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110章 新院子(2)
    张家老院子,张母凌晨开始带着两个儿媳妇一直忙得停不下脚,准备了好几大锅的玉米渣窝窝头,排骨炖土豆、清炖豆角,猪油渣炖大白菜还有加上咸菜。

    忙忙碌碌,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就到了中午。

    张母带着儿媳妇,三人挑的挑,端的端,全放置在新院子那临时搭好的茅草房里。这边一张罗好,香味传出。张爹连忙让大伙先吃了,下午再干。

    就这木盘里排骨炖土豆,这肉少的都是土豆块,猪油渣炖大白菜里,零星几块肉渣,大伙儿还直说张爹厚道、张母大方。过来送石头的村里人,连带着后面跟着的孩子,也被张爹给拉过来一起吃。

    大伙忙了一上午,也没客气,全都狼吞虎咽的。边上也没几张椅子,蹲着的,靠着的,什么样的都有。在农村真不介意非得在桌子上坐下的,都自动把唯一的几张椅子留给长辈、留给瓦匠师傅。

    不一会儿,饭菜全空,连肉汤就着粗糙地窝窝头全部吃完,挑来的木桶和木盘都是空空的。

    张爹看到连喊老伴,“孩子他娘,这里不够,快带儿媳妇再加上。”

    瓦匠师傅打着饱嗝,摇了摇手,喊道:“别喊了。都吃饱了,没看我都打饱嗝了啊?老嫂子别听他的。”

    张母犹豫地着看了看她老伴,这全都端上来了,她上哪一下子变出来?又看到大伙都说吃饱了,松了口气。大伙都在帮她家干活,可不能让人吃不饱,要不然非得臭了名声不可。她公爹在世老挂在嘴上,宁愿嘴上省省,勒紧裤腰带,也别委屈帮自家的好人。

    她早上足足准备了30人的份,应该是吃饱了。看来明天还是要多准备些窝窝头。吃不完了还可以留着,还可以给大伙带一两个回去。

    如今大伙连窝窝头也是稀罕物。看到有几个村里人自个没好意思多吃,省下来的窝窝头偷偷的留下放在怀里,这是打算带给家里的孩子吃的。张母看了心酸,偷偷挪开眼神,装作没看到。

    想了想,还是得多加一倍,她这辈子也就这回盖房子了。还是别舍不得口粮,情愿自家节省点,也要让过来帮忙的大伙开心。也许明天村子上工的人不多,还会有人过来帮忙,还得明早一起床就开始蒸窝窝头,要不然还真赶不上午饭。

    休息了会,张国庆和大家打了招呼,有事先离开了。

    张爹他们吃饱,坐下抽旱烟,陪着瓦匠师傅唠嗑一会,眼看送石头过来的村民回家休息。刚要提议让瓦匠师傅歇歇。

    瓦匠师傅这会看看徒弟们,乐呵呵地说道:“怎么样?吃得消不?吃饱喝足了接着干,争取两处院子早点完工。”

    说完,站起身踢了踢大徒弟,“快带他们接着干。他们老张家都是厚道人,你们好好干,他们心里都有数,亏不了你。”

    瓦匠师傅去年刚过六十大寿,身子骨非常健朗,没事就四处溜达。如今家里两个儿子,大儿子继承了他的手艺。小儿子跟着岳家进了城里。家里条件富裕,这次也是因为大儿子在城里有活,他碍于情面出山。

    说起他的手艺,十里八乡都翘拇指。别看他如今过得衣食无忧,他爹娘在世那会,家里穷得老鼠都不到他家里。可他为人机灵,小小年纪就跑到省城谋生,帮扶父母养活弟弟妹妹。在省城里拉过人力车、码头上背过货物、做过卖货郎,什么赚钱钻进什么。

    一次偶然的机会,遇上了还在世的张爷爷,俩人一唠嗑,发现是同乡。张爷爷是热心人,看他这么小的年纪,起早贪黑不是事,手上没个手艺,给出了个主意,帮他介绍了省城有名的瓦匠师傅。

    他一直记得当年张爷爷的恩情,难以忘怀那些野味,老张家几位孙辈会些手艺活,都是跟他学的。这次张爹一过来说起盖院子,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连老伴使眼色,儿子说来年自己过来赶工,都被他背地里狠狠给收拾了。

    张国庆回到房间,看了看房间里剩下的饭菜,担忧地问她,“娇娇,怎么还有剩下的?你是不是吃不下?你想吃什么没有?咱们换换口味。”

    周娇轻皱眉头,轻声说道:“还是算了吧,我里面还有很多月子饭。你买了又显眼,先将就着。你中午是不是没吃饱?妈走了,家里伙食肯定回到原来,还是窝窝头,那气味我都闻到了。”

    “勉强吃了个窝窝头,光吃菜。你手里头留着给你慢慢吃。炉子那有鸡汤,我拌着剩饭剩菜吃就行。”

    周娇没听他的。她早就知道他力气大,饭量也大。加上今天又干重活,一小碗米饭都不够他塞牙缝的。周娇直接拿出两大碗盒饭、糖醋小排、烤牛排,看着都是肉菜,满意的点点头。

    “快来吃,你不是今天还要出去吗?全给吃了,我们不怕没粮食,没必要节省下给我。你自己也要照顾好自己——我看还是早点搬家的好,你这样累下去非得出事,每天都没睡够,凌晨就起床、半夜才躺下。看看是不是可以给钱,你不要去地基那,找个理由不要去了。以前你也没吃过这些苦,现在算是全都吃到了。”

    张国庆笑眯眯地看着她担心的念念叨叨,等她说完,才安慰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放心。要是真累了,就不去。现在还行。你别心疼我,我们如今算是好的了。你是没看到今天那些窝窝头大家全当宝贝,自己舍不得吃,偷偷藏在怀里带回去。有些人挑着石头过来,面黄肌瘦,身上衣服就是单衣还打满补丁,脚上穿的是草鞋,后头跟着的孩子也是穿着单衣、草鞋,哆哆嗦嗦的,我看了鼻子酸酸的,当时就想脱下衣服给孩子穿上。不过也就是一个想法,没真的去做。”

    周娇轻轻地拍了拍他,有些话都不需要说出口,大环境如此,他们的力量太小,搞不好牵连太大。他们只是小人物,也只能做小人物。

    等张国庆吃好了,抱了抱儿子,和周娇聊了几句,才拿走娇娇准备的小纸条,带上两瓶酒和她告别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