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娇听了又是笑又是感动,这家伙真会戳心。使劲捶捶他的胸口。

    “所以你要好好护着我和儿子,我们的家。一辈子我们紧紧抓着对方的手,不管前面遇到什么,都不放手!”

    “绝不放手!就是你放手了,我也抱着你的腿不让你走!”

    “滚!瞎说什么呢,收拾东西,见证魔法的奇迹时刻到了!呵呵。”

    周娇把这放贵重品的木箱收回,打开那个满身绸缎的箱子,“老公,这个怎么办?我老想裁了做衣服,又舍不得。等夏天了,我一定先给你和儿子做睡衣。哎呦,这可是没有存货的,用一件少一件。”

    “同料子里的裁些做内衣,料子里比较少的先放着,以后再用。等我们有空去上海,就去苏杭那边,现在还可以买到好的绸缎。娇娇,那大红的记得给儿子做套锦衣,里面新的棉花絮地厚厚的,过年穿一定好看。”

    周娇拿出几匹大红绸缎,看了看有两匹的纹路相同,色差也没。使劲扯了扯,还真牢固结实,抹上去滑滑的。

    “老公,我不认识这些料子,会不会等回头儿子穿上,有人就瞪眼大喊这是云锦啊什么的贡品啊的。这些料子我奶奶肯定知道,就是不好拿出来,也不好去找她。我只知道,这些料子可遇不可求,最好的刺绣绸缎,我也没见过比这好的。”

    “没事,你要是不放心,就剪个角落小块点,我拿纺织厂问问那些老师傅。”

    周娇点了点头,向他竖起大拇指。把这箱子也收进空间了,两个箱子排放着,拿出来塑料大箱子,把张国庆收拾好的儿子衣服全部放进去,整整一大箱。接着把她妈买来的布料也放进去,想用了再取出来。

    保养品规制一个塑料箱子里,她妈这次带来的滋补品都比较好,她也不能全放外头。想了想,这样收拾太麻烦,她可以全部收进去,在里面用精神力想想它就归队了。直接拉住他。也不解释全部放进去。

    “你现在说说,都要拿什么出来,我直接拿出来,放里面用精神力想想它们就归队,也不用动手。”

    张国庆捧着她脑袋,看了看,担忧的问道:“会不会头疼?”

    “不会,得到空间到现在没有异常。你放心吧,哪里不舒服我一定说,我就感觉这东西就像我自己手上的手一样,很自然就知道它不会离开,不会有害,很亲切。要不然你以为我会全部贵重品放里面,还有你那么多黄金的,不怕丢啊。”

    说完,她鄙视地看看张国庆。真当她傻啊。

    张国庆无语的看看她那得瑟傲娇小样儿,指挥着:“麦乳精两罐,奶粉妈带来的两罐,我们自己的奶粉先吃,儿子一直吃这种,先不要乱了。我看过妈那个可以长大点吃,等儿子大了会表达了,再吃。现在喝得是婴儿初生的,现在这些奶粉没有那些增强智商的DNA、牛磺,先用我们自己的。这是我特意找人买的,那些国外隐形富豪都用这种。这种直接拿2罐出来,吃了再拿,你那空间保鲜。我用刀刮了生产日期,以后你自己拿出来也要注意生产日期有效期什么的。”

    周娇点了点头,这是一定的,她每次取出东西都很谨慎,细节也是有其关注。

    “那有瑕疵的毛线买种一斤,布料都不要拿出来,留着以后给你慢慢做衣服穿。手上的布票有的明年开春就过期,有空你去看看自己喜欢的买了藏起来。”

    “老公,我好想出去啊!等我可以出去,我一定要填满我的空间,还有要上山,你昨天说了,我恨不得不睡觉,偷偷溜出去,呵呵。”

    “放心,等你满月,先让你吃肉,我才好吃肉。床头这个箱子比较掩蔽,放些阿胶、少点意思意思,接着放些核桃,这个箱子主要是给你掩护用的,上面放装棉花的包裹皮。别人比如你妈打开也没关系,不会注意下面东西的。对了,你和我的军大衣放两件在衣柜里。军包也挂一个在门口,以后出门拿东西方便。再把两双军靴也给我拿出来。其他就这样,等你爸妈来了,看到东西少了,你就说收起来了,等用的时候再拿。”张国庆看了看房间,满意地点了点头。

    “酒精炉子没什么用,等冬天再拿出来吃火锅。等你出月子,穿上大军衣,我们一起去山上抓野鹿、野山羊、傻孢子,我都看好地方了,没危险。希望这次狩猎不会给吓跑。”张国庆遗憾的摇了摇头。

    “其实不一定等满月,过了七天可以走动,多了半个月注意保暖可以出门了。再过个一周,我就等你去。”

    “不行,不能为了吃的就不注意身体。不着急,都养着山里呢。等春天都来得及,春天我们这不打猎。我们就偷偷的跑到外围。好了,收拾好了。OK,接着我端宵夜给你吃了,早点睡,儿子晚上怎么还没睡啊?到时间睡觉了。你先给他喝奶。”

    张国庆看周娇抱着儿子喂奶,飞快地到了外间小客厅,端起小锅放地上,放了水壶在炉子上面烧了等一下刚好洗漱。把地上的小锅放在垫了垫子的桌子上,到了碗银耳。其他放好明天吃。跑到西厢房外拿下屋檐挂着的野鸡野兔进来,直接挂在小客厅里。锁好大门,端着银耳放小炕桌上给周娇。接着去倒热水自己洗漱好,等周娇吃完宵夜,关了煤球炉子的闸门,往水壶了扔了两个洗干净的鸡蛋,看了看没什么遗漏的,安心关上门。

    回了里屋,拿着热毛巾给周娇擦脸、擦手后,抱着儿子倒在周娇旁边。左手儿子,右手搂着妻子。

    “娇娇,睡觉。我拍拍你。安心睡,睡到天亮。”

    张国庆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还没等周娇睡着,他自己已经睡着了。周娇静静看着他的脸,满脸的疲惫,眼角却带着笑,这个傻男人,这几天看着他高兴的忙碌着,就没有停过。晚上10点睡觉,凌晨2点多起床喂儿子喝奶,5点就起床。没有充足的时间睡眠,铁打的身子也吃不消。周娇静静地躺着,过了好一会,看他睡熟。周娇偷偷的把儿子挪到最里面,自己抱着怀里,这样,儿子醒了她就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