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九十八章 张母备礼
    正房东厢房,张母打开小仓库,里面满满的东西,什么都有。张国庆一看就知道,这是他没在这几天,他娘又准备了老多。

    张母指挥着他:“小五你把这些山货全部打包一起,我收拾过了,你就挤压成2个大包。剩下野味和腊肉全给压实,不怕压坏,给打成一个包。这三个包裹,我们明天送到火车上,你拍个电报给你姥爷,让他们去接。”

    张国庆看着这些东西头都大了,“娘,全给了,我们自己吃什么?你稍微收拾几样,打成一个包,小点好带的。后天我就跑到别的村子里,买些用包裹邮寄过去。这些留着家里吃,要不然我们家非得咸菜就着窝窝头。”

    张母捂住嘴,忍不住大笑,又伸头看看外面,小声说道:“你还想到别的村子里买,大青山往北的山脚下村子,全给你丈母娘收刮光了。我们村子里我们收刮了,你去哪里买?有的也是人家留着自己吃的,你是买不到了。所以听我的,赶紧打包。给她带着回京城,要不然等她前几天的包裹到了京城,你再邮寄过去,这些东西不稀罕了。”

    张国庆闻言,顿时无语,“你们到底买了多少?这十里八乡的不是轰动了。还有我岳母她怎么知道哪里有的?那些村子在山脚下,有的村子连车也开不进去。”

    张母得意的插着腰,斜着眼看他,“没有,都是偷偷买的。你岳母带着喜子专找那些打猎的人家,他们打猎的一家介绍一家,她就是顺着这条线,连着四天都是满满一车。给娇娇大西北的二舅就邮寄两次包裹。说那地方想吃了也买不到。可以自己吃,也可以送人,这些东西在我们这不值钱,大城市很贵,买也买不到。后面几天就是给娇娇姥爷、大舅、小姨他们的,都邮寄包裹过去了。听喜子说东西太多,她先县城邮寄两次,接着就开车去旁边几个乡里,分开邮寄。她小心着呢。要不然全乡传遍怎么办。”

    张母看着他打包,时不时的提点意见,“你放心吧,她主要是野味和腊肉,山货个个村里都有,我们不怕买不到。再说年底大小集市那么多,再买就是。厨房地窖还有些,留着家里吃。”

    张国庆使劲挤压野味和腊肉,打成四四方方的包裹。提了提,还行,70-80斤重,估计他娘在村里买了不少,回头他再偷偷塞些钱给她。

    “娘,我知道的。家里也就十来斤的,你都向谁家买的?村里也没谁会打猎啊,我看野鸡最多,还有这些腊肉也是今年的,谁家的啊?”

    张母自己去提了提,满意的挪到角落。

    “你大爷家和小叔家都给我收刮了,年前村里还要狩猎,他们不怕没野味。那腊肉是你小婶她娘家的,偷偷养了不到一年的猪,刚杀了做成腊肉,打算偷偷卖,我就全部要了。我没去村子里买腊肉,人多眼杂。就是山货,也是你大哥几个嘴严的朋友那买的,加上我们自己的。放心吧,你爹吩咐过了。”

    张国庆听到他爹吩咐的放心了,“娘,还有没有谁家杀猪的要卖肉的,不管多少,你给我全要了,还有村里要是杀羊肉也买,多少都没关系,多买点。”

    张母好奇的看着他:“出什么事了,你要买那么多?”

    张国庆提着看看,把打包好的两包山货放在角落了,这样看起来,三个也不是很大,明天直接送到车厢里,到京城让人帮忙下,事先拍个电报让人接,应该没问题。

    张国庆想了想,还是透露点,这次在省城也听到了一丝传闻。别人是不信,可他信啊,看时间差不多该慢慢收集了。

    “我听到一丝风声。明年开始所有的东西全部要票证,连火柴也要,一根针也要票据。和前几年的粮票一样,全部都是要票据。

    集市里的东西,私人不能卖,只能换。公家和集体比如供销社、村里大队才可以买卖。还有的说集市也要关闭。

    所以以后有钱没票,也买不到东西。明天送走我岳母后,我们开着车,看看还有什么家里缺不得的,都给买回来。看看有什么东西不要票的也买些。

    要是真这样,你想想农村除了粮食,什么都要买,哪里的票,真等年尾结算,给些票据,那一年怎么过?你再想想布票,以前买布就是有钱就行,现在买布没布票都买不到。这些传闻我们也没必要紧张,心里有数就行。

    我买肉,是想送礼。县里几家不缺别的,就缺肉。我想先把二哥给说进公/安/局,看看送些肉过去,和那几个头头联系看看,还有我自己也要送些给别人。娘,你看大哥怎么安排,你给我出出主意,大哥和二哥只能安排到县城和乡里,不能一下子全给安排了,不能太引人注意,免得外面闲言闲语的。”

    张母惊讶的看着儿子,怀疑听错了,多少人想进城,可是进城那是好进的?可是现在他告诉她可以的,就是不能太张扬开。

    “孩子娘,你在哪里?”张爹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张母连忙拉着他进来,家里这么大的事情,她可不敢做主,还要看孩子他爸怎么说。

    张爹看看张母,瞄了眼地上包裹,对着张国庆说道:“你这里没事了吧,和爹回房说说这次过去怎么样,都见了谁?”

    张国庆拉着他娘,跟着张爹后面,进了隔壁卧室。张爹拿着长烟斗点燃了,接着抽了口旱烟,就等他们说话。

    张母把刚才小五说的,关于明年可能开始全部要用票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他。张爹听了也没说话,看了看张国庆,见他点头。

    张爹眯了眯眼睛,又吸了口烟,安慰老伴,“要是全部改成票制,那钱也没什么用,尤其是在农村更没用。粮票、布票接着肉票,明年要是全部票据都没什么奇怪的。他娘,那你就听小五的去省城看看,也没必要担心,有小五在,我们不怕没票,也不怕买不到。”

    张母听了后,想了想,说道:“孩子他爹,小五打算让他二哥进县公/安/局,问我老大怎么打算?”

    张爹摇摇头,“老大不着急,先不进城。不能三个全进城,不好看,影响也不好。老二进去,他家孩子小,负担轻,老二家的在家也可以赚点口粮。院子里种些菜,养猪养鸡的。等小五进城里。再安排老二家的,慢慢来就不打眼。老大的和老大家的,等明天客人走了,我问问他们意思。小五,你这次去怎么样?”

    张国庆琢磨该怎么说,说重了怕让他们担心。过了片刻,先说了说去省城都见了什么人,认识了哪些重要的长辈,结识了些什么朋友。接着说到老爷子对他的照顾,这五天来都交代了些什么。说完,看他爹没什么要问的。知道这是等他总结感想。

    “林老爷子对我有七分真心,三分用意。这些事我岳母在,还没时间和娇娇说起。还没接触到其他林家人,先走一步看一步。有些事很是解释不通,等我岳父回来,到时候就明白。最主要的林家真正有关系的只有我岳母,那些人好就多接触,不好就避开点。我有件事要找你商量,你看我们平安的户口是入京城还是直接入村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