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三十四章 家人相处(二)
    俩人回到小客厅,关上门,进了卧室,高兴的盯着周娇,“小婶,俺们送过去了,爷他们还在喝酒,俺就回来了。”

    “行,你拿着花生米,再到外面小客厅里让你奶给你们泡俩杯奶粉,喝着奶,配花生米,这小日子比他们大男人还好,对吧?”周娇笑着逗她们说道。

    “记得拿奶粉过去,小客厅有小碗你们慢慢来。热水很烫的,你们人小不要倒。娘,你给她们俩泡奶喝呗。”周娇一边吩咐小家伙,一边高声对张母说着。

    俩人高高兴兴的手拉手,拿着奶粉和花生米,对着张母讨好的傻笑。

    “你就惯着吧,还奶粉配着花生米。哎呦,小家伙,等奶来,你可不能倒水烫到就麻烦了。”

    大嫂看看麦苗,“闺女,你都大了,下次可不能喝了,这是小弟/弟喝得奶,麦穗人小喝了没关系。”

    “娘,俺知道,就这次,小婶还买了一包放俺奶那,让俺们和哥哥们一起喝。奶奶你也吃花生米可香了。”

    周娇看看她们在客厅里,自己也没事干,刚好看儿子瘪嘴要哭,忙抱起喂奶,小平安有奶吃就会很乖,今晚热闹人多热闹,还没到他睡眠时间。

    张母拿着奶粉进来,看到她喂奶,“这些给平安不够奶喝,俺放上面呢。”

    周娇笑笑,无声说了外汇卷,用手指指枕头,低声说道:“你老别担心,孩子喝了身体好,不祸害东西。”

    张母白了她一眼,有碍于另外两个媳妇在外面,用手虚点她脑门。

    “娘你也泡杯红糖水喝呗,那个特多,俺用不完呢。”周娇撒着娇说着。她真是奶粉和红糖很多,可是他们不会信的没办法只能让他们喝。

    “不用,明天红枣大白粥里放红糖那才好吃了,这样吃浪费。你爹有花生米高兴呢,喝酒上头了,刚好一家人喝上大白粥。”张母拒绝,绝对不听她的,要做一个月月子还有什么东西是多的。

    周娇喂好奶,儿子也吃饱了,竖起来拍了拍他的背。张母怕她累着,接过孩子,“你先躺下去休息会,俺抱着平安在外间玩。”

    “也行,娘,衣柜抽屉里有今天刚买回的2斤糖,你抓些给嫂子们吃吧,红糖在外间的柜子就有,你自己拿。我先靠靠,现在也睡不着。”

    “那糖放着,平安洗三那天亲戚来了,孩子带过来好多,一人两颗都要2斤呢,到时候再用。放心吧,娘做事心里有数呢。你安心休息下。”

    张母语音落下,拿了旁边的小棉被,包着平安往外走,“平安,咱们去看看小姐姐,她们在一口奶粉就着花生米呢。”

    “怎么样,俺说闺女好吧,都记得孝敬自己娘了,你们这俩孩子还真听你们小婶的,喝一口奶,就一口花生米啊,别吃了容易上火,留着明天等你们哥哥回来一起吃。”

    麦苗看看碗里的奶也没多少了,对着麦穗说:“小妹,俺们干杯一口闷。不能贪杯了。”举着杯子碰碰小麦穗的小碗。

    小麦穗傻乎乎的看看她奶,她娘,“姐姐,俺听不懂,别碰坏俺小碗。”

    哈哈、、、、这下子连里屋的周娇都大笑起来,几个女人笑声一起都惊动堂屋里的喝酒爷们。

    正房堂屋的爷几人听到笑声还是好奇地,也不知道有什么事,让她们这么大笑,不过看到家里女人不会斗鸡眼那样,搞得家里乌烟瘴气的,还是挺高兴的。他们经常在村里听到谁谁婆婆媳妇又吵架了,谁谁妯娌又打架的,有时候为了一根葱都能吵起来。

    张爹对着儿子们感叹道:“俺们家里你娘最命苦,做姑娘是老大,一直没吃饱过,你们姥爷那时候下面一拖的孩子,半大儿子就有4个,那粗粮都不够吃了,俗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加上那是乱啊,土匪、鬼子来了会杀人的,大家就天天跑,你姥爷家后来就剩下你们俩舅舅。

    你娘嫁过来,娘家不得力,俺们分家出来就茅草房,下雨就会外面下大雨的,里面下小雨的。除了茅草房,你爷爷就给俺们一套吃饭的家伙,一把锄头,俩铺盖还有200斤的粗粮,为了活命,俺们就下死命的干,好不容易又收获了。土匪来了,没办法啊,只能逃命,只能往山上跑。

    在山坳里种地瓜,山坳才都那么点大,大家也只能分一块小地方,不够吃配着野草草根混着吃,最难过的是冬天找不到野菜,也没吃的,就使劲喝热水,春天下来,出来的人都是浮肿的,每家都会有人去世。

    你爷爷就带着俺们三兄弟天天闯深山,一家人才活下来。怀老二时候,刚好了冬天没吃的,留点粗粮全喂进老大和你姐嘴里,你娘整个人都肿起来,俺整宿整宿的睡不着,那时候你小婶也怀着身子呢,俺们三兄弟就打算死也要吃饱了再说。

    瞒着你爷爷带着野物藏着匕首抹黑偷偷往城里去换粗粮,那时候不敢进城里,就到城东王百万那片换粮,别人说他是汉奸,俺觉得那是好人啊,有次遇到小鬼子也是他带俺们兄弟躲在他家的。

    后来日子慢慢猜好过的。现在这日子好啊,俺觉得你爷爷亏了,他要是活着一定高心坏了。你们是赶上好时候了。”

    老大喝了口小酒,“俺还记那时候,爹出去一晚上也没回来,娘就坐在那里等爹,用狼褥子抱着俺和大妹,等爹回来,俺娘就偷偷抹眼泪,那眼泪一直流。俺就从那以后看到女人流泪就心里发麻。”

    “俺就记得俺一直最大的梦想就是再也不进山里了,那脚板都是血糊糊的,太疼了,好不容等结皮了。又开始跑,真不想跑,还是看到大河叔爷的柱子被杀了吓得已有风吹草动跟着大家拼命跑。”老二也陷在回忆里。那时候真是太苦了,现在也终于不用逼着自己进深山了。

    张国庆好奇地问他,“二哥,那时候怎么会脚板都是血糊糊,没草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