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十六章 初议分家
    张母看看儿子手上的袋子也不再说什么,拿出猪蹄子,把袋子放到了正房里。看看时辰也不早了,张母让张国庆先去厨房烧火,她自己去后院摘些菜。在张家,也就是张国庆会钻厨房帮忙烧火,张家的男人是不进厨房帮忙的,他们觉得这些家事是女人的活。深秋后院子也没什么其他菜,地里除了一些大白菜,还有些用稻草盖着的小青菜,也就是没有出土的白萝卜、地瓜。看看鸡窝里有没有意外收获就随手摘些发黄的青菜。

    张母拿着青菜,进来就看到他用火柴一根根的划拉,粗手粗脚的,心疼坏了。也不知道心疼他还是它?要知道火柴一根也是钱,平时灶里埋着火呢,使劲吹吹就可以用。也就是张国庆浪费她舍不得骂,要不是换个人就是狗血喷头。她自个都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分钱用,最看不得浪费。

    厨房里忙忙碌碌的,张国庆一直帮着她烧火,和张母说些闲话。母子俩刚做好午饭。主食还是窝窝头,通常一个窝窝头里就粗粮粉、水和野菜捏成的,这次是玉米渣窝窝头。张家最熟悉最常见的就是窝窝头,为了让家里人吃饱,窝窝头都是捏得大大的。

    有别与早上野菜窝窝头,熬了玉米渣粥,做的四个菜一点油花子也没有,就清水白煮的。张母舍不得拥有做菜,能炖的绝对是炖的,一碗黑乎乎的咸菜,一碗清纯大白菜,一碗长豆角还有一碗没有用油炒的红烧土豆。

    村里喇叭里哨声响起,这是下工了,地里的家人也要回家了。张母倒好热水,等会他们回来也好先喝口水解解乏。

    张爹带着两个儿子,先疾步走进厨房喝了婉水,就跑到水井边洗洗,拍打拍打身上泥土灰尘,总算歇了口气回了堂屋,拿出长长的烟斗抽起旱烟。

    穿着满身补丁的大嫂黄翠兰、二嫂林菊花带着自己的女儿麦苗和麦穗摇摇混混的进入大门,时不时得说几句村里的琐事,女人没有男人待遇,先带着孩子洗洗手,安排好孩子后,急忙帮忙端饭菜上碗筷。

    四岁的麦苗穿着洗的发白打着补丁花棉袄,会自己就着她娘洗过的热水收拾自己,收拾好自己后,就拉着两岁的麦穗进入堂屋等开饭。

    二丫头麦穗瘦得头大身小,和非洲小朋友似得,大家也习惯了,常常看看村里的孩子就没有胖的,张国庆看了也怕她那脖子撑不住脑袋,暗自考虑等会那些奶粉给孩子们补补。

    等端上饭菜,在张爹拿起筷子后,大家忙着吃饭,也没人开口。吃着窝窝头,就着没有油花的菜,张国庆本以为拉喉咙的玉米渣、窝窝头会吃不完会留下,结果今天农闲的,大家也全部吃完。

    他是努力忽视喉咙的疼痛,好不容易吃完一个,喝了口玉米渣粥,只想吐出来。但是他没这胆量,只要他敢浪费粮食,绝对被他爹揍得连他娘也认不出。紧接着喝完粥,他打死也不吃赶紧停手,害得张爹一直问他够不够,还要把手中的窝窝头给他,他都要哭了。

    四碗菜连那咸得打死卖盐的也全部吃光。看着大家吃得津津有味。生活得贫困和温饱问题已经没人在意味觉和视觉,能吃饱饭已经是村里少有的人家。

    穿越过来唯一正经吃过的是昨晚上的地瓜饭,这个在现代他和周娇也时常糕点粗粮吃,尽管地瓜饭里全是地瓜多,地瓜也没有后世美味,但好歹是不拉嗓子的。不知道明天是什么窝窝头,张家的窝窝头一年三白六十五天可以不重样的吃一年。除了除夕夜白面窝窝头加上白面饺子。不要说一年,就是一顿饭都受不了,这和吃草也差不多。

    不知道娇娇有没有想起窝窝头,张国庆现在终于明白为何这丫头她脸上蜡黄蜡黄的了,估计是没法吃就饿着,新媳妇进门可不敢大大咧咧的挑剔,也幸好他们如今有存货。

    好不容易吃完午餐,看着家里的女人们忙着收拾碗筷,张爹一家之主没发话,张国富仨兄弟也没走,看着张爹有话要说,都坐着等。张爹拿出旱烟点上,抽了几口,看了看三个儿子,再看看旁边老妻,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张国富三兄弟彼此看看对方,还是老大张国富先打破沉默,看了看他爹说道:“爹,你有什么为难的话,你就说,俺们仨人绝不含糊。”

    张爹点点头,看着仨人惆怅的说道,“也不是啥难事,就是看看你们都大了,俺们也老了。这家啊,树大分枝。上次俺说的年后分家,俺寻思得趁着现在还没入冬先修好房子,要不然分家了搅在一起会有矛盾,兄弟们情分就淡了。其他人家怎么样俺不管,你们爷爷还在世时就说过老人不愿意孩子分家厮守在一起,除了兄弟情分淡了就没其他好处,人多口杂的也没个清净的。

    不过你们分了家,兄弟间有什么事也要相互支撑着,看看你们大伯、小叔,俺们家在张家村谁也不敢欺负。”

    老二张国强看了看爹娘,再看看兄弟,他倒是不怎么想分家。

    他家两个孩子小,他婆娘的德性他也知道,分家后孩子没人照顾,就他一人工分养活整个家挺吃力的。

    再说大哥大嫂为人和善,从不跟他计较,就算他婆娘好吃懒做大嫂也就笑笑,更不要说俩孩子平时都是几个侄子侄女照顾,现在儿子小石头跟着喜子他们还在大嫂娘家呆着

    就是他眼气的小弟也是手松的,好吃好喝的从来没忘了他,就是兄弟不对付,也是扭断骨头连着筋呢,有事小弟也总第一个上前拦着,分家了他就是独门独户的。

    至于怎么分财产,会不会他吃亏,心里也明白这个家里的家底,都是爹娘带着大哥大姐存下的,分多分少了,他也没意见,更何况,他爹做事公正,他娘再偏心小弟也不会忘了他。

    他娘也就是后来几年小弟打野物赚的钱偷偷还给他,结果这傻小子就拼命的买东西补偿。他就不服气他娘做法也不是真的对这个家有意见。

    想了想还是不分家好,兄弟媳妇娘家好,就他累死累活的要一个人负担整个家。

    “爹娘,要不就不要分家了,俺们仨兄弟在一起也挺好的,大嫂和俺媳妇、娇娇也谈得来,俺们家也没和村里那些人家那样整天吵的。又搁在你们眼皮底下你们想我们就看到,突然分家了,俺心里也没底。”

    张爹摇摇头,老二心思他懂,就是懂了才要分,“不用劝了,分家村里都知道了,你们让你爹娘把说过的话吃进去?俺还怎么做人啊。你看看你大伯家你几个堂哥也是早就分开了,也没影响他们感情,有事你大伯喊身就出来帮忙。”

    “别说了,你们爹决定了就不会改。老二和小五的地基也批下来了就在旁边。离得也近,有事喊一声就听到。再说你们孩子也慢慢打了,迟分早分都得分,这是就这么决定了。先说说盖房的事,俺和你爹的意思就一家给你们150,青石和瓦片木料这些都和人家说好等你们回头去订,你们看看院子打算怎么盖,心里好有个底回去和自己媳妇谈谈。这次盖两处院子,晚上你爹去找你们大伯、小叔家说说出几个人帮忙,赶在入冬前盖好。等开春了你们也好早点搬进去。”

    张爹也点点头,赞成孩子他娘的说法,“你们娘说的就是俺的意思。这房子给老大,俺们跟村里老人一样随长子过。俺琢磨着这么大院子算算150元足够了。主要没时间,要不然,自己打青石头就花费点瓦片和人工钱。就按照150元这个标准,回去和自家媳妇商量好,想盖好的,不够自己补贴,多了不用退。俺晚上找你们大伯他们。争取入冬前盖好,要不然开春后春忙大家都没时间。”

    三兄弟也没什么意见,他们家老爹决定好了,也不用劝了,倔着呢。老大更不用说,他是长子,早就心知肚明陪爹娘住老宅。

    张国庆呢,他还是想自己分家过,很多生活习惯和个人爱好上都不同,早点分家也好。就像他爹说的分家了兄弟还是兄弟,离得也近,喊一声就听到。本来还要和他爹谈谈周家的事情,现在看来还是给老人家点时间,让他们自己歇歇。分家不是愉快话题,看着养在跟前的孩子四分五裂的分开,各自有了自己的小家,离父母远了。再怎么开明,父母心里难免多想,难免心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