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十章 农家农院
    第十章农家农院

    张大友和他几个兄弟就选了北山脚下,这地方大荒地多,以后孩子长大还可以在旁边接着盖,山脚下采石头也方便。再加上离村口远,有事全家就可以躲在北山上,于是三兄弟就相互帮村着盖了房子,隔着100米高声喊着就听到。

    张大友家的房子最靠近山脚下,所以围墙也最高,全部是大青石头切得墙,典型的北方四合院。

    朱红色大门去年在办喜事时刚油漆过,大门进去就可以看到院子东西两侧种了三棵果树,西面两颗是枣树,树龄也有好多年了,是从山上直接移栽过来的,高高的树叶在夏天也能遮住部分阳光。

    靠近西厢房不远,搭了高高的葡萄架,葡萄架下还摆了一张大青石桌子和几张石凳子,夏天一家人也喜欢坐这里吃饭、趁凉。

    左边靠近厨房的柿子树,也是山上移栽过来的,每年这三棵树果实也让家里的孩子高兴不已。

    树旁不远还打了口水井,有了这口水井,家里也不用长年累月的去村口挑水。除了洗衣服去村口河里外,这口水井满足了家里的需求。因家里孩子小,井口高高垒砌,上面盖了快铁板。

    东西厢房前面空地平整得好好地,平时晾晒玉米和地瓜干外,秋收的野果子干还有蘑菇,木耳等山货也是。整个院子非常干净,收拾的也井井有条的。

    在院子进去的左边靠围墙有三间房,分别是外间厨房,第二间是小仓库,放着秋天晒得菜干、冬天吃得咸菜缸,少数粗粮等粮食。最后一间杂物房放着家里的农具和箩筐零碎破烂等。在厨房还有个地窖,这是过明路的,放着全家粗粮。

    在张父张母的正房东厢房里还挖了口小地窖,这除了张父张母还有张国庆就没人知道。这里放得是家里的暗财,比如张母陪嫁的一对金手镯、2个金戒指,还有清算乡里地主时,张爹藏秘的一盒子玉佩、玉牌、玉戒指等,还有一些在解放前用野物换得3跟金条和2包银元以及一些张爹私底下收藏的十几个木摆件和玉摆件,其中几个都有裂痕了。

    小国庆曾问过张爸,听张爸的意思他也不知道值不值钱,就是小时候跟着他父亲去地主家送猎物。刚好看到地主小心翼翼擦拭,他估计挺值钱的。

    张母呢她陪嫁的金手镯打算百年后给大嫂的,两个金戒指已经给了两个姐姐陪嫁。

    张爸告诉过小国庆这不能说出去,要不然就会被抢了,还会被抓去坐牢。还许诺以后让他先挑一半,剩下等百年后再三兄弟分,人小国庆也聪明从没告诉他人。

    靠着厨房过去就是东厢房,有三个房间,这是老大张国富一家人住的。现在孩子小,大侄子过10岁了独自住了一间,8岁的老二和老三双胞胎住一间,小侄女跟着大哥夫妻俩住,

    前院右边盖了5间西厢房,最前面两间是给老二张国强的,他们夫妻只有2个孩子住的也宽敞。

    最后两间是老三张国庆的,去年结婚布置新房就直接打通了这两房间,搞了个套间。村里来来往往的不讲究直接坐坑上,张国庆知道周娇有小洁癖。直接外间布置小客厅和书房,卧室轻易就不打开,平时也是从小客厅进入卧室。

    西厢房空出来的那间张爸就空出这间当粮仓,在农村夜深人静的时候孩子的哭声,尤其响亮,老二孩子小,老二媳妇又是个大嘴巴,刚好在中间当粮仓也是避免两兄弟发生矛盾。

    正房东厢房两间是老两口的卧室和仓库,张母专门放风干的野鸡野兔,还有些细粮鸡蛋红糖果干,腊肉山货等等,这里的钥匙只有张母有,其他人也休想进去。老二媳妇想进去被张母骂了好几次。这仓库除了张国庆进去过家里人都没进过。

    老大媳妇张翠兰也只有厨房地窖的钥匙,那里总共也只有两把其中一把还在张母手中,听说是防备老二媳妇偷粮食带回娘家的。

    至于周娇刚嫁进来就怀孕了,也不会伸手拿东西回娘家。她除了爷爷奶奶也不可能偷摸给大伯家里。

    再则张家给的彩礼钱300元加上买三转一响的500元她就只买了220元名牌缝纫机,手上本来就有块手表也没买新的,自行车张国庆上初中就有还是八成新的,结婚时她就带着奶奶给的布料自己衣物还有爷爷安排的衣柜木箱子就嫁过来了。

    张家没分家但各房媳妇陪嫁都可以留着,800元是据说从张家老大的彩礼钱300元到老二500元混算过来的,也不知道是怎么算的,反正老三800元,少的话他自己补多了也是小三房私藏。

    为此听说老二张国强夫妻打了一架,因为二媳妇林菊花连口箱子也没有穿着身没补丁的衣服嫁过来了,老二生气啊想想500元就心疼肉疼的,平时出门都是借大哥自行车用。

    所以周娇手上加上后来张国庆给的300多私房钱,现金估计比全家加起来还多快接近小三千了。

    这钱除了张国庆知道外没人知道,人张国庆就怕别人惦记。尤其家人问他,他也死死咬住手上只有彩礼钱300和买嫁妆剩下的100元加上周娇私房钱差不多也就不到500元,还会举例子比如结婚是什么零碎的多少多少钱,比如之前周娇花费在他身上多少钱,什么时候怀孕买零嘴啊,什么时候花了什么钱啊,也不管别人怎么疑惑。

    其实除了爷爷要求的保密那笔抚恤金外,有心人还是算出来的。比如她婆婆应该就知道她手上多少,但人家聪明跟着糊弄大家。

    正房除了大堂全家吃饭聊天外,就是右边的西厢房两间房间这是张家两姐妹的房间除了偶尔她们回来住住基本上是空闲着的,家里来亲戚客人都住着里面。

    出了正房到后面,那后院就可大了,起码有前院三倍大小。整个后院分开三部分,中间除了种菜还有块地种地瓜土豆的。

    围墙内个个角落夏天丝瓜、秋天南瓜、冬瓜种着挤挤挨挨的,南瓜可以当主食也是种的最多的。

    最后面靠山右角落盖了一排茅草房,里面有简易厨房这是烧猪食用的。旁边猪圈里头养着2头猪,在猪圈不远处用竹子围成小块空地面养了大约10只鸡,这是怕鸡会跑菜地祸祸。

    后院左边围墙那茅草房就是家里的厕所,为了方便还特意在地面铺上青石做了个和城里一样的蹲坑,使用完了直接用水桶水冲干净。唯一就是北方冬天在里面上完茅房会很舒爽。

    离厕所走几步围墙那开了道后门,这是直接上北山打柴用得。想去北山就不用冲正门出去绕圈直接后门出去。

    东北入秋就开始全家打柴,整个冬天到明年开春雪化都需要用柴,更别说家里几个炕也要用柴。

    农村里也不容易搞到煤球,更何况山上的木柴不要钱,没人会跑城里买煤球烧的。倒是城里会买木柴烧,现在村子里也有些人家劳动力砍柴挑到城里卖的。

    东北第一场雪后就开始猫冬了,家家户户都尽力收集木柴,准备过冬衣物和粮食。等寒冬腊月的也不方便出门,现在刚入冬还可以上城里花高价买粮食或者细粮换粗粮。张家这几天就一直打柴顺便打打野鸡野兔的解解馋,张家人都卖力,现在后院后门不远就堆了好几堆耸里高高的木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