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四十五章 林家来人 (一)
    林新生身边勤务兵小周听完再也忍不住鼓掌,再看看周围人群议论纷纷,有的心绪还在周娇那番话里没回过神。小周护着首长林新生和林丽珊慢慢的退出人群,尽量不引人注意往村口走去。

    在张家村村口不远处,一个拐弯的偏僻地方停着着两辆车子,上面有几个人还在那里等待,偶然有路过的村民看到,也是急急往村里赶,这十里八乡的,大家祖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都是亲连亲,真要论起辈分,都是亲戚,有个啥消息传得非常快,尤其这次是金娃娃出事,那速度广播尤其快,平时引人注意的小轿车,这时也吸引不了爱看热闹、爱好八卦的人群。

    周娇的姥爷林新生刚从县城开车过来,打算慢慢开过去顺便打听消息,就看到这一路上不少人往前赶路,听着大嗓门说着老周家,还有什么要打金娃娃,他不知道金娃娃是谁,但是林新生有感觉和周家有关系,都在去往同一个方向,预料和外孙女周娇也有关系,就下令找位置停好,他带女儿林丽珊跟着人群先去看看情况,刚下车随便找了个老乡一问,结果还真是他的亲外孙女出事,大伙嘴里喊得金娃娃就是娇娇,林丽珊听到急得不行,非要赶去,林新生连忙拉着她进了村子,到了张家大门口,找了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打算看看周娇怎么处理这件事。

    好家伙,张家门前就聚集将近500多人了,现在还有后续到来的人往这方向赶路过来,约莫乡里的干部都要惊动过来了,他暗示身边的工作人员小飞靠前去打听。其实也没有等小飞回来,不过片刻,他们在这边听了很多人议论纷纷,也明白事情经过。他拉了拉大女儿的手,他觉得这应该是她外孙女故意放话出来的,那今天这一幕应该也有准备,就是不知道年纪轻轻的,是不是镇得住场面。

    林新生轻声劝导急着掉眼泪地女儿,“先听听,这事看后续,都来到这了,不着急,有爸在呢,出不了乱子。”

    说完林新生看着不远处站在台阶上的小小人,全身包得只落出张惨白蜡黄的小脸,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站着,眼底无波无澜的,在这黑压压的一大片人群里,唯有小小的身子挺着腰直直地站着,周围一排排的大男人围着,可还是让人无法忽视那小小身子带给人的震撼,那全身的气场,泰然自若,面对着全场的人群,就这么静静地站着,他还是震惊,那气场犹如老将,就那么站着,周围除了周家闺女那叫喊声,慢慢500多人全安静下来,原来他外孙女已经如此优秀,周孝正啊,周孝正,还是基因强大啊,有周孝正那样的天才,生出这么优秀的女儿一点也不奇怪,难怪金娃娃这名气这么大。

    再看看旁边泪流满面的女儿一眼,林新生暗自叹了口气,无奈在她耳边提示她,不要引人注意,也幸好旁边不熟悉的人都全身心关注台阶上那道小小身影。林新生看着她耍猴似的看着周雪,对,他刚才听了那么久,知道这是周家长房的闺女周雪,薄薄的嘴里轻轻飘飘吐出的那两句就让周家长房面目全非,掩面倒地,这是打算好要捏死对方了。

    再听听那小嘴吐出的话,就那么简单了当,抱包裹全甩给对方。话里句句是述说这些年里不幸遭遇,句句也全是她奶奶好不容易养大了她。围观着的众人也在相互传话,还有意识地使劲压低声音在前后周围传话,后面远远听不到的急着团团转,努力在听前头传话的,纷纷乱乱地交头接耳。

    林新生再看了看那道小小身影就那么挺直着腰,凭着几句话,慢慢地控制全场,调动众人情绪,操纵事态,有前有后,先轻后重的把握全场节奏,更是事后那三个响头,之后说的那些话,又顺利的脱身而出,非常完美,加上身边小丈夫的配合,小夫妻俩配合的十分默契,一举一动都在他们掌握在中,没有失控。

    舆论上造成大众同情,娇娇的三个响头和那翻话造就大义,撇出周家老两口,洗清自己二房,保全周家族人脸面,事事算在前头,周家族人无话可说,周老爷子哑巴说不得黄连苦全硬生生吞了。这是猜出什么了,才急于摆脱长房。真聪明!

    林新生看着这对小狐狸,再看着被高高捧起的周老头,他心里暗爽也对周老头深感同情,这老糊涂真看走了眼,还说自家孙女木讷,也就懂事听话。这是木讷?人家是没在意,才保持沉默,连个在眼皮底下的孙女都看走眼,那就是个糊涂蛋,一大把年纪老没羞的,现在被俩小辈算计,活该,当谁不知道他那点心思。看看连小周都鼓掌了,没看围观的群众都在窃窃私语,打着明晃晃的眼光在琢磨这老东西呢,还不快快藏在家里,出来丢人现眼的,白活这么大年纪了,还是死鱼眼珠子当成珍珠了,弃了珍珠的老傻蛋,光会算计点皮毛,有周孝正、有周娇在,周家何愁?

    回来的路上,林新生思绪不宁,暗自徘徊,抓着女儿林丽珊的胳膊,看了看她,真是无法想象,她还真是孩子母亲。

    林新生下令留下一个人接应小飞,全部人员上车往县城招待所开去。带着不愿走的林丽珊坐上前面的那辆车。

    林新生看着红着眼,撇开脑袋的林丽珊,无奈的说道:“你是不是想刚才就上去?你就没看出什么?”

    林丽珊还在生他爸的气呢,也就是她爸拽着她,要不然她非要上前问问老头子凭什么这样对待她家娇娇?她女儿这么些年就受了这么多年的气。她都想撕拉黄招弟的心都有了,她怎么敢的,她的女儿有这么个外公镇住,有个娘还在呢,这些年邮寄了多少东西过去,不要她感恩,就善待也没有,这些白眼狼。

    林丽珊闻言抬头不耐烦地说道:“看出什么,就看那死老头偏心,就那长房一家不是人,周家全是白眼狼。爸就按照娇娇说的关了他们五家。”

    林新生无奈的摇摇头,这女儿被养得太单纯了,聪明是有,心计不足。他只好细细分析给她听,“我要是按照你说的就达不到你宝贝女儿的算计了。这事我们不能操之过急,只能推波助澜,不能做决定。今天出了这大乱子,不用我们,乡里的干部就要头疼了。这事关系到全全面面,会牵连到很大部分人,你想到没有?

    轻的追究到邮局失职、村里开证明的,重的连乡里干部不作为,那五家财产全部都要调查。这些要看娇娇的了,她已往江面投石头,会出什么波澜,就看她最后想要收获的是什么,想要的是什么?你以为今天是人家主动找上门的,嘿嘿,还真是主动傻傻上门的,我估计这是个套。

    明天孩子洗三,她为什么不早不迟这事就闹上了?我们今天才到,没休息直接赶过去。事情已经出了,她是要用洗三亲朋好友聚集机会,说明和周家长房已经没关系了,来了也不接待,这门亲就这么断了,周家长房和张家算是彻底老死不相往来了。还有可能已经猜到我们这边要过来了,甚至已经确定她爸周孝正还活着,要回来了,还高升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