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七十六章 心思
    东厢房张国富让孩子们睡下,盖好被子自己也躺下,黄翠兰看着一堆东西,按样收拾好放入箱子,“孩子他爹,好多东西呢,过年衣服布料都不用买了。这军大衣俺看到小哥穿得可暖和了,早就想托他带一件给你,现在好了,大冬天的你也不冷了。你看这么多东西,回头你去村里看看谁家有蘑菇那些特产,也买些给小五他丈母娘回礼。”

    张国富点点头,让她快点上炕,“俺明白着呢,除了蘑菇,那些风干的野鸡野兔肉城里稀罕。回头俺去看看。俺看这家人也实诚,他姥爷和咱爹聊得可投机了。睡吧,今天忙了一天,明儿还要早起。小五给的好酒好烟都给你爹送去,俺想喝找他要去。”

    黄翠兰上炕躺下听到了捶捶他,笑着说:“你还真是的,今天就拿出老多了,小五那也不多了,给俺爹一瓶够了。”

    “你是没看到多少东西,俺们几个大男人搬了两次才帮完,两辆车里满满的。好家伙,东西忒多也没打开,个个布袋子箱子都又打包的结结实实的。俺看还真是金娃娃。幸好村里没人看到。那酒有两箱子,俺和老二估摸40瓶。你和娇娇好好处,这么多东西欠人情欠大发了。”

    “俺知道,她打小就乖巧对俺也好。她比老二家的讨喜。俺也不是贪心的,该怎么处就怎么处。”

    老二房里,张国强穿上军大衣试试,还真暖和,“你别看东西了,全收拾起来。先给孩子洗洗,让他们睡觉。”

    林菊花吧东西给收拾到箱子里,想想又不放心用钥匙锁上。

    “你锁上干嘛,俺们家没人看上你这东西,有人来也是看小五房里。”张国强好笑地看着她忙碌。

    林菊花摇摇头,满脸哀怨的看着他,“俺谁也不怕,就是怕俺娘来咱家,估摸着这回听到娇娇姥爷来,过两天就她就过来了。看到还不拿走,俺石头还没几件衣服呢。你说俺上辈子是不是造孽啊,咋就没有贴心的娘家人。”

    张国强端起脚盘倒水,“投胎是老天安排的。别愁了,回头俺娘在,丈母娘也不好意思,你看看什么可以收拾些给她的。”

    “没什么可以给他们的,俺看了都是稀罕物,有钱买都买不到,那些布料棉花要老些票据,这酒也是稀罕物,给你做人情。俺可不能给俺娘了,要是你娶了大嫂、娇娇这样的媳妇,俺们二房也不会家里最穷,都怪俺没好命,娘家不给助力,也不能脱你后脚。”

    “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说这些话干啥,俺从没觉得俺媳妇比她们差。放心吧,俺心里有数,你会有好日子过的。”张国强说完,想起小五今天和他私底下偷偷说的,乐也给自己乐,低调点。

    看看今天那些干部和小五的关系,这小子私底下把县里头头们的小一辈都给聚集起来了。以前只听说她姥爷家很厉害,没想到这么威风。今天看那些人的态度,难怪男人都想升官发财。

    这傻小子还真是傻人有傻福。明天问问这小子,他娶娇娇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呵呵,俺现在就是好日子,不和她们比,村里俺头一份。”

    张国强哈哈大笑,抱着林菊花亲一口,“俺就喜欢你这点,懂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道理。俺们不和别人比,自己过好自己日子就行。”

    张国庆回到房里,赶紧洗洗睡,轻手轻脚的收拾好,跑到炕上抱着媳妇,终于舒坦了,熟睡中,周娇闻到熟悉的气味把脸往他胸前蹭蹭,张国庆好笑地看看那她那懒散样。小心的把被子给她掖好,看看右边的儿子那小人儿一团团的,闭上眼睛安心入睡。

    睡着正香的张国庆被小平安的哇哇一声哭声给惊醒,下意识的抱起他下炕,抓去奶瓶泡好喂儿子。不一会看着儿子吃饱了,抱起来拍拍后换了尿布,儿子就舒坦的睡着了,他怀疑他儿子哭是尿布湿了。白天想吃奶的也没看他哭。

    现在他摸透了,他儿子四个小时不到就要喝奶,要不然就会想哭不哭的小嘴唇动动就会找吃的。尿布一湿就会哭,你要是时间多耽搁一下就会越发大声哭。真不愧是他儿子,真聪明。

    张国庆抱着他慢慢的放在炕上,自己紧挨着。暗自考虑大冬天了要想办法,起床喂奶太冷了,太小抵抗力弱,难道真的要等娇娇在炕上自己喂。

    他开始发愁明天走了后,他儿子怎么办。看岳母也没戏,明天还是好好和自己娘说说,一定要晚上呆在小平安旁边,他真担心他儿子哭了,她们俩母女睡着叫也叫不醒。他这么大动作起床上床的,周娇都不知道,还一直往他怀里躲。呵呵,这傻女人。

    凌晨天还没透亮,满天雾气腾腾,十步不见人影,地面上铺着一层薄薄的银白色的霜花,寒风刺骨的风让人只打啰嗦。

    院子里已经有人在锻炼,张国庆听到动静径直起身穿好衣服,看炕上的周娇和儿子也睡得好好地,带着洗漱用品出去,出了房向厨房走去,意料中很多人都起来,和几位低声打了招呼,他们出门跑步去,张国庆到厨房打了热水跑到水井边洗。

    洗好放好东西,跑到后院,总算看到他娘,“娘,你这一大早就烧猪食会不会太早?”

    张母用木棍子捅捅猪,放入猪食,“今儿客人在,这猪不给吃,吵得烦人,吃了静静的也好不吵,好让娇娇姥爷他们睡久点。”

    张国庆提起大桶跟着张母,“娘,俺今天陪老爷子出去,晚上你可别什么让她们俩母女单独聊天的客气不去照顾孩子。你一定要替我好好在那看平安,我怕她们睡熟了,我儿子哭起来她们也不知道。”

    张母压低嗓子大笑,“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她们一准不会睡着叫不醒。”

    张国庆急了,“娘,平安晚上就起来一次,凌晨两三点吃了就等天亮了。平日里就三个多小时吃一次奶,你要不就睡着外间那炕上,那也暖和。你们仨人总会听到。”

    “知道了,我晚上就睡你那,放心吧。你自己在外小心点,收收你那急脾气。”张母安慰着他。

    张国庆点点头、“家里有什么东西你就安心吃了,别留着,等年底了再买。俺手里不少票和钱。”

    “家里风干的野鸡野兔俺全收拾好了,你先带些过去。其他的俺让你爸再去收集等你回来了给娇娇几个舅舅和小姨夫寄过去。等你岳母走了,也好松快点不用大包小包的。”

    “行啊,你安排就是,钱俺给你,你多买点,家里也要吃,那些蘑菇木耳的干货都收些,俺最近没时间打猎。”

    张母洗洗手,往外走,“不用多少钱,等回头不够找你,你就放心吧。俺还想让人看看谁家里有好皮毛,大冬天铺上晚上睡觉暖和,她姥姥身体不好用那个回礼好。“

    张国庆母子俩地嘀咕嘀咕的小声交流着。回到前院时,天色也开始渐渐发白,公鸡也开始打鸣,院子外也有村人走动的声音。

    张国庆看看没什么事,回了西厢房内间,周娇还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抱着儿子在喂奶,看到他进来,对着他迷瞪着眼睛笑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