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八十四章 笑论极品
    大家听到国树媳妇也觉得好笑,全都看着张美丽。张美丽白了大家一眼,“看俺干啥,那都好久的事了,俺自己都忘记了。那婆娘也是欺软怕硬的,也就她家男人窝囊,要是俺啊,俺天天抓住打,打倒怕了就行了,都是惯的。”

    黄翠兰笑笑摇摇头:“他男人可不是窝囊,要是真窝囊他家里就他穿没打补丁的。”

    大家面面相觑,还真没注意到,张美好连忙让她大嫂接着说。

    “俺本来没注意到,你大哥让俺看看她闹得撒泼分家,家里都有什么,国树几个兄弟都分了什么,他媳妇每次撒泼和家里闹,和别人闹,他都不出面,人人说他老实,看在他的面上就算了。

    每次国树家的和人吵,他就不啃声,低着头蹲着,可人家要是陪礼他都接过去都不用他媳妇拿着。要是人家不赔礼道歉觉得没错,他就蹲着看他媳妇吵也不起身,就那么低着头蹲着,也不回去,这是在撑腰呢。他是老实又不是傻,他没当场在,谁不知道他媳妇全村人都懒得理她,看到她撒泼全跑光了。

    后来俺想想还真是.有回在地里上工,为了一句话他媳妇就死抓着对方不放,躺地上说不想活了,国树隔得挺远的就跑过去也不拉他媳妇从地上起来,就那么直接蹲下来抱着头一直说都是俺没本事、都是俺没本事。把俺给看呆了。

    按照正常来说不是拉去媳妇回家或者老实的干他自己的活吗?怎么他一来好像事情越闹越大啊。就那么一句话,搞得夫妻被人破家似得。

    从那以后俺看到他们两口子就远远的走开,太膈应人了。俺好几次去河里洗衣服,他媳妇过来,俺都拼命洗就怕她上来找事,俺倒不怕她,俺就嫌麻烦。”

    周娇好奇地问她:“那她不是更得意啊,都没人难治得了她。”

    张母好笑地看看她,没说话。林菊花看了看说道:“有人能收拾她,就你家小五,她呀就怕小五,之前怕大姐后来也不怕了,她会躺在村口就喊干部家的欺负人啊,都没天理啊。大姐也就懒得理她,和她搭上败名声。

    为什么怕小五呢,有次小五打猎回来遇到她,也不知怎么搞得她就拉着小五,不让他走耍赖撒泼要肉,小五直接把她扯下远远一扔,等国树来了,小五就说再耍赖撒泼要他的肉,就替她管管他男人,这个没用的废物,害得自家婆娘都抢吃的。她再喊一声,他凑国树一次,喊几次揍几次。

    他婆娘不信邪就大声喊,小五也真得一拳打过去,结果国树媳妇立即就不敢喊了,小五说国树,你再这么看着你媳妇折腾得全村都烦了,信不信把你们一家赶出去?说完也没理他们回来了,我们还是后来知道的。

    要不然你看全村家家怕她,国树媳妇都不管别人乐不乐意招待就往里闯的,可是咱们家院子大门都没关,怎么没看到她来啊?就是怕小五。他真怕小五打她男人。你以后要是遇到了也别理她,人人都知道这人手脚不干净。”

    周娇偷笑不已,还有这么样的,她以为黄招弟够极品的了,“人贱则无敌,他们夫妻就没想给自己的孩子留条后路,以后谁敢和他们孩子交往,谁敢和他家结亲啊?”

    张母听了说道:“现在村里的孩子就不跟他们家的儿子玩,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那几个孩子也和他娘一样。每次没抢到别人的野果子也是躺在地方滚,也会撒泼,娶了这媳妇起码三代都没毁了。”

    周娇一边听着他们交谈,心里还在想,满月后要抓紧时间收集东西,幸好现在除了粮食、肉管理的最严,其他身处农村还是比较宽松。

    趁着现在还有集市,要好好准备,明年要是全面管理票据,那更加不容易。粮食不好找,可以芋头、土豆、粉条都准备,还有鸡蛋都准备,儿子以后凭票每月几斤的也不够吃,等明天开春猪食没法养了,小鸡一定要多养点,可以下蛋。

    还有满月后可以上山看看这大冬天还有什么可以收集的,村里这次要邮寄包裹也顺便都收集一些藏起来,尤其蘑菇,木耳、松子、瓜子这些可都是好东西,等票证规定额度,那以后更难买。不着急,等回头用笔记下。

    “娘,明年开春小鸡好订妈?要不要年前就订好?”周娇本着不懂就问。

    “村里有人孵鸡蛋,少的几只不用订就买到,要是多的话,等年前大集市找人订好,开春送过来。等过年买东西俺们大家都去,集市啥都有。”

    “嗯,娘,你们地里都收好了怎么还要上工,都干什么啊?”

    “现在就是除草,犁地,收拾草根,要不然明年开春就不能播种,这地里的草这边收拾好,那边也长了,活多着呢,等下雪俺们就不上工,留着那些活给别人。今年工分俺们家也够了,一年下来累死累活的也就赚个口粮,今年雨水好,粮食都丰收了,可以都分点。”

    “下雪了还有人干啊?那干什么?人都冻坏了,地里不是土都冻上了嘛?”

    “大雪天,还要集粪等明年开春用,也要犁地,那个时候上工才是最辛苦的,工分也多,村里那些人口多劳动力少的就不能歇着,要不然明年就没粮食分,不够吃。

    俺们家是劳动力多,一般等下雪了就干工分少点的轻快活。那养猪场里的一年也没假,工分也多。地里活了少了,还要搓绳子,这个就一年没停,队里的绳子,家里也要绳子。绳子还不怕多,什么时候都用到。

    俺们家过几天那也要搓绳子。农活忙起来就没停,所以都想上城里。俺们基本口粮一年一人只有300斤,多的要看生产大队有没有多余粮食,要不然用钱都补不上。

    俺们家都是把细粮换成粗粮才够吃。城里每月一个人就有40斤,小孩子也有22斤,还有工资和票子。俺们庄户人家年底了连布票也用工分换,所以你看看村里那些孩子就没几个是没打伯丁的,一年到头也就年底吃顿白米饭包个饺子。”张母说起城里带着浓浓的羡慕。

    “真不容易,我就觉得没看到你们停下的,忙得团团转。四、五月份和九、十月份那忙得脱了一次皮,个个瘦得呀都补不回来,村里全是黑乎乎的人,也就是我们家的人不会怕晒。要不然晚上出来没点煤油灯都找不到人。”周娇感叹道。

    张美丽听了哈哈笑,“过年赶集,你去看看人群,那才叫好玩,有城里的、有村里的,那人啊多的看起全是黑黑里面夹着白的,特好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