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三十七章 夫妻交心(一)
    张国庆送母亲回正房,看着她进去了,才回到西厢房,打了水洗脸,擦了身子。用热毛巾擦了擦娇娇脸和手。

    侍候姑奶奶吃了月子饭,吹没灯抱着她躺下,“娇娇想睡吗?”

    “不想睡,白天睡了一会。”

    “那我和你说说事情,你不能急,我都已经安排好一个套了,就等人明天钻进来。”

    “好了,你说说呗,怕是周家那些破事吧。”周娇摸摸他的脸,趴在他胸前。

    “别闹,我现在光看到吃不到,已经欲火焚天了,小心办了你。老实躺着,等时间一到,你喂饱你。”张国庆咬了咬她的耳垂。

    周娇娇喘着,捶打几下,“你说吧,尽量长话短说。俺还想和你聊聊上学的事。”

    “怎么你想到上学的,我计划里真没想上学,还是你聪明,老婆!真要从政文凭还真个梗,你让我想想、、、66年停止高考,就要64年前准备高考,58-60年,我们备考,预备60年-61年准备上大学,那这样好不好,60年左右看情况,提前或者退后几个月的就准备备考京城大学,平安3岁可以上托儿所,一家人上学也没负担。在60年前这三年,高中两年明年下半年有必要的话,你再去上学。我参加工作2-3年,一边工作一边准备备考,先组建自己的人脉关系网,加上以后大学的关系网,我们背景好,军人后代加八辈子的贫民,等毕业后,在考虑工作地方。我和你说说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你看着给周详计划,看看细节哪里补充的。”

    “嗯,我听着呢,上学的事就这么确定下来,还要你找学校老师咨询下,一边工作一边复习可不可以参加高考。”

    “可以的,其实只要有同等学历,单位还可以开证明就能去报考大学,报考的地方都不用在当地户籍地报考,去年就是省城、京城、上海等大城市都可以去报名。我是这么想的,先进去县武装部,那个部长是人精,在他手底下好工作,最重要武装部是管招兵的,未来几年参军很难,这个武装部就是颗钉子,联系政府和军队。在那里熟悉后想办法把我二哥替到县公安局里。等2-3年后我们走了,他也站住脚了,他比较精明。大哥呢很稳重肚子里面有货,但文凭太低,不打算安排县里,计划乡粮站里,疯子已经在那里了,也好有个人在身边,离家也近,老大可以稳住老家,爹娘呢他们在也放心。老二呢县里应该搞得定,家里亲戚都在县里。”

    “想法挺好的可是操作很难,城里人很多人都在等工作,成了临时工才能转正,要是你哥哥们能进单位就是临时工,也要花费不少精力,欠不少人情,将来还会成把柄,除非你先安排好俩人的工作,自己再去上班。其实你可以先把你二哥推荐后,接着找大哥的大舅哥出面,就不会太显眼。另外你想不给人留把柄,就要制造优点,比如会开车,就这一条就干死一片人,对了,你大姐夫当年是怎么去了纺织厂?”

    “呵呵,老婆你可说的点上了,我是要好好想想,不着急慢慢来。大姐夫他初中刚毕业,纺织厂招工,他的师傅内部有人,招了他考上维修工的,主要他人聪明、手艺非常不错。后来和大姐结婚,他师傅和他就用了办法办理临时工,接着转正。嗯,关于两哥哥我听你的,以后再说。老婆,我想早点带你去城里随心所欲的生活,看来又要推迟了。”

    周娇闻言摇了摇头,劝道:“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没什么不随心所欲的,开春就分家了,自己院子盖好了,我还打算种些东西好收集,早去城里干嘛?现在我的目标,物资、物资还是物资!开春野菜,野果子;夏天蔬菜瓜果、大鱼小虾;秋天山货野味,药材野菜;冬天刚好养膘。只要不让我下地干活,在哪都一样。”

    张国庆看着她那小样儿,乐得扑上去对着她的脸就啃,啃着啃着,心里就有股火上来,伸手往下摸去,不一会俩人紧紧贴在一起,看着周娇慵懒地散着长发躺在下面,双眼迷茫地看着他,露出一大片雪白,娇嫩的让他血气上冲,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急忙低头,深深埋入,口水声和娇喘声交织成一片,过了许久,张国庆出了大口气,抱着怀里满脸羞红的娇娇,双手不停在吃着豆腐,边在她耳垂那轻咬着,含含糊糊的说着,“宝贝,真舒服,好歹吃了肉末,等你满月,老公一定要好好疼你,宝贝,老公给你揉揉。”

    周娇白了他一眼,“儿子今晚上真要喝奶粉了,没个正行的。”

    张国庆对着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抱着狠狠地亲了几口,才放开她,“你先躺着,我去泡杯麦乳精给你补充体力,等你出了月子,就知道你老公不但没正行,还有很多外形对付你,你给等着。”

    周娇挑衅地挑了挑眉头,“等满月干嘛,就现在给我看看怎么个外形法?”

    “你、你、你是吃定我不敢下手了,好,你等着,等到满月那天我要是让你下炕,以后都你在上,我在下。”张国庆好笑的看着她,胆子肥了,还敢挑衅他了,不知道是谁最后又哭又是求饶的。

    俩人相互打趣了会,喝过麦乳精后,重新躺下,张国庆才想起还有事没与她征求意见与同意。

    张国庆抱着周娇,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想了想把她整个人往上提了提,对视一笑后,张国庆说道:“现在我说说岳父的事。岳父呢,你最好让他回东北省城军区,谁知道前几年他这卧底身份会不会是将来的隐患,到了省城,京城有林家在,就算林家将来倒了了没关系,还是功劳上在省城职业高些。

    最主要的,我们不知道林家人怎么打算,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假如林家人把你爸树立靶子在京城,你大舅他们全在外边,那就很危险了。在省城安全我们自己也有依靠,林家关系远了些,尤其我借不到力,我在林家眼里是女婿的女婿,在你爸眼里我是他半个儿子。

    本来我没打算考大学,是先县城2年接着借你爸手拉倒省城武装部,到时候你爸在省城军部,我在省城武装部,二哥在县公安局,就形成一条线,非常安全。你这么一说大学还真要上,等38岁上大学,那时候毕业出来没高位,搞毛啊。61年前两人都必须要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