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荣耀之冠 > 第355章 宁宇竟然是他?
    常俊雨非常清楚大兵想要问什么,所以当当兵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意外。

    虽然他的内心早就已经有了答案,但是此时,他却有些犹豫了。

    宁宇对这件事是个什么态度,他还不是很清楚。如果宁宇不愿意,那么他一旦加入大兵和孤煞,就意味着他从此将跟宁宇分道扬镳。可是,半年多来,他算得上是跟宁宇朝夕相处,已经有了很浓厚的感情——别误会,就是兄弟之间的情谊——所以,他其实非常迫切的想要知道宁宇的意思。

    “你问过宁宇没有?”常俊雨并没有立刻回答大兵的问题,而是反问了这么一句。

    大兵摇头道:“还没问。我其实打算,过几天再问你们的,就算是现在,也是你先提的。”

    常俊雨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猛的吸了一大口烟,沉思了好一会,才抬头道:“其实,我想打职业。”

    大兵面露喜色,但转瞬即逝,他表情复杂的道:“你后面应该还要说一个‘但是’吧?”

    常俊雨点头道:“是啊。但是,我很想知道宁宇在这件事上,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话说到这里,意味着在这件事上,暂时没有一个真正的答案,一切都还要最后看宁宇的决定。

    大兵又狠吸了几口烟,然后表情难掩失落的道:“这样跟你说吧,其实你们作为江北大学的学生,无论未来做什么,都必然前途无量,选择走职业电竞这条路,一点都不理智,毕竟这个圈子就那么大,真正能够登顶的就那么几个位置。达不到顶,就意味着赚不到多少钱,拥有不了多大的名声,未来也会非常的渺茫。就算你们决定要走职业电竞这条路,加入我们这边,对你们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好的选择。作为高校联赛的全国总冠军,你们一定会得到一些企业的赞助,会得到很多的资金和资源的支持,甚至还会有些想要进军KPL的大佬找到你们,出钱组建俱乐部让你们去打职业联赛……”

    “等一下,大兵教练。”常俊雨摆了摆手打断道:“你可能有一件事搞错了。”

    大兵皱眉问道:“什么事?”

    “这样和你说吧,我现在纠结的,是宁宇的最终决定是什么。而宁宇纠结的,一定是他如果打职业电竞,该怎么得到他父母的同意。如果我们真的决定要打职业电竞,我们并不介意跟你们从无到有的一同打出一个未来,因为宁宇当初要组建狂狼的时候,其实就只有他一个人,后来说动了我,也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本来就习惯,并且擅长从无到有。说得简单一点吧,如果我们真的要打职业,一定是跟你们打,要不然,我们一定不打。”

    大兵心中有些感动,因为他从常俊雨的眼神能够看出,常俊雨说的这些,都是肺腑之言,并不是假话。可是,这终究只是常俊雨一个人的态度,宁宇是怎样想的,暂时没法猜测。

    “你怎么确定,宁宇和你想的一样?”大兵问道。

    常俊雨微微一笑道:“因为我很了解他啊,因为他是宁宇啊。”

    “好吧,你这回答等于没说。”大兵掩面苦笑,随后他想起一件事,抬头再次看向常俊雨,面露关切的问道:“你刚刚说,宁宇最纠结的,是该如何得到他父母的同意,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常俊雨有些诧异,毕竟后台发生的那件事……对啊,后台发生的事,大兵怎么可能会知道?

    当下,常俊雨并不隐瞒,从宁宇意外和父亲遭遇开始,一直讲到宁宇父母出现在后台,让宁宇瞬间满血满蓝复活,带领全队拿下这个全国总冠军。

    虽然其中有很多事,常俊雨都是听唐寅他们说的,但他何其聪明,已经能够猜到个**不离十。他甚至可以确定,宁宇一定跟他父母在游戏这件事上,曾经发生过非常激烈的冲突。

    忽然,常俊雨想起一件事,不由开始猜测,那件事跟宁宇和父母之间紧张关系有关,于是对大兵道:“对了,听亚克西说,宁宇以前进过职业电竞圈,但是不知道去的是哪只战队。”

    “哦?”大兵听到这个消息,很是意外:“那你知道,他当时的游戏ID是什么吗?我毕竟在职业电竞圈那么长时间,不管有没有名气,只要他真的进入过职业电竞圈,我就一定听到过。”

    常俊雨皱眉想了很久很久,很难想起来,毕竟他只是意外的听到亚克西提到过宁宇的那个游戏ID。好像是,跟宁宇的前女友有关系。宁宇的前女友叫什么来着,笑什么来着……

    “对了,爱笑。”常俊雨累死了无数个脑细胞,终于想了起来。

    “爱笑?”大兵听到这个名字,愣了愣,因为他确实听到过,并且感觉非常熟悉。

    忽然,大兵想到了一个人,猛的拍桌子站了起来。

    “什么?你说宁宇就是爱笑?”

    大兵这一惊一乍的把常俊雨给吓得也跟着跳了起来。

    “怎么了?他当时很出名吗?”常俊雨面露惊讶的问道。

    大兵苦笑道:“不是出名不出名,他当时进的是NS的青训队,在当时那一届KPL青训营的成绩非常好,后来丘东陷害,被开除出了俱乐部,从此没了消息。没想到啊,真的是没想到啊,宁宇竟然就是爱笑。”

    “哦。”常俊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正低头抽烟,猛的想起一件事,顿时一愣,随即猛的抬起头,皱眉表情复杂的看向大兵,声音有些冷的问道:“大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以前应该就是NS战队的主教练吧?”

    大兵叹气点头道:“是啊,不过我那时候全部精力都在一队上,根本就没怎么去管青训队,青训队的事都交给了辅助教练去负责。”

    “那宁宇被陷害是怎么回事?你能说说吗?”

    大兵点了点头,开始了他的讲述。

    其实,关于宁宇被陷害这件事,他也是意外得知的。只是他知道的比较晚,宁宇当时已经离开了,并且青训营已经进行到了最后阶段。综合考虑之后,大兵只将这件事默默的压在了心里,但从那之后,他就特别瞧不上丘东这个人,就算这小子游戏打得再好,也掩盖不了他做的那些丑陋的事。

    还记得,那是一个晚上,大概是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大兵已经睡了,但所在的单身宿舍却响起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直接将他从梦中惊醒。他起身来到门口,透过门禁向外看,却发现外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他本恼火的以为是有什么人恶作剧的在恶搞他,正骂骂咧咧的准备回床上继续睡,却忽然看到门缝下面强塞进来了一张纸的边角。于是,他打开门,走出去左右看了看,确定外面没有人,然后低头将地上的一张叠得争气的信纸拿了起来。

    回到宿舍,关好门,大兵疑惑的展开信纸来看,竟然惊讶的发现那是一封匿名的检举信,信中说,青训队有一个叫爱笑的打野队员,前不久被队内丘东在外带混混围堵,差点出事。结果回到青训营,丘东竟然恶人先告状,将自己弄得惨兮兮的样子,说是挨了爱笑的打,逼得爱笑被开除出俱乐部。除此之外,信中还详细的列出了丘东做过的那些恶心事。

    看过信之后,大兵久久睡不着觉,一大早就跑去青训队询问情况,但是最终考虑到影响,出于整体考虑,他只能暂时将那封匿名信的事给压下去。

    因为爱笑被陷害,所以大兵之后有意无意的都会关注一些关于爱笑的事,他没想到,这名被陷害的年轻队员,竟然实力非常的强,甚至有可能成为当届青训营的最佳新秀,有极大可能进入到一队,甚至成为全队的主力。

    如果不是被陷害,很有可能,那位名叫爱笑的队员,可以凭他的实力和努力,在KPL的赛场上大放异彩,甚至成就和人气超过丘东,直逼巅峰期的孤煞。

    没想到,周周转转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大兵竟然意外的认识了宁宇,和宁宇之间有了那么多的事,还满心想将宁宇拉入自己创建的这只全新的战队,去向KPL发起冲击。而宁宇,竟然就是昔日被陷害的那位天才打野爱笑。

    “这下糟糕了。”大兵心情烦躁的在房间中来回踱步,显得很是不安。

    常俊雨很是困惑的问道:“怎么了?”

    大兵郁闷道:“不管当时什么情况,宁宇被NS俱乐部开除,我有逃不开的责任,甚至后来我知道了真相,也没有把事情捅出来,让丘东一直活跃到了现在。宁宇他虽然表面不说,但他一定非常恨我吧?”

    常俊雨很是纳闷的问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别的我不敢确定,但要说宁宇对你,肯定不会有恨,恰恰相反,他对你充满了感激,并且打从心底特别敬佩你。”

    “敬佩我?”大兵苦笑道:“敬佩一个包庇犯?”

    常俊雨劝道:“你别多想,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宁宇也不是小孩子了,他能看透这一切。否则,凭他的性格,在知道你是NS前任主教练之后,如果真的恨你,肯定会疏远你,而不会还和你走这么近。他啊,看起来少年老成,其实特别单纯。”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辣雨。如果不是你,我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宁宇就是爱笑。亚克西一直没提到过,我更不可能往那方面想。说起来,我在这件事上,是真的亏欠宁宇啊……”

    就在大兵和常俊雨不休不眠的讨论着宁宇的事时,宁宇其实也没有睡觉,躺在床上,仰面枕着双臂,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上的星星贴纸,在思考着很多的事。

    他的内心此时无比的纠结,也在想着给大兵回复的这件事。

    比赛已经结束了,该给出他的答案了,可是,他的答案,应该是什么呢?

    父母已经知道了他打比赛,并且还不计前嫌的给他加油鼓劲,给予家人能够给出的支持。这,对于他父母来说,已经非常非常的不容易了。

    可是,就算父母不在意他打高校联赛,但毕竟这只是大学的学习生活之外的一点趣味添加剂,根本就对宁宇的未来没有多大的影响,甚至还会让宁宇变得更加有朝气,变得更有人缘,更加阳光。

    但是,打职业可就是另外一层意义了。就算宁宇是在保证上学的时候去打比赛,那也必然会对学业有影响,毕竟职业联赛最关键的季后赛阶段,和大学的期末考试在同一个时期。

    只要打职业联赛,必然会影响学业。挂科到一定数量,可是拿不到学位证和毕业证的,只能拿到肄业证,到时候进了社会,也不会有任何一家企业接受他。

    想要打职业,宁宇就必然无法避免的要休学,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宁宇因为进过职业电竞圈,很清楚这些事,所以考虑得也非常多。常俊雨和韩晞,估计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些吧。

    如果是他们,遇到这些问题,该如何决定?

    而且,这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事,还关系到唐寅,唐琌和宋弘。不过,他们愿意舍弃掉辛辛苦苦考上的大学,舍弃掉未来安稳的生活,去踏上无比艰辛且充满未知的这样一条路吗?

    宁宇取出枕头下的手机,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多。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给常俊雨发去了一条信息:睡了吧?

    凌晨三点多,给人发信息,问人睡没睡,这不是没事找骂吗?宁宇是这样想的。

    大兵家,常俊雨正准备和大兵告别,回去睡觉,毕竟太晚了。忽然,他感觉裤子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取出手机一看,顿时就乐了。

    “你猜是谁发给我的?”常俊雨向着大兵晃了晃手机,神秘笑道。

    大兵笑骂道:“我哪他妈知道?”

    常俊雨道:“宁宇。”

    说着,他编辑信息回了过去:没睡,睡不着。

    宁宇收到信息之后,翻身下床,轻声轻脚的出了寝室,在静悄悄的走廊,拨通了常俊雨的电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