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三章 得知身世
    “喂,你好,请问你是不是张国庆先生?在L福利院长大的?”这时一通电话打断了张国庆的思绪,听着蓝牙里陌生的声音。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嘛?我在开车,方便的话请明天联系。”

    “哦,是这样的,我是XG律师所的,我是名律师受你祖父委托,处理一些你个人财产和您继承的遗产问题。你可以继承的遗产非常庞大,我们需要见一面详细的谈谈,你有什么疑问到时候我会解释的。能不能尽快见面?你夫妻还要一起见老人家他。”

    如果生活中一点未知数都没有,那明天还有什么意义?

    张国庆以前非常喜欢这句话。封存了20年的心,突然就要打开,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接下来是在等待什么,就像不知道什么在等待着他。

    再坚强的人,也会有凄凉。从小他就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为什么他非残非疾的正常男孩也有人抛弃。按说男孩子在20年前收养的人家很多,没必要放福利院门口的。

    所以等他长大懂事开始有人要求收养他时,他都坚定的拒绝。他想他家人要是真不要他一定会送人的,不会放福利院的,当时男孩子送给别的人家可以收笔金钱。他觉得一定是父母遇到难题,一定会来找他的,他必须留在原地不动。

    后来渐渐长大了,又一次的期待落空,他也知道他不可能等到父母的到来。到了20岁时,他已经没有奢望需求了。不管因为什么抛弃就是抛弃。如果他的孩子,他是不管怎么样条件下都不会抛弃的,就是他的妻子也不会抛弃的。

    他们夫妻两个满心的期待这新生命到来,满满的欢喜期待。现在突然真的有人告诉他,他祖父找人,还是将要临终的,那他父母呢?

    张国庆带着满心疑惑道:“那您三个小时后到我们小区,到时候详谈,开车不方便。”

    周娇疑惑地看着老公,看着他沉着脸,方向盘上手脉青筋暴涨,担心道:“老公你没事吧?要不先停一下休息换我来开?”

    张国庆深深吸口气。他不能让怀孕的妻子担心,有相守终生的爱人,将来有血脉相连的孩子。现在找到亲人的他还是他,到时候一切真相就解开了,没必要着急,安全才是真的。

    “开玩笑,你大着肚子怎么开,没事,就是有律师过来说找到我家人。等三个小时我们见律师后再说,不要担心没事的。”

    周娇闻言也就不说话了,她知道这男人的心伤,现在她只有默默陪着他就好了,至于没见过的婆家人如何她也没放心上,能遗弃她老公这么优秀的,不是脑子有坑就是已经情非得已。为了这么多年才找来应该也是有苦衷的。

    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分,夕阳的余辉染红了天角,不知为何,似乎总会给人一种落寞的感,增添一丝丝惆怅的感觉。

    到家刚好和周律师联系上,白白胖胖的接近40多岁中年人看起来很和蔼,只有偶尔眼光闪过一道道精光。嗯,周娇评点这是很会扮猪吃老虎型的。

    见过律师证可以确定身份后,周律师开门见山的介绍自己。接着解释来的缘由,总得来说很狗血故事,上网一搜很多。要不是事关未来婆家,周娇的脑洞就要打开了。

    大户人家的风流倜傥大少爷张爸爱上孤身一人的贫民女张妈。结果遇到阻碍,女方未婚先育,在害怕下独自去了异地打工远房表姑家,因情伤和贫困生下孩子后大出血,临终留下联系方式拜托表姑把孩子送给生父。

    表姑悲愤欲绝下依着自己想象中电视情节作出了无脑安排,也是啊,才小学毕业的20岁大姑娘对于这新生儿是又怨又恨的。

    担心家乡亲人听到风言风语自己无法交代又不想自己照顾,所以隐藏行踪偷偷把孩子放在L福利院后,试着打了个电话通知男方地址和出生时间,也没细说就挂了电话急匆匆带着张妈骨灰回老家。

    结果千里之外的张爸接到电话后连夜赶到L市时,还没来得及见到孩子就出意外去世了。幸好在离开前,为了表示自己不愿意接受家人安排的婚姻他把事情经过详细的写在家书留给张爷爷。

    张爷爷在得知最让他骄傲得意的长子出意外后就昏倒中风了,后来也是从留书上才知道孩子在孤儿院,当时还不知道女方已经去世,只以为把孩子抛弃了。

    随后2年多的治疗,孩子爷爷也恢复过来才发现孩子还在福利院,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没提出接回。

    最后还是那表姑过了三年,自己结婚有孩子后不忍心去了一次L市福利院。才发现和她妈六分像的孩子还在福利院,愤怒下独自联系上老爷子。才知道孩子父母都已经过世。

    老爷子隔天就去了福利院,远远的看到小国庆乖巧哄着哭泣的小朋友,看着他小心翼翼的看人脸色行事,老爷子当场心脏剧痛就昏过去。

    康复后他发现自己没法面对那孩子,再加上五年了他身体不好,对于公司掌控能力减弱,把孩子放在眼前不是好办法。他是家族的长子嫡孙,接回家就是别人眼中钉,没接回来冠上生父姓上族谱就没有危险。

    后来安排人去领养,结果孩子不愿意。在没办法情况下。只能匿名捐赠、暗中关注。

    这几年开始暗中掌控公司立下遗嘱,原计划等孩子生下接回一家三口的,只是很遗憾长时间的身体劳累已经油灯枯竭了,才急着临终见最一面。

    “张先生,其实您生父也是姓张的,您爷爷也就是张老先生在您家族谱上也是填张国庆,不过多了字,是按照族规取了张亦庆。另外现在张家情况,我要和你详细谈谈,接着你要先把你名下的财产变更文件签名。这些是你爷爷特意安排的,还有你父母的墓地在你五岁时就合葬在XL西陇墓地,你有空可以直接去,立碑人是以你的名义。”

    张国庆深吸口气,突然听到自己身世,听到父母相爱却最终撒手而去独留下他,唯一的爷爷也只是在暗中注意自己。

    他有些无措,他不知道自己接收张家大少爷身份会有什么变故。以他一贯来的精明圆润、心思慎密再回味回味,立即明白工作两年中提拔的效率,不出意外这是爷爷的安排,同时也更明白当初父亲车祸也许不是意外,老爷子只不过没有证据,或者牵连血亲。

    深思恐惧,高考那次意外和大学里次次意外,也许避开不是自己运气好,可能在很早就在老爷子保护下,而现在再进入张家这家族局里是不是有必要?

    接受了这笔遗产对于自己来说没什么,自己夫妻靠能力也生活无忧,若果将来爱人和孩子有个意外他不会原谅自己的。

    人生如茶,静心以对。对错无辜,缘由前生。算了就放弃这些吧,等明天和老爷子见面,以后张家也好,自己还是孤儿张国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