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105章 张母逛省城
    出了车站,张国庆拉着张母直接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她头上几根白头发,心里酸酸的。他娘这辈子真不容易。从天没破晓忙到深夜,下地干活,收拾家务,照顾家人。活生生熬到老,没享过一天的好日子。大半辈子呆在村子里,连省城都是第一次来。

    开着车子,张国庆暗自琢磨,先带他娘吃顿好的。从饭店这条街开车过来,他关注过,友谊商城和百货大楼都有,挺热闹的。他打算今天好好陪陪她、慢慢地逛街、看看大省城。刚好车子还有油,明天再自己开到军区还车,自己空手回去也方便办些事。

    “娘,我丈母娘终于走了。现在咱们先去吃饭。吃饱喝足后,带你看看省城最好的商城。娇娇给了我不少侨汇券,吩咐过带你去看看,挑你喜欢的。”

    张母打量着车子,用手摸摸车玻璃。刚才亲家在,她没好意思仔细看看。“我们先发电报给他姥姥家,要不然等会忙忘了。中午随便吃点,省城东西贵。”

    “你老今儿就听你老儿子的。先去邮局发电报,接着带你去吃好吃的。今天车先不还,明天我自己开过来。今天就陪你好好看看大城市。”张国庆停车,问过行人邮局方向,往那开去。

    张国庆在邮局发了电报,特意注明:23日5点到京,林单人带500斤重物急需去站接人接物。为了避免对方误会,他那个逗号也没省。没办法,昨天老爷子才走,等他到家也不知火车有没有误点,搞不好前后脚到站,总要家里人去接她。

    “娘,电报已经发到京城了,最迟明天晚上,她们家就收到。现在我们先去吃饭,你就擎等着你儿子带你去玩,你儿子腰包鼓鼓的。”

    张母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好奇地看着两旁下班的人群。看到骑自行车的人非常多,很少有人穿着打补丁衣服的,直感叹还是大城市好,看人也多,车也多。他们家在村子里有两辆自行车都让人羡慕。这里可是有上百上千的。也不用下地干活赚工分,遇到农忙都要脱层皮。看看城里人就没黑黝黝的,精神满满、神气十足,个个笑眯眯。小孩子干干净净、背着书包,奔奔跳跳的,直说城里真好。

    现在正是下班时间,人特多,车也忒多,都是附近工厂的职工。这是最热闹的城中心,生活水平一定比较好,孩子的教育也看重。

    张母是没看到城里偏僻的地方。那些人家穿着、吃的、住的,过连他们村子都比不上。起码村子里院子大,不像城里一个院子十几户人家住,祖孙几代挤在一个炕上。城里人要是人口多,孩子小,靠着工资养家的,连温饱都是问题。不过,张国庆也没解释,就让她看热闹,高兴就好。

    到了饭店,他带着张母找到位置坐,自己去柜台点餐,连点了好几道菜。吃不完,还可以装杯子带回去给他爹。

    张母看着他端了好几盘肉菜,边高兴地接过,边小声的埋怨。她可是知道在外面,不能给儿子丢脸,她家小五是牌面上的人。看看今天那些人对他的那个热情劲,可和普通人不一样。再说,都给钱了,也不好退,等会吃少点,带回去给家里人尝尝省城的菜。

    午饭吃饱喝暖后,俩人带着剩菜,上了车子,直接去了不远处的友谊商城。

    张国庆出示侨汇券,检查人员看过后,带着张母进入大厅。

    面对截然不同的环境,张母有些紧张。四处打量玻璃窗、玻璃柜,看着自己身上衣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小五,我看没有这票子,都不能进去。”

    张国庆轻轻拍了拍她手,让她别紧张,“是这样。这里主要是那些华侨和些领导过来,没有侨汇券,人家不给进来,估摸是为了安全。娘,我们从一楼开始看起,总共三楼,啥都有,价格和质量都比外头好。喜子说可以全部拿好东西开票,再一起结款。不像供销社,要先开票付钱,然后再跑回去拿东西那么麻烦。”

    张母从进来后就眼花缭乱,听着张国庆说着也没回答,直点头。她一样样看过来,东西确实不错,就是上面的价格也不错。

    张母跟着他,从一楼到逛到三楼,一路看下来,挑选些比供销社价格便宜的东西,就急忙拉着他离开。这地方她带不习惯。

    出了大门,张母暗暗松口气,“小五,咱们接着去哪?”

    张国庆开着车子,在不远处就停下,“娘,这是省城最大的百货商场。和供销社一样,有的要用票,我这里很多票,你看什么喜欢的就买,不要担心钱不够。”

    百货商场不过是两层红砖小楼,在两条路交叉口,围墙上画满宣传语。

    “打/倒美/帝主义,实现共/产主义。”

    “工农联盟,城乡互助!”

    “艰苦奋斗,勤/俭/建/国!”

    “走合/作/化道路,实现共同富裕!”

    大红字非常显眼,门口人来人往的一非常热闹,从里面出来就没空手的,都是大包小包。俩人从大门口进去,刚到就听到广播在播放:“今天优惠供应购买解放鞋、一人尽买一双。二楼纺织品区有瑕疵品,不用票可以购买。有库存在一楼可以不用票购买。”

    张母听了广播,急拉张国庆去一楼库存品柜台,她也不问别人。远远看到人最多的,就挤进去。张国庆好不容易护住她挤进人群,看着她兴奋地挑选,全部选好后开票,他就去排队付款取票给售货员。

    挤出人群,张国庆紧跟着他娘,他娘买出感觉了,现在太兴奋了,急匆匆地听着广播上二楼,问清楚瑕疵品在哪里,就往那里去。

    张国庆头痛地看了看拥挤的人群,还都是妇女在挑选,大声大喊着让售货员拿给她。柜台前挤满人,一人一句的,不认真听,都搞不清说了什么,乱糟糟的。没办法还是要跟着张母后面,在外头等着。等她挑好最满意,觉得瑕疵少的毛巾和布料后,等售货员开票,都过去半个小时多了,他急忙拿着单子跑到一楼排队付款,取到盖签的发票又跑回二楼。

    终于松了口气,幸好处理品都结束了。接下来可以慢慢看,这跟打架似得抢购,生怕买不到,还都是女人,他都不好意思挤进去。

    “娘,接下来我们都有票,我都准备好了,你不着急。”

    张母乐呵呵地看了看他手上提着的东西,“你不懂。早知道我们就先来这,说不定早点来还有好东西呢,都给人挑完了。真便宜。”

    张母考虑会,她应该是熟悉供销社的买卖流程,拉着张国庆来了一楼左边柜台开始看,两个人花了很长时间,终于张母满意的打算回家。

    张国庆看了看两人手上的东西其实不多。大多数他娘是看商品不是买商品。也不知道看看不买又什么好玩的。他发现逛街还是娇娇好,目标对准,拿了就走。

    以前经常听朋友发牢骚,说怎么也不要陪他妈逛街,下次打死也不去。他还觉得挺奇怪的,能陪着自己的母亲逛街,替她拎袋子,看着她高高兴兴,兴致勃勃的购物,这是多好的事啊,他还遗憾自己没有妈呢。

    现在打脸了,要是可以见到那位朋友,他一定会深表同情,和那哥们相见恨晚地给个拥抱,尤其是他娘这样的,光看不买,他都替她着急,最后是她看着喜欢,舍不得花钱的张国庆就直接埋单。

    他也越发觉得他的娇娇其实一点也不娇气,性子和习惯合他脾气,他们俩从平凡转折暴富,她也一直没有怎么改变,始终是购物也好,为人也好,都是一如既往的认真生活,绝对不会花费时间,做无用的事。估计让她这么干逛着,非得跟你急不可。

    张国庆提着袋子和他娘上车后,想了想,又进去买了些面霜、哈利油和香皂,没有女人不喜欢这些的,再说他娘才46岁,一点也不老,也就是在农村,没保养。再说,来了次大省城,总要给家里的嫂子和姐姐们带点礼物。

    “娘,这些给嫂子和姐姐,你分一分。多出来的全部给你用。天气冷了,抹上不会裂手,脸上也保养保养,我看那些女人都喜欢这些。”

    “哎呦,我的老儿子啊。我以为你买啥呢。这些可贵了,都是稀罕物,你带回去给娇娇用,你咋买这么多呢。”张母又是高兴又是心疼地看着这些东西,别说她还真喜欢,抹上去香喷喷的。

    张国庆好笑地看看他娘,别以为没看到她那表情,爱不释手的摸着盒子。也是,就是自己月薪不高,给娇娇买了国外的高档化妆品,她也是心疼又爱不释手的。

    在哪本书看过那些话:女人没有不爱化妆品,女人都想自己拥有年轻美貌。不管多少岁的女性,总在18岁后不乐意听到别人问她年龄,比听到问私房钱还难以启齿。

    “娘,娇娇她娘给了。这些你就放心用,你老儿子心里有数,不会打胖脸充胖子。我手里真有钱。偷偷告诉你,别说出去,娇娇她娘给了不少钱,京城6年房租都给她了,一个月50元,你算算多少?以后只要那房子出租,每个月都有50元。我丈母娘说了,让我们使劲花,也花不完。姐夫工资才多少,一个月36元。所以啊,偷偷和你说,我们真不缺钱,你自己钱留着,想买什么就告诉我。“

    张母震惊地掰着手指头,心里直怦怦跳,怎么也没法静下心算清到底多少。语无伦次的小声说道:“我、我还是不算了。小五啊,这么大笔钱可别说出去,连你爹也别说。记住啊,千万别说。我的娘啊,我的天姥姥啊,还真是金娃娃。难怪你丈母娘买东西都是一车一车的,眼也不眨的。”

    张国庆哈哈大笑,估计他爹都猜到他手上不缺钱,知道娇娇有套大院子出租的,也了解他岳母脾气的,心里也有数。不过对于这些,他们夫妻俩都默契地保持沉默。这也是看他娘舍不得这,舍不得那的。他才告诉她的,至于其他的,他没打算告诉别人,就是他娘也没打算透露。

    “现在放心了吧。好了,还有没有想买舍不得的,我们再去看看。”

    张母动心的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算了,有钱也不能乱花,留着给平安,以后你们还有孩子呢,日子长着呢。”

    张国庆拿出票据,放在位置上,把时间接近到期的全部挑出来,“我把时间快到期的票全给找出来,我们就按照这买,要不然过期就可惜了。”

    张国庆锁上车子,带着他娘再次进入百货商场。这次张母明显就放开心,看到需要的也买。和张国庆俩人把挑出来的票据全给用完。

    买完东西,张国庆又开车带着张母上公园看了看。再接着带着她去了电影院,被他娘死活不肯给拉了出来,张母说看完电影要天黑了,家里担心。没办法,张国庆就带着她,在街上找人问了问,旧书摊和磁带哪里买?

    开着车,七绕八拐地终于找到地方,他先去看看磁带,买了些革命歌曲的磁带。问过他娘,买了戏曲和评书的。张国庆知道这些戏曲和评书磁带以后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也不管价格多贵,买了一大摞,细细地告诉他娘,那些磁带是说什么的。要不然她非得急坏了,真是挺贵的,如今他家大姐一个月才多少工资。最贵的磁带要1.5元,那一大摞就是最便宜的也要0.50元,花了张国庆差不多50元了。

    之后,张国庆带着她去不远的地方,一片都是旧书摊。到底是省城,两条巷子全是旧书摊,他快手快脚的挑好书,价格也比县城的便宜。他提了两趟回车里才结束。

    “好了,天都快要黑了。我们回去,你爹肯定急坏了,娇娇晚上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走吧。我是逛够了省城。”

    张母现在是怕了他了。没见过花钱如水的,好家伙,那些人都傻傻的看着呢,要不是有小车停在那,估计都有人抢劫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