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二十八章 购物趣事
    到了县供销社,张国庆把口袋子里的票据全部拿出,挨个柜台的找,到了卖布匹那才想起娇娇没交代要求。

    “同志,你们女同志冬装都买哪种呢,麻烦你也推荐一下。”

    “这种军绿色厚料子卖的最好,男女都可以做衣服。”长辫子的售货员说完,偷偷又瞄了眼他,想想又提醒他,“今天有瑕疵品布鞋、毛线不要票。你快去,迟了就没了。”

    “好的,同志非常感谢你的提醒,我就要这匹军绿色的。”

    开好票付了钱,取走布料,他先赶到卖瑕疵品的柜台,围着的人真不少,看看毛线问题不大,就是颜色有色差,暗色的色差不注意还真看不出,质量是真没问题,记得大学时,周娇就买过两色渐变的编织成漂亮地毛衣,难怪今天购买的挺多了。

    “同志,你帮我看看167CM女同志和我自己穿的毛衣需要多少毛线?”

    “你要1.2斤,像我这样高瘦女同志要8两-1斤,没多少毛线了,要买赶紧的。”

    “麻烦你帮我把那深蓝和灰色的全部拿过来,还有那大红的、枣红的也一起全部拿过来。”

    张国庆看也就是这颜色好些,瑕疵少接近没有,也是真正的羊毛线。

    售货员特好奇地看了看他,还真没人一下子全包的,这家里该有多少人:“同志,合起来8斤重,原价12元,现在6元,不需要票,一共48元,你确定全部都要啊?”

    他看看其他瑕疵品,有没有必需品,“还有麻烦你拿2双布鞋,都是44码的。另外拿5条毛巾。”

    他看看四周人太多了,也没心思挤在老娘们堆里。“就是这样,麻烦你算下开票。”

    售货员现在确定这人是真要:“2双布鞋原价格6元一双,毛巾0.80元,合起来半价8元加上毛线48元,一共56元。”

    接过单子又是付款回来取货,售货员很认真地对着他说道:“你看看8斤毛线,加上2双鞋,5条毛巾。我替你看过了,瑕疵不厉害。”

    售货员打开检查后,接着抱起来放在张国庆的布袋子里,幸好这布袋子大。张国庆花了1个小时才把手上的票据全部花光,价钱都不怎么高,主要零碎多,另外带的一个布袋子也装满。

    他后来是直接开票,最后再一起付款,再一个柜台接一个柜台取货,全一楼的售货员看到都笑了,张国庆没办法还要解释,媳妇坐月子,票据要快过期,今天特意请假赶来的。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解释人家就会体谅,要不然万一以后山不转水转的,被人盯上就完了。

    不是胆怯,是谨慎,宁可防患于未然,也不能等到事情发生了,再感到后悔莫及。最后还有好几个好心售货员帮忙,才在一个时间内搞定,张国庆再三致谢,这个时代人是最淳朴的。

    上到二楼拿了2罐麦乳精,装到袋子里,张国庆就快步疾走,丢死人了。暗自决定以后起码几个月不来供销社了,等大家遗忘得差不多,有新话题再来,他可是看到好几个姑娘和大娘都背地里嘀咕。

    把两个布袋子捆在自行车后架上,张国庆想了想家里的窝窝头,还是狠心地朝马路对面国营饭店过去。这年代就是好啊,车子直接放门外也没人偷。不过,他还是习惯性的提着两布袋进去。

    饭店里人少的可怜,就一两个人在吃面条,服务员黄姐是认识的,上初中和周娇也是来打点牙祭,她正在游神着。

    “姐,你看看有什么吃了,你弟弟要饿死了。”张国庆一进来就朝她喊道。

    “你小媳妇呢?怎么没跟你来啊,好久没看到她了。”黄姐朝他后面看看,“下午有包子,还有你喜欢的红烧肉、还有你运气不错,有酱牛肉。有个生产大队牛掉沟渠里死了。”

    “先给我2个包子加份面条吃,其他的等一下打包吧。”张国庆摸摸肚子,他也不能吃太饱,“娇娇昨晚生了,这几个月肚子大不敢给她出来。”

    黄姐紧盯着看他,还夸张挤挤眼,呲呲牙,“你小子真行啊,这么小当爸爸了,你姐我都22岁老姑娘了,我家娇娇才16.17岁吧,你行啊。”

    张国庆白了她一眼,这没正经的大姑娘,“你还是早点嫁给我哥们吧,人家现在混得不错,在乡粮站挺好的,等你这么多年花也谢了,疯子都25岁了,上次他娘还跑过来问我,你们现在咋样?”

    黄姐和他铁哥们程峰是一对儿,俩人确定关系下来总是问题多多,不是房子问题就是彩礼钱问题,黄姐有个事妈,眼光还挺高的,总觉得自己姑娘是县城的,不好随便找个农村的,幸好程峰家里条件还不错,上半年进了乡粮站,他对黄姐是一头栽进去了。

    “已经定下来,年底就结婚,也就是前两天确定下来的。年底娇娇出月子一起来喝喜酒。我可能要调到乡国营饭店里去,到时候离你们就近了。”

    “好的,疯子终于守的云开见明月。先恭喜你俩。”

    他先看看周围没人,低声说道。“姐帮我向大师傅买好酒吧,越多越好,回头你去乡里就买不到了。上次他死活舍不得给我一斤,我嘴巴一张就没了。最少5斤的坛子。他这个可比供销社的酒还要好。”

    黄姐笑着偷偷使了使眼色,带着张国庆一起往后厨房溜去,一看到大师傅,张国庆先嘿嘿傻笑,习惯性摸摸头,朝黄姐呲呲牙,示意她快点说,没看大师傅呲牙瞪眼地都要拿汤勺打他了。

    “你小子不用做鬼脸了。上次那酒,我还是抢了老朋友的,那家伙20多前生下儿子宝贝似得存了5坛酒,都没了。”大师傅跟看到鬼似得,愁得啊,心里只抽抽。

    “那他这一辈子就生那么一个儿子,大师傅你不老实哦,吃独食呢,我去找师母问问。我都闻出味道了。”张国庆开始炸他。

    大师傅没办法,这臭小子来软的不行接着就会耍无赖,上次最后3斤被他撬走2斤,拿他没办法,只能瞪了黄姐一眼,肯定是她告密的,也就看今天有牛卤肉,他才特意搬过来的。

    “好啦,最多2斤,多了没有,我就一坛子5斤的。”

    这坏小子不给酒就要找他老伴,谁不知道他老伴就怕他喝多酒对身体不好。要是知道有酒没带回家,非得折腾他不可。

    “大师傅他有酒,我也要!我孝顺我公公。”黄姐一急,脱口而出,“中午你带回2个大坛子,上次5斤的,这次起码10斤重的。小五,我们自己找。“

    张国庆怒目瞪着大师傅,佯装伤心,控诉他,“我去告诉师母,你偷偷藏了20斤酒自己喝,一点也不给我一滴。”

    他偷偷和黄姐眼神交流,边偷偷打着手势,“大师傅,你想想师母来了,就最多1斤,19斤全是我的,你看看?”

    “哎呦,我就知道你这祖宗来就没好事,5斤。就5斤,多了就没有。”大师傅看他往外面走马上跟上,真担心老婆子知道了,连1斤都保不住啊。这20斤他偷偷藏在老朋友那呢。今天才偷偷搬过来的。

    “小五,找到了,10斤装的,呵呵,大师傅,我找到了,你就应了吧?”黄姐高兴喊道。

    “你们行啊,还用计策呢,至于吗?可不能告诉我家老婆子啊,这坛拿走拿走,眼不见心不烦。”

    “大师傅,你可不能一次性喝完啊,要不然我就告诉师母,她老人家是担心你呢,最多一次1斤,我黄姐监督呢。”

    开够玩笑,该提醒的还是要说的,这老头子喝酒没节制,就怕喝处好歹。

    “知道了,就你小子花样多,我帮你打包,给你用手拎着。”

    “黄姐,你拿个东西装,这坛子带回去给我爹慢慢盒。”张国庆提醒黄姐去拿瓶子,“大师傅,给我一斤牛卤肉,一起装上啊。”

    黄姐摇摇头,“不用了,这坛密封的,打开不好骑车,我爹又不会喝酒。你先去吃面条等一下糊了,早点回去,娇娇也好放心。“

    张国庆看她真不想要,也就没客气。他自己不喜欢喝酒,空间里也有他收藏的好酒,就是想起他爹爱喝这酒,上次宝贝了好久,才喝完2斤,要不然他才不这么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