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二十九章 国庆心疼
    吃过包子、面条,付好钱,把两布袋子捆在自行车后架子上,提着大师傅打包的竹篓子小心翼翼地往回家方向骑。看看时间真得不早了呃,回家估计要抹黑了。

    一路赶路,都没敢耽误时间,半个时辰的路程,骑着自行车拎着酒,好不容易40分钟到了,而且很羞愧的看不准时间,看来还是需要买块手表。

    进了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堂屋那有人影和声音,应该是家里人下工回来了,在堂屋吃晚饭,张国庆看了手上的大包小包,也就没进去,而是直接去了自己房内,打算先把东西放好看看老婆孩子,再去堂屋吃饭。

    他直接推着自行车停放在西厢房屋檐下,在自己房门口放下东西,锁好车子,提着东西放轻脚步迈入卧室。看到娇娇对着儿子轻声细语地聊着天,自说自话的傻样儿,看来事真的无聊了。

    “哟,儿子啊,你没睡啊,知道爸爸回来了啊?爸爸带了柿子梨子和野果子给宝宝吃,可惜宝宝不能吃呢,快点长大,爸爸带着你妈和你去山上摘野果子去,咱们大青山那野果子一年四季就没缺过,比别的大山可好多了。”

    张国庆边说着笑了笑,倒了热水后,洗了洗脸,对着周娇得意地说道,“今天看到‘苦姑娘’了,想着你喜欢吃给买了些,等会问问娘,放开水里烫烫是不是可以吃,也好给你解解馋。”

    周娇立即精神一震,高兴地说道:“热的才可以吃,再烫也不行,儿子还小着,我忍忍,可不敢大意。你给我,我先藏起来,等过了月子就可以吃了,这东西前段时间没打霜不甜,家里也没种,大伯娘家倒是种了两颗,可也不好意思和孩子们抢着吃,现在好了,刚好收起来慢慢吃。对了,你怎么去了这么久?不是就买东西吗?是不是遇上什么事给耽搁了,没关系吧,现在县城很乱吗?”

    张国庆提着装柿子、梨子和些野果子的那个破袋子递给她,看她收好了还紧紧盯着他,等他回答,安慰地说道“没事,现在你看街上还有人挑着担子买水果的,和去年去街上你看到的一样,不过今天看到了几句先标语,估计成立人民公社快了,等过完年,现在的生产队应该会同意改制,还有右派运动非常激烈,县城随处可见那种标语。好了,我们不参乎那些事,我迟了回来时找大师傅要酒了,呵呵。你晚上都吃了吗?吃了什么?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你拿出来,让娘做了。”

    周娇闻言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算了,炖什么少盐的都一个样,再拿东西出来,惹人心里不痛快。今晚吃了娘炖的猪蹄子和一碗面条,我用小碗装了猪蹄子让娘吃了,还是硬逼的。猪蹄子和面条都是没味道的,为了儿子我也拚了,等娘出去洗尿布让我休息后,我偷偷吃了月子饭。”

    张国庆听了,抿了抿唇,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大家庭里共一勺子吃饭,有点特殊就人尽皆知,这点真不好,看来炉子一定要想办法安装上,总不能让她偷偷吃月子饭,跟做贼似得,也不容易消化。

    “她们要是说了什么你就不要往心里去,她们就是吃着窝窝头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都是用自己的钱买的,最多背地里嘀咕几句,没必要为了别人亏待自己。好相处就多处处,惹你不高兴了,你就少理那些人。”

    “没有,就连二嫂都没嘀咕呢,都挺好的,就是这样,我才觉得自己也体谅点,别老说刺激人家。就是大嫂她们到我们房间看看平安,聊了几句,我觉得自己吃独食挺不好的。对了,你吃了吗?晚上估计又是地瓜饭,你要不要先吃点。你把票据换成东西了啊?你把这些东西放在柜子里,接着来的人会越来越多。”周娇连忙摇头,接着又摇手的,她可不能让张国庆误会。

    “那就好,过了年就分出去那就方便多了。你看看也没几样东西,除了票据上的,倒是今天有瑕疵品不错,羊毛线就是有色差,质量没问题,28块折了12块,我就买了羊毛线,你看看这里冬天刚好,你的羊毛衣都挺新的,先不着急,你送得给我的还很新。先留着以后用。

    还有布鞋也半价,我买了两双,给爹一双,这毛线听售货员说女的8两-1斤,男的1-1.2斤,对不对?枣红色的给娘一斤,深蓝色的给爹也一斤,让他们自己织。还有瑕疵毛巾只有2毛一条,我买了5条,娘不是羡慕小平安的尿布嘛,等一下也给两条。还有买了2罐麦乳精,这东西没污染,我们自己平时喝,对于身体好,你冲淡点也可以和喝。这酒你放在空间里操作,要不然酒味太浓。倒出两斤给爹,剩下的放空间里。对了,忘了问你,你月子里用空间,身体有没有影响,不会很疲惫,精神不好吧?要是感到异常马上停止,等出月子养好,以后也要少用。”

    “没有异常,以前你让我收黄金不是已经测试过了,放心吧,我爱惜自己呢,我那瓶子都很精美的,不好拿出。”周娇努努嘴,抛着小白眼,张国庆扭头亲亲。

    “你把酒装在别的大瓶子里,留下2-3斤,也是一样的。”张国庆抱着她在怀里,“今晚要早点睡,我也没注意你的休息时间。明天就不出去陪你在家歇歇。”

    张国庆摸摸儿子,对着儿子的额头轻轻地给了个响吻。

    “儿子什么时候喝过奶的,他昨晚睡到一直在凌晨2点哭起来,我用奶粉喂了一次。早上5点出门也没见他醒。”

    “早上你离开就醒了哭,喝奶后接着睡,到了9点快10点也喝了奶,估计是3-4个小时喂一次。”

    “再观察几天就会摸清作息,奶的话,奶粉加起来吃,要不然你身体受不了,补点东西都没有用。里面的月子饭使劲吃,我今天没找到炉子,等会仓库找找,我在县城里吃了回家,就是饭店里的那个黄姐她和疯子年底结婚让你去吃酒。这酒也是大师傅那得”

    周娇听到大师傅就明白又去抢了,斜了眼他,“我这里还有你收藏的酒,哪天你提2瓶给大师傅。这坛子酒和毛线、鞋子的,先送过去,赶在吃晚饭前上桌。”

    他竖起耳朵听听院子动静,点点头,拎着她整理好的袋子,怀里抱着酒和牛肉,“那我先去正房,平安,爸爸去吃饭饭了,你乖乖陪你妈啊。”

    看着他离开了,周娇对着儿子说着:“宝宝,又剩下我们娘俩了。”摸摸平安小手手,“我家宝宝快长大,妈妈也带去你城里玩。宝宝我们看看外婆写的信里说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