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二十七章 县城见闻
    张国庆骑着车子往县城去,县城像一张没有色彩的照片,灰蒙蒙的天空,泥泞不堪的马路,道路两旁房子墙上到处都是大字号的红色标语。刚进县城,仔细看看,就看到这几天城里角角落落围墙上又多了很多宣传画和大字号的红色标语,街上男女老少几乎清一色穿得都是补丁打补丁的素色衣服,街上三三两两几伙人穿着黄军装,黄军帽,红袖章,黄挎包,解放鞋,手里提着油漆桶,还有喷雾器之类的物件,用已经剪好的纸样墙上贴上,再用喷雾器喷几下。

    早上那会赶时间也没注意到,上面多了很多新标语,“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的建设社会主义。”“把反右派斗争进行到底”等等,大红色的字体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县城街道上还有些挑着卖柿子、梨子和些“苦姑娘”那些的野果子,张国庆看到“苦姑娘”忍不住停下车子,这东西也就是这会打霜了才格外甜,跟着买了些水果,娇娇就爱吃这些野果子。

    县城大街小巷里喇叭播放着革命歌曲,配上机械调配时的呲呲拉拉,“东方红、太阳升、、、、、、”张国庆跟着它,合着调也一路往县纺织厂里骑去。

    县纺织厂是县城最大的工厂,有工人1000多人,里面有毛巾车间、有棉布车间。占地面积20公顷,位于城东郊外,是解放前是县城资本家王百万的,后来私改公制成了国有集体企业。

    解放前,凭着这厂子,王百万在省城最繁华闹市区占有一条街的商铺,最早他的棉布布匹、毛巾都销售整个东北三省。

    在纺织厂靠近县城的,有座五进四合院就是他的祖宅。周边有许多小院子是依靠他生活的族人后来陆陆续续盖的。在52年被清算后,四合院被当地部门的管理人员,隔开分给了最早一批纺织厂的老员工。

    王百万这人一生过得极其曲折,打小爹死娘病重体弱,还有个比他小了好多的弟弟,年少时孤身一人闯到大上海,敢拼命有脑子在上海滩立了名,还娶了大家族的独女,等老丈人过世后,带着妻子孩子和财产衣锦还乡回了山坳里的王家村后,立即带着家人在县城买下整片东郊地,盖了五进四合院,成立当时整个东北省最大的纺织厂。事业最鼎盛时,他家雇佣人工达到2000多人。

    一生就一个妻子,生了3个儿子,2个女儿,袁世凯要登基那时,他就送出去年幼的儿子和女儿到当时的英格兰留学,随行的是他弟弟一家。

    他和妻子制订了家规,规定家里的孩子,不管男女,满10岁,学完四经五书就送到英格兰继续深造,最后留学出去回国的,也就独留下小儿子陪着。出国的孩子也是3-5年才回来一次。到了9.18直接送小儿子一家人出国后,留下夫妻俩故土难离,看形势不对头就关闭大量产业,只留下县纺织厂。小鬼子来了后,占据了县纺织厂。全国解放后,52年清算中夫妻相近死亡。其一生救人无数,他的子女也成了谜,家财更是谜。

    厂门口门房张老汉认识张国庆,常见他来找他两个姐姐、姐夫,看到他骑车过来,高声喊道:“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听说你和小媳妇成亲了,怎么没叫俺也去喝一杯的。”

    “张叔,你这大忙人,俺要是真叫你去了,才是不讲究呢,就俺一小辈分的要你,跑去农村干嘛,啥时候你空闲的,俺爷俩出去喝口,只要你招呼,俺随到。”张国庆笑着对门房说,停了车子问道:“俺大姐夫在哪个车间?找他有点事。”

    “行,俺用喇叭喊。你先进来等等。”门房张叔说着进去。

    一会儿喇叭响起,“张春明同志,有人在门房等,张春明同志请到门房有客人等。呼叫张春明同志,有客人在门房等你。”

    连着喊了三次,听得张国庆汗颜,现在整个厂都会听到了。

    “张叔,开车的黄耀国今天有没有在厂里嘛?”

    张叔想想,没印象。今天也没见过,“今天没见到,不知道呢,俺帮你喊喊?”

    “可别,也不是啥急事,回头上他家找去。这上班老叫人,影响不好,领导听到了,你也为难。”

    “你这小子就是这点好,替人着想。前儿来了毛巾车间黄师傅家的,好家伙一次让我喊了五人出来,当时刚好领导出去,看到连俺也挨批了。”张叔感叹地说道。

    “是呢,现在都在交任务,上机下来耽搁时间,人人为建设社会主义努力,刻不容缓啊,各家各户都忙着呢。”

    张春明远远就看到门房前,他家小舅子张国庆正在和门房老张聊得热乎,老张平时不言不语的,老是板着那方脸,也就小五他有这本事,从小的到大的都可以和他们找到话题唠嗑。

    “小五,找我啥事,你早上不是才来嘛?”他还是比较疑惑,过几天洗三了,就见到,非要骑车过来。

    张国庆看到他,朝着张叔说道:“张叔,明儿几时有空,咱爷俩去哪里喝杯啊,俺找到俺姐夫了,今儿谢你了。”

    张国庆带着他大姐夫避开人,走到偏僻地方,看看没人,就从口袋里拿出30张十元大钞递给他。

    “大姐夫,你也真是的,和我哪用得了这么客套,听二姐说了,我才知道,买房子可是大事,这是300元,你数数,要是不够,口袋里还有200元,这钱我不急着用,用个二三年的没事,你别放心上,可不能苛刻了我外甥们,啥时候等你手头方便了,有余钱了再给我就行。那大院子你可得趁早买了,那地方可遇不可求,地段好着呢。再说快入冬天冷了,我外甥不好睡客厅,等搬家了,记得喊我们哥几个过来帮忙。”

    张春明接过钱数了数,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300元够了,早上就和你姐她们去那处院子,和对方也谈好了,那人也是爽快人,说了家具什么的都留下,人家这回是去省城儿子那,家具那些不好带,人家只带走粮食和衣服,价格也降下920元,已经交了定金,约好时间过户,周一去换房本。嘿嘿,姐夫不说感谢那些客套话,不用担心你姐夫,就我和你大姐的工资加上老房子出租出去,不用一年就可以还清,也不会苛刻你外甥们。搬家就算了,那院子啥都有,这里住着的屋子小,东西也少,等暖房你们可要都来喝几杯。”

    张国庆笑着点了点头,“行,那我先走了,有需要找我,我力气大着呢。”他还要赶着去供销社,“姐夫进去吧,洗三那天早点来帮忙啊。”

    张春明挥手再见,“好,我们家和你二姐家都早点就去,你骑车小心点。”

    张国庆骑着自行车经过纺织厂门口和门房张叔打了招呼,往县供销社骑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