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104章 娇母离开
    张国庆开着车离开村子,朝着大道往省城的方向飞快驶去。从镜子里时不时的看着丈母娘,看她红肿双眼,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张母一直不停的劝导、安慰。暗自纳闷,这妹子咋这么多眼泪,两条手帕都湿了。这做娘的,没看到孩子心里惦记,看了更是舍不得。想想自家小五上初中那会住校,自己是吃也吃不香,谁也不踏实,老惦记孩子在学校受欺负,挨饿。京城离着这儿隔着千山万水,心里更是同情她。

    林丽珊缓过紧平复心情后,朝着她歉意的笑笑。终于发现车内那些包裹,她震惊地看了看张母,“大姐,这些不会全给我的吧?我可带不了这么多,之前已经邮寄回去了。可不能真是给我的。那可太多了,吃不完的。”

    张母看她吃惊地张着嘴,不可置信地指着包裹。顿时哈哈大笑,这妹子这会才发现,够迟钝的。还好,终于不掉眼泪了。要不然,她都要跟她一起哭了。

    “不是给你的。我们是给娇娇的姥爷、她大舅娘和小姨他们。他们都在京城,你给带过去。娇娇大西北的二舅那,你已经寄很多了。等过些日子,他们那吃得差不多了,我让小五再寄过去。

    京城里有几家亲戚,大妹子你自己看着办,帮我分给她们,我让小五全打包在一起了。看起来挺多的,其实没多少。几家一分开,也就是意思意思。

    你让那几家亲戚往后别寄包裹过来,孩子在这不缺吃不缺穿的。他们家家有孩子要照顾,哪里还有余力照顾娇娇?

    你别急。我们送你上火车,这些东西让小五拎着,他力气大。你只管上车,他会安排好的。你上火车后,等车一开走,我们就在省城发电报给她姥爷,让小周开小车去接你。放心吧。我们都给安排的妥妥的。”

    闻言,林丽珊双眼含泪看着她,“大姐,我家娇娇从小就得你照顾,现在又是你疼着她,我都替这孩子高兴,心里都感激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报你。还没想好怎么谢谢你。你现在又是大包大揽的,张罗这么多给我带回去,我怎么好意思?”

    张母拉着她的手,轻轻拍了拍,对她说道:“有什么值得感激的?娇娇还是我儿媳妇呢。我们就不用客套,都是一家人。就不说那些见外的话,你听我的,这些带回去,给孩子几个长辈表表心意。

    你高兴的收着,就当我是你大姐。看你是直性子,不会肚子里弯弯绕绕的。我乐意跟你处。以后啊,时常来看看我们,看看他们三口子。等两年他们回京城,我也常常去看你,到时候你也带我看看京城。我们不讲那些虚礼。”

    林丽珊笑呵呵的边听着,边点头,“好,大姐这么说,这次我就不客气收下。不过下次可不能这样。”

    “这样就对了,我就喜欢你这性子,不墨迹,和我一样有啥说啥。”

    见两亲家在车上,天南地北的聊开了。张国庆暗自松口气,幸好他有先见之明。带着他娘,看看。都给搞定了。

    一路飞驰终于到了省城火车站。张国庆直接停到大门口,自己下车拿着丈母娘的工作证,顺利地买了一张卧铺票。

    如今这年月没有一定职位,想也别想买到卧铺。除非你私底下关系,要不然只能麻痹着双腿,挤在人群中,熬个几天几夜,浑身狼狈地到站。

    眼看开往京城的这班列车时间快到了,再去饭店唯恐赶不上时间。林丽珊坚决在车上吃。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

    张母一大早就烙好饼,就是为了给林丽珊路上慢慢吃的。知道这大妹子是文雅人,特意添上昨晚卤好的大肘子,细心的切成片,好方便在火车上小口小口吃。她可是知道要待在火车上三天三夜的,吃喝拉撒睡的都在车上,那要造多少肉也不够。

    张国庆连忙接过他娘准备的葱油饼和大肘子,塞在外面吃食的袋子里。又让她们坐在车上等他回来,就匆匆离开。

    昨天在火车站送老爷子,张站长可是和他拉手,热情地直说他们是本家,有事尽管找他。这会不找他,还等什么时候?关系就是要这么处的,有来有往,慢慢就熟悉了。之前买票就有心想找对方,还是看军人不用排队,轻易买到卧铺,又是始发站,不会票位紧张才罢了。

    张国庆面带笑容敲开站长办公室,对方看得他,很是惊喜。俩人寒暄几句,等张国庆说明来意,张站长连忙带着他走到外面,询问工作人员,今天开往京城的列车长在哪?

    等见到列车长刘明同志后,看就这会工夫,就有不少文件等张站长签字、批条子。张国庆再三拒绝了张站长亲自招待。

    匆忙间,张站长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有他工作电话,家里地址。直说让张国庆这个侄子有事就找他。没事也上门坐坐。张国庆辞别对方,心里暗暗感概,这就是人精。难怪坐上站长位置。

    眼看时间快到,这趟的列车长刘明同志带着他绕路直接回到大门口,拖着准备的推车从车子卸下五件大包裹。之后,直接进了站台,上了卧铺包厢。

    这一路过来,张国庆已经和对方称兄道弟了,一口一句刘哥。在对方热情的招待后,再三恳请他,车上多照顾点他岳母娘,人在就好,东西别管。尤其是到京城站台帮忙看着点,等家里派小车过来接她。又是约刘明有空一定要来家里坐坐,一起喝酒。

    直到最后车上工作人员过来请示他,刘明还拉着他。让张国庆过年前去他家玩,还亲自写了地址给他。

    张国庆满脸笑容地直点头,表示年前一定找他玩,到时候怎么也要喝几杯。催着他先办正事,哥俩以后有的是时间。

    眼看列车要开了,刘明也要忙着安排事务。张国庆从张母的手上接过两只兔子,硬塞给刘明在路上吃。无视对方拒绝,张国庆直接告别他。生怕再墨迹下去。

    带着他娘下了列车,来到卧铺车厢外的窗口,站在窗户那,听着他丈母娘一再的嘱咐。看着他娘和丈母娘依依不舍的道别。

    林丽珊一直看着张国庆和对方边交流、边放置东西,两者都不耽误,还热络地称兄道弟,相互确定汇聚时间。就这么一会,对方都已经拍着胸膛,以后买票、带东西找他就行。眼带笑意看看张国庆,这孩子做事井井有条、游刃有余,难怪老爷子夸他。这孩子就是人精,几句话对方的底子都漏了,还毫无发觉。

    火车汽笛“唔-唔-唔”地鸣响,林丽珊朝张国庆大声说着,一定好好照顾娇娇,俩人好好过日子。凡事让着她点。一定带着张母好好逛省城。

    看到火车“况且、况且”的慢慢地启动,接着离开。张国庆松了口气,再看了看他娘,也是满脸轻松,忍不住和他娘哈哈大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