的地图,并很复杂的记录着各种战术体系以及节奏安排。

    “能看懂吗?”张雅玉问道。

    宁宇视线不离桌面上的纸,点头道:“都能看懂。”

    张雅玉看着宁宇惊讶且认真的样子,略带得意的道:“那就给些建议或者评价吧。”

    宁宇这次并没任何推辞:“好,咱们一个一个来,先看这一张,后羿体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