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凌晨,平安按时醒,张国庆泡好奶粉,抱着儿子熟练的喂奶,喝好后换好昨晚准备好的尿布。就着微弱的灯光看了看,儿子闭着眼睛喝奶,换好尿布就睡着了,他看了好笑,亲亲儿子的头顶。听了听内屋,也没动静。估计前几天累着了,加上红酒有助以睡眠。张国庆轻轻地抱着儿子放在炕上,自己慢慢的躺到他身边,用棉被掖好。

    早上天还没亮,鸡就打鸣。张国庆一个激灵看了看儿子,看看时间快五点了,等会爹娘他们也起床,加上今天岳母还要起身坐火车。他轻轻从儿子旁边挪开,把小被子往他脖子下拉,怕儿子脸蒙上,又用自己的大被子围起来在最外面挡风。才穿上衣服,带着毛巾洗漱用品,小心的打开房门,往外挤出,接着速度飞快的关上房门。

    这会天气越接近年关,也越来越冷了,和南方江南地带的冬天没有差异,也不知道等冬天是不是要像往年一样猫冬。一口气哈了出来,都是雾。早晨的风吹得人寒风刺骨,硬生生的打了个激灵。

    张国庆立即摸黑进入厨房,熟练的打开省城带回的煤油打火机点燃煤油灯。跑到水井那汲取了大桶水,这口水井冬暖夏凉的,是他最满意的,快速洗完。

    正房的东厢房已经点亮煤油灯,他走到窗下,朝着里面小声地找了招呼。就快步带着东西跑到西厢房外间,等全身暖和起来才敢靠近炕前看了看儿子。看了看煤球炉也没好好的,室内温度也不会冻着儿子才放心。

    接着出门,取下屋檐上的两只野兔回到厨房,把灶上的铁锅拿下,用铁架子支撑着野兔,放在上面慢慢烤,没办法,外面烤着不方便。不时要转一转铁架,接着跑回去看看儿子。幸好家里用的是木柴,不用盯在那里,过了半个小时,慢慢的香味盖住了卤肉的肉香,又把木材取出一根放在另个灶眼里。给它慢慢烤着,在一阵阵香味里,用小刀细细地划了几刀,又跑回去看看儿子,他觉得他非常忙碌,要是有烤箱,不管多少钱也要买。累死人了,忙了一小时,好不容易才熟,直接就用盘子装上,顺手装上铁锅,往锅里加上水,带着盘子回了房间,香味立即充斥鼻子,满室都是烤肉的香味。

    周娇睡得迷迷糊糊,梦里刚咬到鸡腿,突然一阵阵的香味传来,似梦非梦的,一个激灵醒来。过了许久盯着她妈,才想起在哪里,看看外间门半开着,张国庆在那捅煤球炉,怕惊醒她妈,急忙用手一直摇啊摇的。

    张国庆老感觉背后有人盯着他,急忙转身看看,顿时乐了,看着她使劲摇手,有事瞪眼睛,又是翻白眼的,嘴里还无声的喊着。

    他回到炕前连小棉被一起抱着儿子,回到周娇那,施施眼色让她往里挪点。他把儿子直接轻轻地放在外面,就轻手轻脚的会外间把自己的棉被垒成围栏,放在儿子的身子外面。结束了,松了口气,俩人默默的笑着。

    张国庆怕她饿了,指了指肚子和嘴,又指了指喝汤动作,看着周娇摇摇头,就比了比陪着她们睡觉,又指了指儿子,让她小心点。看她点头,就指指自己要出去了。

    周娇是想问问他,那么香的是什么?可是想了想算了。看到他指手画脚的就憋不住乐,摇了摇手让他出去。

    张国庆松了口气,这累的。出了房门,朝厨房走去,也没看到他娘,多快要六点了,平时都要起床了。出来看了看正房东厢房有点着灯。又担心又着急的进入房内,结果看到他们正要起床。

    “爹娘,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张国庆担心的看了看他爹,又看了看他娘。

    张母笑哈哈地怪道:“想什么呢,今天没上工,锅里炖着肉,不着急做早饭。我让你爹躺着歇一歇,他躺不住,我们正打算起来算了。”

    “平时你们都五点多就起床,我看你们点着灯,以为什么事呢。爹,我去后院看看有啥活要干的。”说完,他就先离开了。

    后院现在已经没什么菜了,这几天他没在家看来土豆和地瓜都挖出来了,连大白菜也收了。张国庆想了想,往年这个时候都是干嘛的,看了看周围,走到柴房那,拿起锄头想把地翻翻。这身子干农活是把好手,会农活,会打猎,力气大,一个人干活顶别人三个还多。幸好穿越过来带着记忆,否则,他都不知道怎么种田、打猎的。

    张国庆顺着记忆,靠着自己视力,从地瓜地开始锄地,力气大就是好处,等他爹来了,地瓜地他都翻了一遍。天也亮了,他也没找他爹聊天,他多干点活,家里人就少点,加上盖房子家里人也没空。等下雪上冻,锄头也锄不了地了,那时候哭都来不及。接着,他就往白菜地去,那个要小心点,白菜根他娘是要的,速度就慢下来,也没去捡白菜根。等会二嫂喂好猪就会上来帮忙。

    等他爹也拿了把锄头从那头开始干起,他已经快速到了土豆地,俩人偶尔说几句话,也不唠嗑,都忙着干活。等他二嫂出来,煮好猪食,喂好猪。在白菜地用竹筐装白菜根的时候,他们父子已经锄完后院子的地。就等着晚上养肥了,这个他拒绝,也亏以前的张国庆也不喜欢施肥。

    “爹,都干完了,接着晚上要施肥,我就不插手了。你看看还有什么活要干的没?没得话,我上山去打柴,今年柴肯定不够。”

    “去吧,赶在吃早饭前回来,不要太往里面走。我和你哥哥去自留地,那边也要锄地,我三人够了,都干了一半。”张爹看了看后院的地,送了口气,羡慕地看了看小儿子。这力气大真好,一人顶三。昨天自留地三人干到上工前还有一半,后院这么大,就看他一早起来感到现在,也没见他歇口气,轻轻松松的干完了。

    张国庆放好锄头,带着砍刀、绳子和扁担就往后门进上。村子里许多妇女们都喜欢到北山拾柴禾,所以外围都没有枯柴。他顺着山路往前走,找了一处地,就放下扁担和绳子,都不用砍刀,直接上前,枯死的树木里细的用手,粗的用脚,噼噼啪啪的一声声响起,没一会就挪到另外一个地方。

    过了会,估摸着差不多,看了看手表,时间也到饭点,他还要回去看看娇娇的月子饭。赶紧把木柴集齐在一堆,砍刀修整一下,用绳子绑起来。整整绑了五大捆,挂在扁担两头四捆,担起来,随手提着一捆,轻轻松松地往家里后门进去。

    张母站在后门看着他回来,远远就喊着他,等他卸了柴火放在柴房里,一下子柴房就满了。

    “小五,你早点都锄好后院了,怎么还去打柴,不歇歇,快回堂屋喝口水,要吃饭了。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活慢慢干,你看看你一下子挑着这么多,不会累啊。下回可别傻干,你还有两个哥哥呢。”张母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点了点他。

    张国庆笑了笑也没说什么,他知道他娘是心疼他,舍不得他干重活,老忘记他力气大。

    吃完早饭,张国庆看了看厨房外面的野猪肉,已经沥干,拿了包裹皮就直接打包,他就直接打成一个包,加上昨天的三个,有四个包裹,都接近400斤重,他都替他丈母娘流泪。下午要早点去发电报,要不然真没法带回家。这四件包裹到时候他直接找列车员说好请他帮忙送出车站。狼皮毛和人参这些贵重的打包起来和衣服这些随身带。怕等会盖房子人多了,人多口杂的,他直接把四件包裹全部放在车上锁上,想了想接着去拿了两只野兔放旁边。

    看看时间现在6:30分了,他换好衣服,让他娘收拾下,差不多要走了,到了省城买好票,就先吃饭接着上火车,时间也赶得很。

    张国庆来到西厢房,看着他丈母娘已经在收拾行李,军人打包确实不差。他就用刀切好烤兔子,去了兔脑袋,留下大腿和肉,用油纸包好,添上省城带回来的糕点,和娇娇给的几个苹果包成小包,这个随身带着吃。“妈,这是吃的,你给归纳一下。差不多在7:00钟就要出发。”

    林丽珊顺手接过,她还没发现车上的包裹,这会和周娇在辞别。俩母女泪眼汪汪的不依不舍的说着话。等张母找来才分开。周娇看着她妈离开眼泪怎么也憋不住掉下来。林丽珊出了西厢房门外,擦了擦眼泪,回头看了看,有听了听,狠狠心离开。

    张国庆提着她的行李和包裹,边走边安慰她:“妈,过几天你就回来看她,等平安大点,就可以上京城找你。你看很快就见面的,过几年等你工作不忙了,娇娇和平安上京城,可以天天看到。”

    张母也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安慰她。

    张国庆拿着车钥匙开了车,等她们都上车了,才和大家挥别,林丽珊再三表示感谢,也让她们当嫂嫂的多照顾娇娇。众人依依不舍的辞别,等车开出看不到了,才散开各自干活。黄翠兰和林菊花俩妯娌一起进西厢房内间,看看周娇,安慰安慰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