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万古最强魂帝 > 第7章 强制比试令
    杨小阳说完了这句,也离开了苏宇的宿舍。

    苏宇想起来,自己今天药园的活还没做,就先停止了打坐修炼,起身去了药园。去药园挑肥料的路上,他发现之前刻印的星魂,已经消散了。

    于是他又刻印了另一只一级的兽魂到自己的肩膀上,果然挑起五六百斤的重物,都不在话下。本来两千多斤的肥料,很快他就挑到了药田当中。

    如果是平日里,苏宇一次只能挑一百多斤,那就是来回二十多次,起码要分成两天,一天两个时辰才能完成。

    而现在苏宇只需要四次,不到一个时辰就把两天的活儿给做完了。

    回到了宿舍,苏宇将兽魂给撤掉,换成了之前能够帮助加快修炼速度的星魂。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苏宇经过半个白天和一个夜晚的专心修炼,已经隐约接触到了刻魂之术第二重。

    后面他尝试了几下,虽然还没有能够刻印两个武魂到身体里,但是武魂的持续时间,似乎延长了许多。

    带有一丝喜悦,苏宇起来吃了点东西,然后盘算一下,何时去找王比年。

    就在这个时候,杨小阳带着一点吃的东西,推开了苏宇的宿舍木门,走了进来:“赶紧吃东西,跟我去挑肥料!”

    苏宇接过杨小阳带来的两个大馒头,一口就咬掉了大半个,然后才说道:“我昨天已经挑完了!”

    “你别蒙我啊!混蛋,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不正常了!”

    “你不信的话,大可自己去药园看一眼,再下结论也不迟。”

    苏宇再咬一口这大馒头,一个就没了。半个白天和一个夜晚的修炼,也颇为耗费体力,得吃点东西才行。

    杨小阳就跑了出去,大概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就又回来了。

    杨小阳气喘吁吁地说道:“真的、真的是你一个人搬的?”

    “不是我,难道还有谁?”

    苏宇舔完了手头上沾染的馒头碎屑,悠然回答道。

    此时,杨小阳两眼瞪得很大,如牛眼一样,然后倒抽了一口凉气:“你什么时候可以一天挑完两千多斤肥料的?”

    “这个你不必深究,”苏宇走近杨小阳,对杨小阳说道:“现在你跟我去找王比年,我要对他使用强制比试令。”

    杨小阳现在完全被苏宇搞糊涂了,都不知道苏宇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强制比试令?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万一你比试输了,你不仅要赔钱给他,还要完成他的一个愿望。”

    强制比试令,乃是灵雾峰的一种比试方式,允许低境界的弟子,挑战高境界的弟子。被挑战的人,不得拒绝。

    这是一种罕见的比试形式,因为低境界的弟子,本来实力不如高境界的,劣势很明显。再加上发出强制比试令的弟子,一旦输了,不仅要向赢了的人赔礼道歉,还要满足赢了的人一个愿望。

    种种因素导致了强制比试令很少被提出,不过灵雾峰还是又过几个提出强制比试令还获胜的先例的。

    不过杨小阳还是认定,苏宇是过于盲目的自信。

    苏宇见到杨小阳陷入了沉思,他嘴角微扬,眼神里充满了一种自信:

    “如果不用强制比试令,王比年肯定不会和我比试,当然了,我也没有机会拿到他参加狩猎赛小比的资格。”

    “你呀你,苏宇,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杨小阳召集得跺了跺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苏宇还是微笑着,不再言语,只是径直往宿舍外面走去。

    杨小阳没办法,跟着苏宇一起走了。

    王比年也是药园的杂务弟子,住的宿舍,离苏宇不算太远,一柱香的时间就到了。

    苏宇和杨小阳两人步行了一小会儿,来到了王比年的宿舍,这是一间两层的木质房子,前面的院子还种了几簇凝神养气的香草。

    此时正是上午,王比年应该还在修炼,让这里显得格外安静。

    不过很快,这里的平静就被苏宇打破了,苏宇走近了院子里,直接扯着嗓子喊起来:

    “王比年,赶紧出来!我要对你使用强制比试令!”

    片刻后,这间两层高的木房子大门,猛地被王比年踢开,这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一脸惊讶地走了出来。

    不过见到了苏宇之后,王比年就笑了:“哈哈,我还以为哪个刚晋级通脉境四重的家伙,不长眼睛来搞事情呢!原来是你这个废物啊,苏宇!”

    王比年边说边笑,脸上的表情此时已经满是嘲弄。在王比年心里,苏宇虽然是通脉境三重,但苏宇就是个废物,连提出强制比试令都不够资格。

    未等到苏宇说话,王比年继续笑道:“哟哟哟,让我猜猜,你来这里一定是为了那三块元石,对不对?”

    “没错!”

    苏宇正色道。

    王比年一手指着苏宇,一手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就凭你,通脉境三重的修为?哈哈,不过我还是佩服你,敢对我进行动用强制比试令,我王比年,接受你的挑战,拿出你的令牌来!”

    强制比试令,需要将两个参与比试人的令牌,交给公证人暂时保管,谁输了的话,自己的令牌就要被胜者拿走。

    一个宗门的弟子令牌,就是代表这个人的身份,令牌对于弟子而言,那是相当的重要。

    这时候出了苏宇和王比年两个人之外,也就只有杨小阳了,于是公证人的重任,就落在了杨小阳的身上。

    王比年把令牌交给杨小阳之后,对着苏宇又是一通数落:“我不管你向我提出强制比试令倒地是了什么,但是我现在直接和你明说吧,等下你输了之后,要帮我干两年的活,而且是随叫随到!”

    杨小阳一听,知道这个王比年心有恶意,这人故意让苏宇交上令牌后,他才把条件说出来,这让苏宇完全陷入了一个被动的局面。

    在杨小阳看来,苏宇那是打不过,输了,现在想要反悔,也还是输了,横竖都是输!

    此时,苏宇却面露一丝的笑意,爽快的答应了:“我没有意见!”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