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122章 内情(2)
    正房卧室里,林丽莹扶着老太太靠在床上,自己拉了张凳子坐在床边,望了她一眼,见她没打算开口。

    林丽莹心里琢磨了会,轻声地问道:“妈,大姐夫到底有多少钱?你缺了多少?你总要给我说说,我好心里有个数。这月底很快就到了。大姐夫回来,你还能拖几天?我买院子那会,你让我说自己买的,是不是就是用这笔钱了?这2000元,我给你补上。本来孩子他爸就说了要还。这几年老家负担轻了,我们手上有点钱了,你别担心,缺多少我们先想办法垫上。”

    林老太太白了她一眼,轻声说道:“着什么急,这笔钱不是小数目,你那两千块不够数。我还得想想。

    当时他们家除了周孝正的存单,还有不少钱。那会还没解放,你姐夫就存在花旗洋行。那是洋人开的,管理比较严格。

    我让你大姐把钱全给我,你大姐带我去银行把家里所有的钱换成美元,再加上存单上的美金,一起存在周娇名下。你大姐当时就说这是周孝正留给他女儿的,一定要写周娇名字。

    那时美元都是按照黄金计算,一个银元好像是0.33美元,时间太久了,我有点忘了。只记得周孝正其中一张存单就是5000美元,利息就有200美元。他们家的钱全部换成美元加上利息合起来就接近9000多美元,存了9000美元在周娇名下,多出来的美金和周娇存单你姐全交给我。

    交到我手上,你大姐就一直没再过问。这笔钱还没解放那会我都没动过,就这么存着。等后来看形势大好,我怕洋人开得银行倒闭,就全部取了出来换了银行。那七八年时间,加上利息就有一万多美元。后来我们这银行老是换新钞,那美元整钱我没敢动,零头和利息全给我花了。

    到了52年,家里你结婚,你二哥办事、突然事情多了要花钱。我瞒着你大姐取了2000美元和利息,存单上剩下八千整美元。

    那年换成人民币的汇率,1美元是人/民/币2.227元,取了2000美元和那些年的利息,我记得换成人民币是5500元。给你买了院子,给了些你二哥家办事。

    后来我就没动用剩下那八千美金。每次去银行,还要开周娇的户籍证明,非常麻烦。如今那里还有8000美元加上利息。

    这么多年,这笔账要是一直呆在花旗银行,总数肯定不止这么多,利上加利,17年都不知道多少了。这就是笔糊涂账——我挪了他2000美元,至于之前几次花的利息我也忘了。我也懒得和你大姐夫解释,打算留下一万本金还他。

    除了要凑上2000美元外,我头疼的是你大姐这么多年的工资。在我手上全花光了,还是我要求你大姐交到我手上的。我跟她说,怕她大手大脚的,存起来以后娇娇也要嫁人要嫁妆。可如今我怎么说?哦,珊珊,妈妈把你闺女的嫁妆全给花了,好了,那比周家人还过分,她不非得和我闹开。”

    林丽莹听了捂住嘴,笑得乐不开支,“老周家抢她嫁妆,你再抢她嫁妆,估计我爸都要跟你翻脸。”

    林老太太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爸根本不知道还有这笔钱在我这,要不然早就让我汇给周娇了。

    他就是知道你大姐的工资我都给她存着。他哪里知道我们家看着人人有工资,其实根本不够用。不说别人,小琳时常上我这要钱、要这、要那的,她衣柜里衣服多少?

    你二哥一家,四个孩子要养,你二嫂又补贴娘家,全靠你二哥一点工资怎么够?他结婚开始就靠家里接济。生孩子,你二嫂跟别人学时髦,非得给孩子吃奶粉,江家就在不远,不答应行吗?大院里不得议论纷纷。

    除了胜利两兄弟懂事点。就那小姐妹俩,花费一个比一个大。你二哥早些年都愁白头发,为了件大衣还打得雪珍在家躺了好几天。雪珍那孩子还真不懂事,天天比着别人,总要赶时髦。靠你二哥一个人工资怎么办?你二嫂每次指使雪珍她们打电话过来要钱,她以为我不知道?我心里明白着呢,可有什么办法,那是我儿子。”

    林丽莹闻言头疼,“妈,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也没钱,用着大姐夫的钱接济二哥,道理行不行得通?大姐要是知道了非得闹开不可,她那脾气可不好。你快算算除了那两千块要补上,还欠她多少钱?前面那笔糊涂帐先就这样。可她的工资你得跟她说明白吧?真没钱还了,私底下和她商量还给她一部分行不行?

    还有二哥那,胜利两兄弟眼看要成家,钱在哪里?二嫂没钱就找你,以后你哪来的钱?要是大嫂知道你暗地里一直补贴二哥,会怎么想?她可是一直给你伙食费。”

    林老太太愁得皱起眉,“你大姐待产休息开始就没去领工资。当时她每个月差不多有一个银元,后来发纸钞,接着发人*币,她工资年年加,加上她老是出差,每个月补贴就不少。除了每月汇给周娇,全部在我手上。刚开始我也是有存着的,还在同一个银行办理了个账户,有时候想起来就去存上,没钱了也会去取了。这么多年,我怎么还记住?

    本来我以为周孝正没了,周娇还是女孩子,迟早嫁人。名下还有那么大笔钱,以后你大姐也不怕没钱花,不是还有两套四合院吗?她们娘俩又不像你二哥一家负担大,这点钱对于她们没影响。

    原打算将来私底下和你姐商量两处院子和当年的九千元美元还给周娇。反正周娇也不知道具体多少。但你姐的工资我就不给了,她是我女儿,好说些。万一你姐不同意,我就补上些首饰黄金。

    可谁知道周孝正还活着回来?那情况不一样了。他家多少钱,他一清二楚。我们还没养他女儿,什么情义都没了。再说他又没要求他们家的钱交给我保管。

    等他回来开口向我要,那一定会算得清清楚楚。17年本金九千多美元,算到现在多少?咱们家就是全卖了都不够。不早点还钱给周孝正,难道等他找我算账?还不如装糊涂早点亲自还给他,也许他也不好开口。

    谁会知道他活着回来,这下全打乱我的计划。迟了他要是当你爸面提前这笔钱,你想你爸怎么样?再说你没听你爸说了那孩子吗?和周孝正一样精明,还有什么好说的,赶紧筹钱吧。”

    林丽莹想到她爸,“那总要有个大概,你心里有数不?”

    林老太太点了点头,“大致有数,按照你大姐升职算17年工资,刚开始当每个月20元,算个三年,接着当50元算个三年,后来你大姐估计每月有100元,还不算补贴,也算个五年,这里就十一年了。剩下几年工资都是我去领的,这六年110元工资加到现在185元,我按照三年150计算,后面三年按照160计算,单位补贴的那部分就当是每月汇给周娇的那20元,合起来就直接存在银行里,到时候直接给她一张存单,这是给你姐夫看的,给周娇看的。”

    林丽莹掐着手指头,在那默默算了好一会,抬头震惊的看了看老太太,“妈,那可不少钱,差不多元,那大姐买些礼物送给我们,还时常买些嫁妆给娇娇呢。那她钱哪里来的?”

    林老太太拍着她,“17年的工资多什么多,我打算存在银行两万就当是她工资。其实你大姐有多少工资我是记不得了,可心里都有数。她差不多工资和我一样,你忘了我有工资条,有记账的。我是再也拿不出来了,她光补贴就有工资的三分之一,吃住穿基本都是在部队里。有几次出国回来,还额外给我钱让我替她存起来以后给娇娇。呵呵,就两万,爱要不要。

    你大姐私下有次说等五万了记得告诉她。你听听,她就是再怎么糊涂也不会傻得钱都记不得。你大姐平时出差还替人四处带东西赚外快,她买些东西送你们都是赚的多了就出手大方了。至于那些嫁妆,她在当地买便宜,看着多,没花费多少,有些还是用军大衣那些换回来的。

    这次就是她没去东北,明年也会去东北,她私下和我说过明年娇娇18岁,成人了,出租的院子满18岁周娇必须本人签合同。趁着她来京城,刚好银行存单和那套大院子都转给她,还有那些嫁妆也要给她。

    我问她怎么不留点底,她说她打算我这的工资存单也要给娇娇。她每个月工资接近两百了,够自己用了。早点交代清楚,省得万一她不在了,交代不清楚。

    你大姐也怕我舍不得给娇娇。她亲啊,她是亲妈!就是没去看她,没见过,真有事,想到的还是自己孩子,天下母亲都一样。”

    林丽莹站起来踱着脚步在屋子里转圈,考虑了很久,走到她妈前面,“妈,那你的计划是姐夫那凑足2000美元补上,大姐这万,那就是差不多要元,我手上只有3000不到,剩下的钱怎么办?要不你就直接和大姐说说,让大姐瞒着点姐夫。姐夫回来不缺钱,补发的17年工资就有很多,他可是比大姐工资还高。”

    “要不然,你不想想我为什么急着补上2万。等你姐夫工资补个5万,你姐没有2万,我好意思面对你姐夫?和你姐千万别说,她藏不住话,她家你姐夫当家,你信不信你姐都不会怀疑你姐夫有其他私房钱。

    以我对周孝正的了解,这小子手头还有东西,就是没拿出来。你爸说娇娇信不过别人,还不是随她爸,两个人精,有这俩人在你姐也是有福气。你那钱就给2000元院子钱,建军不是知道是借的吗?你也不会为难。剩下的钱就等你大哥工资补回来,先挪用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真没办法,我就把手头剩下的黄金给卖了。本来想留给三个孙子的,唉,看看再说吧。”

    林丽莹坐到床沿,靠着床头,慢悠悠地说道:“妈,你觉得大姐真有福气吗?等姐夫回来真不会和姐离心分开吗?我还是担心。爸说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娇娇真会护着姐,姐夫有外心还会护着吗?我姐要是姐夫不理她,估计都会受不了的,也不知道这个槛过不过得去?”

    “呵呵,放心吧。周娇要是聪明人一定会护着你姐,她爸还年轻,真找个人当她后妈,估计她都会想办法拆了,一点都不犹豫。妈再不好都是妈,谁乐意出现个陌生人陪着她爸?等生了孩子抢了她的地位?

    再说你姐夫不管怎么生气,也不会埋怨你姐的,他是真男人,有事喜欢往自己身上扛,埋怨也会埋怨自己,对我们有隔阂倒是真的。

    对于周家,这次真得会断亲了。他本来就和周家关系不好。这会他宝贝女儿都替他斩了拖后腿的,他高兴都来不及。

    你姐就凭她是娇娇的母亲,就凭你姐等了他这么多年,都可以安然无忧。你姐死心眼有死心眼的福气,幸好你姐没听我的。要是你姐找人嫁了,那周孝正和周娇是理也不理会我们家,比陌生人都不如,他那条路是真断了。他们那么骄傲的人,骨子里傲气着,背叛就是背叛,他们眼里容不下沙子。”

    “呵呵,那就好。不管出于什么立场,有个护着她的女儿,大姐可算安生了。大哥也回来了,这笔钱处理好,我们家真没什么好担心了。

    至于二哥那,有二嫂那样补贴娘家,你给金山也不嫌多。我真是不明白江家这么补贴老家人,图的是什么?自己日子都不过了?他们家的儿子儿媳都不敢回家。帮人总有限度吧?妈,这回你可要支持住!要不然二嫂也不知道好歹,张嘴就要钱,没要他们养老还要补贴他们,让爸知道了,看会不会收拾她们?还有二哥是不是知道你挪用了姐夫的钱,才寄包裹送手表给娇娇的?”

    林老太太赶紧坐起身,板着脸,急切地说道:“他不知道!平时都是你二嫂她们瞒着你二哥,要不然你二哥知道还不得生气?你可别说露了嘴。以后我不听你二嫂的就是了。

    你二哥还写信说你大姐都不去看女儿,孩子太可怜了,让你大姐别买贵重的东西给他家里的丫头,有也给周娇寄过去。说自己太远了,要不然真想去看看,不看不放心什么的,最后估计是收了你大姐太多东西,才偷偷买了寄过去,你二嫂也许都不知道。”

    林丽莹尴尬地笑了笑,歉意地说道,“我是最闲的,早知道周娇在周家过得不容易,我也早就去了看看她了。建军倒是说过几次,让我打听打听。他说农村都是重男轻女,估计日子没有我想的那么好过。我看大姐都没去,自己想想就算了。这次姐夫回来,我都不好意思见他,他对我还是不错的,我却没往心里去。”

    林老太太点了点头,叹了口气,“事情已经发生了,已经回不去了,就这样吧。要怪就怪我这老太婆吧。珊珊倒是说过不放心想去看看,刚开始世道太乱,我不放心她去。等解放了,我还劝她没时间就不要请假,来回就要半个月,要不就直接把孩子接回来。再说我也不乐意你姐去周家,你姐回了婆家,谁知道里头有什么事情发生。

    你爸心里在埋怨我,我都知道。对于周娇没在身边长大,我还真没什么感情。再说你爸托人问过,写信也问过,都是孩子好好的。她爷爷一直说她愿意不回京,在家里有兄弟姐妹陪着,他还说二房就她一根独苗苗了,想孩子再大点回京,那时有院子在、户口在顺顺利利的。我和你爸就商量不能不顾她是老周家的孙女。那会家里有三个丫头,我还真没在意这个外孙女。”

    林丽莹见老太太心情不好,劝了几句后,安置好老太太休息,自己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林丽莹脑子里还是一直在回想她妈的话。她还真不知道大姐家家底这么厚,难怪姐夫对于大姐花钱如水都不在意,这是有底气呢。

    再回想自家婆家,林丽莹幽幽叹了口气。今年小叔子考上大学,李建军打算把两个妹妹带回京城,都筹划的好好的。这里还了两千,手头就比较拮据。一下子来了两个小姑子,

    再想想这么多人挤在小院子里,真是头疼,也不知道大姐会不会答应借她大院子?以前她还有底气直接要求,可如今知道了那院子根本不是大姐买的,是周家的。她还真不敢担保大姐会答应,从某个意义上看还得姐夫同意,可姐夫会答应吗?

    林丽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到这种地步。从自家17年来不理不睬他女儿开始,这个岳家对于姐夫来说可有可无。更何况这些钱就是还了还是少部分的。她妈是没办法,才舍下脸装糊涂。就她姐夫那人,更是不屑与他们家交往。两家的关系比普通朋友都不如,将来也就面子上过得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