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国庆一路飞驰,车子往县城开去,到了县国营饭店门口下了车,提着两瓶酒直接进了里,现在饭店已经过了饭点,没客人在用餐,服务员王姐也早就偷溜回去,也就大师傅在后面休息,防止有客人突然上门用餐。

    “大师傅,在不在?我是小五,来看看你。”

    “来了来了,我在后面。”大师傅边回应边快速跑出来,看到张国庆提着一瓶酒呵呵直笑,“这是孝敬我的吧?还算没忘记我。”

    “我哪里会忘记你,可惦记着你了,你看我一来县城就先到你这。”张国庆将酒递给他,边说着边拦着他,“大师傅,我今天还有事,先走了。下回找你聊天。”

    黄师傅早就听说这小子的岳家来人了,那位将军和他岳母娘一起给他儿子过洗三的,也不知道怎么样,心里惦记着,这时放心。

    “行,你去吧,办正事要紧。有事上来喊一声。”

    张国庆和他告辞后,看看时间也到了下午上班了,估计校长应该在学校里。往县高中开车过去,到了大门口下车,还没进入学校,门口门卫大爷就高喊着,“哎,你不是张国庆那小子吗?咋开着车子来了?你小媳妇呢?快进去陪大叔聊几句。”

    张国庆暗自叹了口气,他原计划偷偷上楼不惊动别人,直接找校长的。老头子这么大的嗓门坏事了,他的那些小伙伴非得逃课出来。

    “大爷,你这红光满面的过得不错啊。校长今天在不在里头?”

    门卫大爷笑呵呵的指了指方向,“在里头,今天都没出去。你这不上学在哪个单位上班?都开上小车了,给大爷说说。”

    面对好奇的老头,张国庆长话短说,“我还在家里呆着。这车子是借的,等一会就还给人家。大爷以后有空咱再聊,我先去找校长。”

    张国庆说完,就偷溜了,这老头话特多,要是给他拉住了,估计今天下午全交代在这,没法办事了。他尽量避开教室,往角落走去,到了楼上敲了敲校长办公室,听到里面喊了请进。推开门进入,就看到老校长乐呵呵的等着他。

    “怎么舍得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们小夫妻忙着生孩子,忘了学校门朝哪开得。快坐下,傻愣着干什么?别嬉皮笑脸的。”

    张国庆侧着身子坐下,毕恭毕敬的朝着他说道:“校长,我忘了什么也不会忘了这里是我的母校,这里还有我的师长好友。”

    校长瞟了他一眼,看他半个身子侧坐着,眼里露出笑意,“行了,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说吧,迟了我心情不好了就懒得回答了。”

    “校长,我是想来问问你老。假如我和周娇打算重新考大学,除了不在校日常上学外,还有其他条件限制吗?”

    校长立即站起身,高声说道:“你们打算好了,真得要考大学?好啊,真是太好了,我早就说过你们就是读书的料,尤其是周娇,她放弃学业太可惜了。好,这会懂事了,知道要考虑上大学的事了。你等等,我想想你们的情况。”

    张国庆看着他踱着步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过了片刻,重新做回位置上,开始打开抽屉翻起文件。

    校长回想这几年大学报考点,再想想社会青年都可以上前报道。长长的松了口气,幸好他没记错。

    “张国庆,你们小夫妻现在有孩子,没办法日常上学,这不实际,你们住校了也一定舍不得孩子。我现在先说说大致的招生情况,再接着讲俩个分案,供你们选择。

    从52年开始,大学生开始免学费、免住宿费,定时定额度供应免费伙食,也就是说现在的大学生除了没有工资,平时交际费用外,是可以顺利完成学业的,个人全部没负担。毕业后的大学生工资等级比其他人都高,实习期间就有工资。还有那些特别贫困的,还可以申请救济金,你们呢,是没必要了,能不申请绝不申请,以后毕业分配看档案有影响。

    每年高考报考点在全国过大城市都有设置。我们县中都是去省城报名,周娇是京城的户口,在省城报名都可以。全国报名点都没限制报名必须在户籍所在地,你们两个拿着高中文凭或单位开具的同等学历证明和户籍证明随便到哪个大城市都可以报名。

    现在我们来说说你们怎么拿到高中毕业证书?

    第一个呢,你们的初中中考成绩还在学校,我记得我们县第一第二就是你们俩。我呢,就补办上,补上个原因,说明已经在高中部报道,但报道后接着休学一年,这样你们就可以按照正常入学。刚好这个学期没到放假,赶得上你们休学一年,你们抓紧在家复习,期末过来考试,你们过来补上手续,就写请假申明在家里自学。每个学期开学过来交学费,再请长假,每个学期期末还得过来考试。这是最简单的一种。

    第二种呢,你们在家自学,等到了你们要参加高考报名了,就上单位开证明,这中专生和高中毕业生的程度,有别于普通工人,工资等级有区别的。你们应该是没问题,有关系可以开到。

    好了,就这样的情况,你回去考虑好。”

    张国庆听完,果断的决定,“校长,这没必要考虑了。还是在学校里领到毕业证书,就是要麻烦你老了。你看看今天还来得及补办吗?还是找个时间?”

    老校长哈哈大笑,拉开抽屉,拿出一封信封,“看看吧,我早就猜到你们会想接着上学。你们不来,我都要上门送过去了。我一生教育生涯里很少见到你们这样的好学生,尤其是周娇,那是天生的读书人。孩子也生了,是该好好计划未来的路要怎么走。这回事情闹得这么大,你们都没打算随他们离开,我就先给补上手续,就等你签字补上学费、书本费一人三块二。”

    张国庆接过手里的信封,感到异常的沉重。这里有眼前这位老者对他们夫妻俩的拳拳爱心和期待。

    张国庆毕恭毕敬地向老校长鞠了一躬,“校长,谢谢您了。我们俩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请等我们两年,我们会亲自上门向您报喜。”

    老校长怒目一瞪,“你说了不算,要是两年后考不上看我怎么教训你。你可千万要小心别被自己媳妇赶在前头去,留你一人在县城里。”

    看到张国庆又恢复嬉皮笑脸的样子,老校长跟着乐呵呵的笑骂道:“还不快去隔壁交学费?交好学费直接拿着单子来我这,记得写两张请假条,周娇的字迹你模仿用。我去给你们准备新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