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九十七章 国庆归来
    接下来几天,林丽珊开着车子,四处收集、邮寄特产,忙着照顾周娇一天五顿。眼看分别的日子接近,林丽珊更是忙得团团转。趁着有车子,每天下午等周娇睡着就往外,四处打听哪里有产妇滋补品,寻摸东西。

    等到了张国庆回归的这天。吃完中午饭,周娇顾不上,午睡休息。两母女就在屋子里闲聊着,时不时注意着院子的动静。

    省城火车站。张国庆随着军区里面的老首长,送走林老爷子他们,谢绝了大家的挽留,迫不及待的往家里赶路。

    从省城开往县城的汽车下来后,张国庆没急着回村子里。

    绕了一圈路,身上多了些包裹。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赶路。等终于踏上张家村的土地,想起很快就能回到那个熟悉的家。能看到父母,看到妻子和儿子,心情非常激动。

    这几天跟着老爷子后面认识不少人,也结交不少人,收获是蛮大的。他想找周娇好好谈谈,说说心里的感受。

    还没进大门口,就看到不远处地基里,一群人在那忙得火热朝天。他爹都亲自动手,两个哥哥脱了棉袄穿着单衣在干活。他娘带着嫂子们在那帮忙倒水。

    看到张国庆,张母高兴地大喊着,快步跑来。吓得张国庆连忙飞奔过去,一把扶住她。

    深怕他娘摔倒。

    远远看去,就是两母子激动得朝对方冲过去,抱在一起。

    干活的一帮大老爷们远远的看着,见到这娘俩腻歪劲,还没看到这么有意思的,都哈哈大笑。

    张国庆急忙扶着他娘,埋怨地说道:“娘,你可别跑,万一摔倒怎么办?我又飞不了,就在这等着。”

    张母上上下下打量着小儿子,深怕这几天在外头瘦了,听着他话里的关心,心里喜滋滋的。看,她家小儿子都关心她。

    “没事,娘小心着呢。你吃了没?我给你下面条。刚好你丈母娘在炉子里炖了老母鸡汤。快跟娘进去。”说着也不顾张爹往这边来,拉着他的手就往家走。

    张国庆边跟着他娘的脚步往前走,边跟大家打招呼,看到他大伯小叔都在帮忙,急忙拉着他娘,从其中一个包裹里拿出一条香烟。

    看着他爹也往他走来,“娘,等等,爹来了,看说什么。”

    “爹,我回来了,等会我吃了,就过来找你。放心,一切顺利。中午送走老爷子就回来了。”他对着满面笑容的张爹说完,往他手上塞了条烟。

    张爹看着手上的香烟。大前门?哎哟,这败家小子。这么大咧咧的拿出来,一条烟没了。背着人,狠狠瞪了他一眼。

    瞪完后,回醒过来,又一阵大笑,“那你先去吃了,休息好再来,不着急。我们都在这看着。”

    张国庆和他娘回了家,把身上的一个包裹给了他娘。就带着剩下的回了西厢房,怕周娇和孩子在睡觉,不好大喊。结果还没到小客厅,他丈母娘林丽珊就出来了。

    “娇娇,真的是小五回来了。小五快进来,娇娇昨晚就在算日子,说你今天回来,就一直眼巴巴等你。”

    说完,林丽珊就离开,好给他们夫妻说说话。她自己去厨房和张母看看,准备烧点什么东西给他吃点,填填肚子。

    张国庆乐哈哈地傻笑着,看着她走了。顾不得洗漱,立即快步走进里屋,放下包裹,来到炕前。

    看着周娇眼巴巴的盯着他,他也觉得好像好久没看到她。打从结婚后,她们夫妻俩人除了上班,还没分开真没久。这几天晚上老是想起她,现在好了,终于看到了。

    “娇娇,你有没有想我?我送走姥爷就马上回来,省城一刻也呆不下去。等一下次,我们一起去才有意思。这几天是不是不习惯?儿子乖不乖?我先换衣服,现在身上全是泥土灰尘,想抱你都不敢。你乖乖等我一会,很快就回来。”说完,对着她来个飞吻,拿着袋子里换洗衣服和毛巾出去。

    周娇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就看他急急忙忙的跑出去。

    见他还是挺有精神的,表情也没什么异常。暗自松了口气。看到身边儿子睁着双黑溜溜的眼睛,周娇笑眯眯地亲亲他,“宝宝,你爸爸回来了。等他进来,让他说说这几天有没有想我们宝宝?”

    张国庆来到了水井边,脱了外套,打了一盘水开始洗脸。

    听着厨房里丈母娘和他娘在闲聊,那俩人也不知说道什么,哈哈大笑的,看来他没在家的日子,家里丈母娘待得还适应。

    回到内屋,换了裤子,终于感觉清爽。张国庆急忙忙抱着周娇,狠狠亲了几口,依依不舍地放下她。坐在炕上,抱起儿子,看他没睡,就睁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忍不住笑出声。

    “平安,你看到爸爸了吧,还记不记得爸爸,爸爸可是很想我们家平安。等我们平安大了,爸爸就可以带着平安出去玩,带平安去看大炮,去看坦克,去看真木仓,所以我们家平安可要好好的长大,快快长大。”

    他逗着儿子,看看娇娇的脸色,“嗯,不错,这几天脸色好多了,看来还是得要补补。我回来了,就不怕没东西吃。我看客厅炉子也搞好了,这几天都吃了什么,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晚上睡觉怎么样,平安没折腾你吧?”

    周娇好笑地看着他,“别急,慢慢说。这几天我妈一天五顿喂我。都是老母鸡,吃的大米饭,吃的好着呢。炉子买回来第二天,哥哥们就安装上了,外面有三百斤煤球。平安很乖,和以前一样就凌晨喂一次。放心吧,都小心照顾你儿子呢。晚上我妈陪我睡,娘睡外面。你在外面怎么样?”

    张国庆抱着儿子,亲亲儿子的额头,笑眯眯地看着他小脸上的表情,“就该一天五顿。要不然养不回来,家里有钱没必要苛待自己。中午我和部队军官送姥爷上的火车,他们是软卧,高标准。姥爷让我们找时间去京城玩,带平安看看姥姥,需要什么写信过去,他给邮寄过来,别委屈自己,家里什么也不缺。”说完对着周娇眨眼。

    周娇哈哈大笑,靠着他,用肩膀碰碰他,“我现在知道我妈那股我很有钱,咱不缺钱的气势哪里来的,遗传呢。”

    夫妻俩俩人交头接耳的说着话,张国庆说了过去一些见到的,听得乐子,时不时周娇被逗得呵呵直乐。

    张母和林丽珊进来就看到他们两人乐哈哈的。

    张母端着碗面条放在炕上,“大妹子,小五回来,我觉得家里都热闹起来。小五啊,先吃面条,等会要吃饭了,先垫垫肚子。”

    张国庆把平安轻轻放在炕上,盖好被子。连忙站起来,接过碗筷,埋头就吃,他中午就吃了点包子,送走人回来,没来得及去饭店吃,和那些人告别后,就直接乘车回来。

    张母看着儿子:“小五啊,你怎么回来又带东西了,有没有买点吃的给老爷子?我听人说火车上没好东西又贵得很。这三天火车可真够远。大妹子,今天的火车后天到得了京城吗?”

    林丽珊点了点头,“没有误点,后天下午5点到。火车从省城到京城要55个小时,差不多2天半。我从京城过来那天就误点了,正常是早上8点到,后来9点多才到站。老爷子后天晚上肯定到家。”

    张国庆几口吃完面条,收拾好放在一边,“大冬天的没什么水果买,就买了些软和的糕点。老爷子他们是软卧,好像还比普通的软卧要好,应该差不多就是专门为首长准备的。是不是?妈。”他说完看向林丽珊,看她点头。

    看他娘听不明白什么是软卧,站起身比划,“那个软卧呢,挺好的。从门口到这里这么大,里面就两张小床,中间有个小桌子。专门有人送热水、送餐。火车站站长带着列车长特意来向老爷子问好,都妥妥的。除了在火车上时间长些,挺舒服地。”

    张母好奇地问了火车怎么样,是不是很长,那么长还开得快,里面可以坐多少人,比小汽车谁快。她是连火车也没见过,好奇着呢。

    张国庆一一向她解释,回答的尽量用通俗的语句说明。

    “娘,等回头我带你去省城看看火车,啥时候上京城看我岳母,我们就坐火车。不过,你得知道我们没法坐卧铺,只能光坐着。三天你受得了不?”

    张母点了点头,满怀期望,“那是首都,别说三天就是三十天我也不怕。等我有时间就和你爹去京城逛逛。我10岁就听村里的举人族长说没机会去京城,他死也不瞑目。结果他到老了,也没去成,还一直念叨京城哪里好,哪里有什么人。我就想知道这京城有什么可以让族长念念不忘的。”

    张国庆笑着答应他娘,“我一定带你和爹去京城逛一圈。不过你那村子的举人族长,人家念念不忘的不是京城,是功名。举人后面就是进士,考中进士就能当官。等于他已经拿到门票,结果路太远没办法进大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中举的,可能赶上大/清/朝倒了,所以去不成京城。”

    张母哈哈大笑:“傻儿子,你以为你老娘傻啊。我当然知道他念叨着去京城就是想当官。大/清/朝还在,他就中举了,当初可风光了,举人老爷呢。他是中举后,接连死了爹娘,要守孝就没能进京。等守好孝,刚好要进京,好像出事了,又等了几年,大清朝倒了。他时常和我们这些小的说京城怎样,哪里好,哪里是大多数人都去的,我是想去看那些。”

    林丽珊和周娇听了也大笑,这得多倒霉啊,好不容易可以进京了,爹娘走了,等守好孝,世道变了,进京也没用了,难怪死不瞑目。

    林丽珊连忙对张母说:“大姐,你还怕没有机会去京城啊,我们都在那。你要来就拍个电报,我去接你。我没在京城,我娘也在京城,都有人去接你。明天我就回京城几天。接着又回到这里来,你和我一起去,我们一起回来,怎么样?”

    张母摇摇头,笑着说:“这回不跟你去了。你这回先办正事,早点带着孩子爸回来看看娇娇。我们家还盖房呢,正忙着。等下回,我们跟娇娇他们去看看你们,顺便逛逛京城。”

    “好,以后你来京的机会多着呢。我也不拉你明天走,娇娇还要靠你照顾。”

    张国庆听了忙问道:“妈,你真要走?你直接在这等不行嘛?来回坐火车挺累的。你看今天20日,你明天回去也要23日到京,回头又要回来又是三天火车。接连这样坐车,人哪里受得了。姥爷也说了让你在这等着,他会和爸说的。要不然今天就接你一起回去了。”

    周娇也不赞同她妈这样坐车,极力劝说。

    “放心吧。你妈身体好着呢。再说是卧铺,躺着就到。你忘了我说的,我要去看看你爸的工作安排,等他回来万一确定了呢?我们也要好好商量,也要让他知道你的打算。

    要是你们二三年就全部考上大学,我们在东北也没用。还有也要看看你大舅在哪里工作,上次小五说的很有道理,我要和你爸谈谈,这个不能靠你外公传话。

    还有我工作上,也要回去安排好,才能接着请假。另外,你不是说想那位书法吗?”

    张国庆和周娇眼神交流一下,还真是要回去,“那好吧,那明天我送妈离开。那票要不要提前订?”

    林丽珊摇摇头,“不用,明天直接用我的证件就可以订到卧铺票。10点的火车,早点去就行。小五明天要不就别送了,我直接开车回去停到省军区里,再去火车站。省得你又要乘车回来不方便。”

    张国庆连忙摇头,看了看他娘,跟他岳母说道:“明天一定要送你上车离开,要不然真不放心。这样吧,明天娘你也跟着我妈一起上省城,我们送送她。刚好有车,还可以带你在省城逛逛。

    我手里这次多了不少省城的票。刚好你去看看有什么买的,娘,你想想大城市啊,东西一定便宜。刚好有车,等我们逛好省城,我让人来开车走,我们坐车一起回来,怎么样?

    娇娇这呢,明天中午饭我让我两个嫂子照顾。也是刚好有车,要不然带你去省城不方便,趁着这次机会去看看,也看看火车怎么样?看看大城市的百货大楼和我们这地有啥区别?

    好了,别想了,就这么决定。明天在车上,你们老姐妹还可以聊聊天,都好啊。”

    周娇乐滋滋的看着他忽悠,也跟着点了点头,林丽珊也在旁边劝着。

    张母终于点点头同意。她也要送送亲家,至于买东西都不是很急,县城就有。

    知道亲家明天就要走,张母连忙拉着张国庆出来,打包那些山货和野味。让周娇母女俩聊聊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