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七十一章 感叹
    赵大山心里琢磨后,反复推敲了下惊讶地抬头看看张国庆,和左林对视一看都明白那人是谁,不过既然他没明说,他俩看看其他三位,也就没说出口。

    林老爷子看了众人脸色也没反应,现在就是知道也没关系,不过不想说出口,等以后周孝正回来了,看看他怎么处理。他明白小五的意思,事情已经闹出来了,把大房夫妻收押,等周孝正回来可以通过这事想怎么和周老头谈都有决定权了。唉,也难为这两孩子。

    林新生端起茶杯,示意大家都喝茶,高兴地说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家小五干的好,那些东西全部处理捐给那些老人家过年,也多添碗菜。”

    乡书记张志峰拍了拍张国庆肩膀,“我替乡里老人家谢谢你们小夫妻。小五啊,这想法是好,可叔叔呢,看着你长大,当自己孩子看,叔叔建议你全捐了,可家里缺少的还是取回来,你们小两口还要过日子,自己买不要钱啊?能省点就省点。”

    李爱国看他笑着坚决摇头,“算了,这事等结案了清理清单还要周娇签字,到时候再说。事情一步步来。”

    “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没心没肺的。您老不知道,赵大山看他身具神力,让他去当兵报效国/家,他说自己除了当军人也可以报效国家,我们都知道他舍不得离开他小媳妇呢。现在孩子也生了,想好干什么了没有?”左林对着林老爷子说道。上次他老朋友可是向他提起,他确实计划给他名额。

    林老爷子笑着摇摇头,朝着张国庆用手指虚点几下,对着大家说道:“不急,等过完年吧。这几天我去军区开会刚好带着他去见见那些老朋友,也让那些人见见,老子的孙女婿不是老子吹的,就是带过去给他们看看。要是还不乐意当兵,也不去京城,我也不管了,就直接交给赵大山,你给我好好管管,武装部怎么也算和军人搭上关系吧?”

    赵大山哈哈大笑,直点头,“好,太好了,就让他进武装部,我看着他,您老是不知道我对他是牙根都咬烂了无可奈何,在眼皮底下看他还怎么办。”

    “你们是不知道啊,临出门前他姥姥再三交代,我不能把全家都给拉去军队,一个也不留吧,就给她留下娇娇夫妻俩陪她,让他们想干嘛就干嘛。

    我一听那还了得?但没办法,他姥姥说得也对,娇娇一直没在身边,受了这么多年委屈,带回京城陪陪她也行。

    等我和他妈说把他们带回京城,结果人家小夫妻说什么也不走,说可以去京城看看她姥姥,回京城我和她妈也忙得一年也见不到几面,还不如先待在这好好孝顺老张两口子,把孩子养大,一边工作积累经验,一边学习看是不是有机会考上大学再去京城。”

    左林感叹地说道:“孩子都是好孩子,张老哥有福气啊,这样也行啊,有空去京城呆段时间,回来待着照顾老两人口,也避免两家长辈牵挂。”

    李爱国笑着打趣张国庆:“小五,你不是舍不得你爹娘,你是舍不得你们三脚架分开没法瞎胡闹了吧?”

    张国庆笑着说:“是舍不得,我们这地方好啊,去了京城怕不习惯,没法打猎,也没法上各位叔叔家蹭酒喝蹭饭吃的,程阿姨的炖鱼可是一绝。还有怎么也要把左伯伯家的私藏那封50年酒给喝了。”

    赵大山拍着左林的肩膀,幸灾乐祸的笑道:“你完了,你那酒藏不住了,你知道县饭店里的大师傅为什么每次喝到酒都说幸好没看到张国庆这小子吗?据说啊,每次小五要是见到就要有份。不过大师傅还真喜欢这小子,几天没看到就牵挂上了,前几天跑到山沟沟里抱回几坛子酒就说要给他留着,谁也不让动。我们今天喝的那坛估摸着就说这酒。”

    左林没好气的说道,“我早就知道他惦记着呢,他上次可怜兮兮的说他爹就没喝过50年的,我老伴差点信了他的鬼话装酒给他,还是他二姐奇怪的问了一句话才保住的。”

    听得众人大笑,张国庆急忙许诺,“叔叔们,可不能再说了,我底都给你们掀开了,给点面子啊,我姥爷、我丈母娘还在呢。这样,我姥爷的好酒一人一瓶怎么样?”

    “太少了,先说说有多少,大家一半,你不是每次和大师傅说五五分成谁也不吃亏吗?”

    “就是,谁不知道你小子最鬼,一人一瓶不够喝,一人两瓶。”

    “那可是平时都喝不到的,你小子想独吞啊,快点全拿出来。”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兴高采烈的比划着。

    张国庆装出后悔的神情,直拍自己大腿,“哎呦喂,你们看我这么实心眼的,会没谱骗你们吗?早知道不说了,我那个悔啊,看到叔叔就高兴,一高兴那点家底全给折腾完了,真不多,就10瓶,刚开了3瓶,也只有7瓶了,怎么样够意思了吧?”

    大家高兴地点点头,竖立拇指。

    张国庆站起身,拍拍手,“你们等着,陪我姥爷好好聊聊,我去去就来。”

    他出了堂屋,一路思索着还要哪里遗漏的。

    回了卧室,看到周娇,大致上说了下这次闹事处理结果,俩人商量后没什么问题,这事最终还要等周孝正回来拍板。

    “娇娇,姥爷带来的酒要拿5瓶出来,送给刚才五位。我寻思这东西送出去体面也不存问题。

    周爷爷三番四次跑到乡办公室要求他们征求你意见,所以他们来了,你说你爷爷怎么这么有意思,去那里说,还不如过来,你说他是不是知道林家来人不敢来?呵呵,我觉得挺好玩的。”

    周娇狠狠的捶打被子,“他哪里的脸来着,要是姥爷和我妈说得全是真的,他连脸都没了。还敢来?就是可怜我奶奶。都没法去看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张国庆上前抱起她放在膝盖上,“别气,事情按照预定已经过去了。我也告诉他们周家那对夫妻先收押,周家的物品和金钱要等月底会有人带我专门去处理的。没说什么人,但是估计他们中左林和赵大山有数。大家也没说出。

    我是这么想的,先收押那对夫妻,一来我们省心不会上门,要不然那女人来了烦死。二来留着看你爸什么意思,你爸也好和周老头讲条件,要不然天天折腾不起。姥爷也同意了。你要是心疼你爸,那过段时间我自己去处理不用他出面,先关了再说。

    他们几个人想看你怎么说,姥爷说你是包子脾气,就不用和你说了,等有人会回来自己处理的。呵呵,不生气了,明天看奶奶过不过来,我到时候想办法,乖,你担心,安心坐月子。”

    “行,放下我吧,你早点送酒过去,,他们也早点回去。我没事,你放心。”

    张国庆拿了个小纸箱,装了5瓶酒,往堂屋走去,放下纸箱。林爱国等人看事情已经谈好,天色已晚,都起身告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